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鬼丘下落
    四道人影,从天而降。

    落脚所在,乃是一片林间的空地,左右房舍环绕,山坡上则是一座高宅大院。恰是黎明时分,薄雾笼罩,远近不见人影,好像这数十里方圆的海岛尚未从长夜中醒来。

    “先生,这便是西芝岛,有两个老儿,很是该死!”

    黑脸的高乾,摩拳擦掌,目露凶光,杀气腾腾。

    而他口中的先生,也就是无咎,则是驻足观望,点了点头道“嗯,你原路返回!”

    “啊……”

    高乾好像没听清楚。

    此番由他带路,重返西芝岛,难道不是报仇而来,怎会又让他返回呢?

    “滚——”

    无咎却懒得啰嗦,简短而又不容置疑的吐出一个字。

    “祖师……”

    高乾不敢顶撞,神色委屈。

    一同来到此地的还有两位老者,鬼赤与万圣子。鬼赤默然不语,神色疑惑。而万圣子则是摆了摆手,无奈道——

    “韦尚与古原都没有跟来,你回去吧!”

    高乾大失所望,只得拱了拱手。而他踏空远去之际,又不禁低头一瞥。

    晨色中,有座熟悉的小院,业已修葺完好,却见不到那个背着竹篓的人影。

    便如所说,韦尚与十二银甲卫,以及众多妖族弟子,都留在了海岛之上。还是回去吧,倒也远离凶险而乐得逍遥!

    转瞬之间,高乾消失在半空之中……

    而无咎依然在打量着山坡上的庄院,眼光微微闪烁。

    在地下闭关两个月,他的修为、法力已然恢复如初。而两具元神分身,仍在闭关之中。谁料岛上突起杀戮,鬼赤也要趁机离去。于是他的本尊只能现身,然后由高乾带路,与鬼赤、万圣子,一起来到西芝岛。

    而他真的知晓鬼丘的下落?

    “鬼丘何在?”

    “嗯,即便他说谎,也是用心良苦,无非想要留住你……”

    偌大的西芝岛,全无丝毫的阴气。浅而易见,岛上根本没有鬼族的存在。

    鬼赤狐疑难耐,忍不住出声质问。

    万圣子跟着附和,像是在凑热闹。

    而无咎伸出一根手指,晃了一晃——

    “你走,我不拦着。而你离去之前,不妨听我一言!”

    无咎拂袖一甩,背起双手,转而看向鬼赤,继续说道“此前高乾来到西芝岛,被当成贼人而遭到追杀。当时我粗心大意,并未多想。而三日前你杀人搜魂所知,使我茅塞顿开!”

    万圣子的神色好奇。

    鬼赤若有所思。

    “试想,西芝岛远在海外,并不知晓原界家族的动向,却又怎会遭到贼人的侵扰而严加戒备呢?而你我与海外的修士并无交集,所谓的贼人又是谁呢?”

    无咎稍稍一缓,接着说道“自从蓬莱界之乱过后,鬼丘与数十个鬼巫便没了下落。倘若前后联想起来,应该不难猜到他的去向吧!”

    “是啊!”

    万圣子恍然大悟道“海上的贼人,十之八九便是鬼丘!”

    鬼赤也不禁点了点头,却又难以置信道“原来他躲在海外,尚不知具体所在……”

    所谓的贼人,除了无咎,便是鬼妖二族。而万圣子与他的妖族,始终跟着无咎。如今海上冒出来的贼人,显然与鬼丘大有干系。

    无咎不再多说,抬手指向那阵法笼罩的庄院。

    鬼赤好像是明白过来,嘶哑的嗓音透着杀气——

    “杀人搜魂,自见分晓!”

    “慢着!”

    无咎急忙打断道“倘若搜魂无果,又该如何呢。杀人虽然简单,却也未必有用!”

    鬼赤遭到训斥,无从反驳。

    三人传音对话,很是隐秘,而在庄院门前滞留已久,还是有所惊动。

    便于此时,十余丈外的院门无声开启,从中冒出一位老者的身影,神情戒备道“大清早的,三位有何指教?”

    无咎拱起双手,微笑道“我三人……”

    而他话刚出口,便被那人仙修为的老者打断——

    “我乔家前辈尚在闭关,不便会客!”

    “我是说……”

    “不必多说,三位请回!”

    无咎的笑容一僵。

    “你的那一套,也未必管用!”

    鬼赤手拈长须,自言自语。

    而万圣子像是在劝说,却更像是幸灾乐祸——

    “鬼兄,你我听命行事便可,凡事自有无先生主张,呵呵!”

    无咎回头看向两人,尴尬中有些恼怒,旋即散发出隐匿的修为,转而冲着那老者叱道“本先生登门拜访,乔家岂敢如此无礼?”

    “高人?”

    老者微微一怔。

    既然某位先生不再隐瞒,鬼赤与万圣子也显示出了真正的修为。三人的威势所致,使得院门前卷起一阵旋风。

    “此处没有高人,只有三位路过的道友!”

    无咎提高嗓门,冷冷道“让你家长辈,现身说话,如若不然,悔之晚矣!”

    老者后退两步,不知所措。

    便于此时,笼罩庄院的阵法突然扭曲晃动,随即从中蹿出十多道人影,皆法宝在手而如临大敌。为首的两位老者,更是惊愕失声——

    “来者何人……”

    天光依然大亮,却浮云遮空,看不见朝霞,也没有日出。

    倒是院门前的空地上,静静站着三人。其中的年轻男子,竟是飞仙八层的修为。而跟随左右的两位老者,显然便是一对天仙高人。而无论彼此,皆相貌陌生,分明是头回造访,却又不明来意。

    “本人无先生,与家中的两位管事,来自南阳界,只为找寻贼人而来!”

    无咎的说辞半真半假,继而抬眼一瞥,脸上露出倨傲的神态,冲着庄院上方的众人又道“据说鬼修的贼人逃到这片海域,想必乔家有所知晓,还望如实相告,以便将其铲除而以绝后患!”

    “南阳界家族的道友?”

    “相隔如此之远……”

    两位老者迟疑片刻,带着众多弟子纷纷落下身形。

    无咎则是后退几步,与鬼赤、万圣子递了个眼色。

    愈是相隔遥远,借口愈是不易露出破绽。何况海外与西华界的消息传递迟缓,也给了他可趁之机。

    “我海外有贼人出没,已持续数月有余,各岛的道友不堪其扰,本想前往西华界求助,却不料早已惊动各方……”

    “乔铁子、乔广子,见过无先生与两位前辈!”

    “不知有何吩咐……”

    “寒舍过于简陋……”

    鬼赤与万圣子,相视无语。

    三言两语,几句谎话,便让双方成了道友,并化解了危机?

    这也太好糊弄了!

    不过,乔家的两位飞仙高人,似乎还是暗藏戒心。

    只听无咎慷慨激昂道“擒贼事大,岂敢耽搁。烦请两位带路,务必直捣贼巢而将其一网打尽!”

    而乔广子、乔铁子竟面露难色,分说道——

    “我兄弟也曾四处找寻,尚未弄清贼人的具体所在。”

    “不过,传说夕羽岛与西界岛,似有贼人盘踞。而先后派人查看,夕羽岛并无发现。数日前派人前往西界岛,至今尚未返回。”

    “西界岛?”

    “那是远海中的一座小岛,因临近原界封界而得名。”

    “烦请两位带路,前往夕羽岛!”

    无咎稍加权衡,踏空而起。鬼赤、万圣子紧随其后,跟着到了半空之中。

    “此前的落脚之地,便是西界岛,已惹起乔家的留意……”

    “灭了乔家,一了百了……”

    “而夕羽岛呢?没有乔家带路,如何前往……”

    便在三人窃窃私语之际,乔家的老兄弟俩已随后而至。

    “无先生!”

    “哦?”

    “家中弟子迟迟未归,我兄弟不便远行!”

    “我已将夕羽岛,标注在图简之中,就此东南而行,不过三日的路程……”

    乔广子与乔铁子,竟然不愿带路,仅仅扔过来一枚图简,让三人自行寻觅而去。

    无咎抓过图简,神色不快。

    却见岛上的乔家庄院,已无人影,唯阵法笼罩,而戒备森严。

    鬼赤的眼光森寒,万圣子也是面露杀机。

    “也罢,告辞!”

    无咎及时出声,转身踏空而去。

    鬼赤与万圣子虽然心有怨气,却也只得作罢。

    而乔广子与乔铁子,依然在半空中凝神张望,直至那三道人影远离了西芝岛,老兄弟俩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兄长,那三人形迹可疑啊……”

    “谁说不是呢,一旦你我出海,凶多吉少啊,所幸临机应变,乔家躲过一劫……”

    “是否派人前往西华界……”

    “且等岛上的弟子归来……”

    千里之外的海面上,三人踏空而行。

    其中的无咎,一边查看图简,一边辨别所去的方向,并不时的皱眉思索。

    而鬼赤,则是脸色阴冷。

    万圣子,干脆出声抱怨。

    “乔家分明故意隐瞒,你岂能任由摆布呢?此前已杀了他家的弟子,理当趁机灭了西芝岛,却偏偏留下后患,去一个莫名其妙的夕羽岛……”

    “老万,你少啰嗦!”

    无咎收起图简,出声叱道——

    “乔家所说的两处海岛,不该有假,却虚实迥异,恰是关键所在。以鬼丘的行踪诡秘,说不定他便躲在夕羽岛上。倘若你另有良策,我听你的吩咐。如若不然,你便给我闭嘴!”

    万圣子摇头不语。

    鬼赤的脸色,有所缓和。

    某人先生虽然蛮横霸道,而他的推测却也总算合乎情理。

    “此去夕羽岛,又何用三日,两个老东西,敢否比比脚力?”

    无咎突然大声召唤,猛地加快去势。

    鬼赤与万圣子岂肯落后,随后紧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