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一千零三十章 智者自明
    感谢:社保yuango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隆隆的雷鸣声,犹在狂风中回荡不绝。

    翻腾旋转的乌云、与明灭闪烁的雷光,依然笼罩着整片天穹。便如漫漫的长夜没有尽头,从此天地崩坏而灾厄无穷。

    天劫,仍将继续。

    而千丈高空,已不见了韦尚的身影。倒是海面之上,有道**的人影,披肩散发,摇摇欲坠。

    那是韦尚,接连渡过了八重天劫,已让他精疲力竭。不过他还是没有屈服、没有放弃,抓出最后几株黄参塞入口中,然后强行踏空飞起。

    十丈、数十丈……

    韦尚刚刚踏空飞起百丈,天穹上的乌云猛然收缩,继而炸开一团刺目的亮光,随即一道水桶粗细的雷火呼啸而下。

    “咣——”

    愤怒的雷劫,撕开黑夜,横贯长空,瞬间吞没了韦尚。他在雷火中挣扎颤抖,口吐热血,直坠十丈,却犹自昂首挺胸而苦苦支撑。

    而一道雷火尚未消失,又是一道霹雳咆哮而下。那接连不断的火光,雄浑无匹的威势,像是一把万丈巨剑,只要毁天灭地,将大海通个窟窿。

    韦尚再难支撑,在雷火的轰击下,不断坠落。而眼看着他便要坠入汹涌的波涛之中,疯狂肆虐的的雷劫突然没了。唯有嘶吼咆哮的雷声,犹在狂风中回荡不绝。他强撑着挺立在波涛之上,又是一口热血喷出,然后缓缓转身看向远处的海岛,刚毅而又疲惫的面庞上露出一抹微笑,旋即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天穹之上,那翻卷的乌云,已随着远去的狂风渐渐消散。继而霞光闪现,落日沉醉……

    “师兄——”

    海岛之上,不管是趴在沙堆中的瑞祥,还是元天门的弟子,抑或是广山、灵儿、韦春花与无咎,皆在关注着远处的动静。

    便在雷劫终结、天象好转的瞬间,灵儿惊呼一声。她亟待冲过去查看端倪,却又察觉不妥。而不待她再次出声,一道人影疾驰而去。

    “无咎……”

    正是无咎,扔了铁棒,纵身飞起,直接掠过海面,一头扎入海水之中。不消片刻,他带着一个**的人影破水而出,顺手摸出一件衣衫稍加遮掩,转而返身奔着海岛飞来。

    灵儿、韦春花与月族的兄弟们,急忙迎了上去。

    无咎带着韦尚,落在沙滩之上。他帮着韦尚坐下,然后退后一步,与众人凝神端详。

    只见韦尚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临时遮体的衣衫有些瘦小,且长发凌乱而胡子拉碴,很是虚弱无力的模样。而他壮实的身躯,却散发着浓重的雷劫之威……

    “师兄渡过天劫,功成圆满!”

    灵儿终于放下心来,欢欣不已,随即又趋近蹲下,摸出一瓶丹药凑到韦尚的嘴边而小心呵护道:“且服下冰离丹,找补体力……”

    韦春花与广山等一群月族的兄弟,也都是松了口气,各自的脸上露出笑容。

    而无咎却退后几步,转身离开,然后背起双手,慢慢走过沙滩。

    韦尚能够渡过天劫,他是由衷的欢喜。而天上的乌云虽然消散,这世间的乱象依然如故。如今他隐忍三年之后,再次站了出来,又该怎样带着兄弟们走出困境,或走出一条光明大道,他不能不他有所斟酌……

    沙滩上,有个浅坑,而埋在坑里的瑞祥,早已转换了地方。

    沙滩尽头的石坡上,另外聚集着百多人。当这边忙着抢救韦尚的时候,元天门的弟子也没忘了解救自家的门主。不过,侥幸得手的元吉、元惠,并未带着瑞祥逃离此地,而是簇拥在石坡上,一个个又是焦急、又是无奈。

    瑞祥的身上,依然捆缚着黑色的皮索。寸余宽、一分厚的兽皮绳索,异常的坚韧,不管是真火焚烧,还是飞剑劈砍,皆难以摧毁解脱。

    既然如此,又如何逃离?

    而元天门的弟子窘迫之际,见无咎走近,又如临大敌般而乱作一团。

    “嘿嘿!”

    无咎却是嘿嘿一乐,在三丈外停下脚步。

    “想要逃脱束缚的法子,只有一个……”

    “如何逃脱?”

    瑞祥斜躺在石坡上,背后由几个弟子伸手撑着,这才勉强坐起半截身子,可谓极其的狼狈。而纵然如此,这位飞仙高人依然镇定自若。

    无咎坦诚道:“舍弃肉身,逃脱元神!”

    “呵呵!”

    瑞祥竟淡淡一笑,摇头道:“倘若舍弃肉身,我又何苦等到此时?”

    “等我?”

    无咎微微一怔。

    “等你高抬贵手啊!”

    瑞祥很是理所当然。

    “你敢断定,我不杀你?”

    “杀我何益?你已修至飞仙,又有一群强大的兄弟相助,足以纵横天下,我瑞祥的性命早已不放在你无咎的眼里。你该取了金吒峰的五色石,修至更高的修为,方能应付你真正的强敌,玉神殿……”

    “哦……”

    无咎打量着躺在地上的瑞祥,感慨道:“任凭风云变幻,仙门更替,你依然安然无恙,并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偌大的部洲据为己有。如此心机谋略,堪称真正的高人啊……”

    他并未奉承,而是讲的真心话。

    想当年的元天门,只是众多仙门之一,不显山不露水,却能够在血雨腥风中生存至今,并不断的发展壮大,也由此可见瑞祥的过人之处。尤其他谙熟人性,洞察世事,老谋深算,善于隐忍,心狠手辣,等等,无不让人感受深切。

    “唉,老弟谬赞了!”

    称呼变了,口气也变了。

    瑞祥面带苦笑,叹道:“我也不过是想要活下来,然后远离纷争,使得传承有继,仅此而已!奈何世道崩坏,弱肉强食,只得伺机抗争,苟且求全。便如你无咎,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无咎默然。

    瑞祥的诚恳的话语中,透着久经风雨的彻悟,并条理明晰,很是循循善诱。他缓了一缓,自顾道:“你我之间,无关恩怨、是非、对错,唯利害相争耳。眼下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又当如何抉择,智者自明!”

    无咎还是没有吭声。

    瑞祥却有些不耐烦,催促道:“老弟,言尽于此,你还不放了我?”他又稍作挣扎,无奈道:“这究竟是何法宝,缘何这般的坚韧……”

    无咎微微皱眉,却还是抬手一招。

    随着黑光闪烁,瑞祥身上的皮索没了。他僵硬的四肢,顿时恢复了自如,大松了口气,忙道:“元吉、元惠,搀扶为师一把……”

    而无咎的手上,多了一截五六尺长的黑色之物,被他举起来细细打量,旋即撇着嘴角道:“此乃……捆仙索!”

    “捆仙索?果然了得,纵是飞仙,一捆了之……”

    瑞祥在弟子的簇拥下,一边整理衣着,一边出声附和。看他的架势,他与无咎已摈弃前嫌,化敌为友。

    无咎却拂袖一卷,收起了兽皮项圈,也就是被他重新命名的捆仙索,转而抬起下巴,淡然说道:“瑞祥,你不妨与我再战一场,或就此逃脱远去,不过……”

    “呵呵,此言差矣!”

    瑞祥连连摆手,郑重其事道:“从此以后,你便是我的老弟,你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

    无咎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你若逃了,我便杀了元吉、元惠,元金、元夕,还有你的徒子、徒孙!”

    瑞祥的脸色一变,脱口道:“焉敢如此的卑鄙歹毒……”

    “嗯,知道便好!”

    无咎点了点头,淡淡又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早动身赶路!”

    “你要前往部洲?”

    “当然,你亲口许下的五色石,切莫食言!”

    “呵呵!”

    转瞬之间,瑞祥已恢复常态,拈须含笑,吩咐道:“且让元金、元夕就地等待,你我明早赶过去。元吉、元惠,在此歇息一宿……”

    已有数十个元天门的弟子,先行了一步。既然某人要就地歇息,他也只能从善如流。

    “老弟啊,你拿我弟子的性命相要挟,只怕不妥……”

    “哦,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有何不妥?”

    “呵呵,论起来,你我渊源颇深,何不彻夜长谈……”

    “瑞门主操劳一日,也是倦了,改日请教,失陪!”

    无咎虽有一肚子的疑惑,却没心思啰嗦,他敷衍一句,便要离去。而转身之际,恰见人群中的两个熟悉的面孔,他突然拱了拱手,一本真经道:“仲子师兄,汤甲师兄,好生歇息,明早赶路呢!”

    “啊,不敢……”

    “师叔,师祖,我二人……”

    人群中的仲子与汤甲,被飞仙高人称为师兄,非但没有欣喜,反而吓得脸色煞白。而众目睽睽之下,又无从辩解,各自语无伦次,几近要瘫倒在地。

    无咎却嘴角含笑,扬长而去。

    此时,夜色降临。一轮明月跃出海面,万里波光粼粼。

    数十丈外的沙滩上,聚集着另外一群人。

    其中的韦尚,依然闭目静坐,而他身上的雷劫之威,已消散许多,且精神有所好转,整个人已并无大碍。

    无咎走到近前,与众人点头示意。

    灵儿转身相迎,一把抓住他的臂弯,回头张望,悄声抱怨道:“瑞祥害你多惨啊,你岂能放过他呢?…”

    无咎没有忙着答话,奔着海边走去。待两人在礁石坐下,他这才长叹一声——

    “是啊,瑞祥欺负我二十多年,害得我丢掉半条性命,又逼着兄弟们为他卖命,我为何还要放过他呢……”

    ps:书友们,我是曳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