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80章 埋伏
    他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打开塞子在鼻边嗅了嗅,打了个重重的喷嚏。

    拿起酒壶,咕嘟咕嘟一饮而尽,抹了一把嘴角,沉静的看着窗外,冷非已经融进人群里不见了影子。

    酒既能催毒性,也能催药性。

    片刻过后,酸麻尽去,他腾的起身,如一只猴子般灵巧的跃出窗户,钻进人群。

    宛如游鱼一般的穿梭,轻盈而迅捷,密集的人群对他的前进毫无阻碍。

    一刻钟后他已然到了南城门。

    一出城门,他忽然停住,双脚好像扎进官道里,稳稳的不动。

    他目光慢慢掠过各个方向,锐利的眼神好像苍鹰。

    脸色阴晴不定,剑眉皱起,喃喃自语:“好个冷非,好得很!”

    冷非身上的气息已然消失。

    他修习过纯阳宗的天狗吞月诀,嗅觉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逼近狗的嗅觉。

    当初一掌打伤冷非,便留下了他独特气味,隔着半个青玉城他都闻得到。

    所以他能轻松的追上冷非。

    可这一次,冷非身上的气味忽然消失。

    他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在茫茫人海,或者在莽莽群山中找到冷非。

    他再次疾行,已然是纯阳宗的方向。

    冷非站在远处的山峰之巅,趴在一棵树叉上俯看着这边,树林挡住月光。

    他目力过人,高晋看不到他,他能看到高晋,见高晋果断离开,长长舒一口气。

    ——

    “冷兄弟!”张天鹏看到他推门进来,大喜过望,忙去关上门。

    冷非摆摆手:“他出城了,回纯阳宗。”

    “该死的!”张天鹏恨恨道:“真是个瘟神!”

    冷非摇摇头。

    他无话可说,技不如人便是如此。

    “他不会再回来吧?李姑娘那边应该收到了信儿。”张天鹏忙道。

    冷非道:“那便再传信给她,不必过来了。”

    “怕是已经在路上。”张天鹏道:“我试试看吧。”

    他进屋重新写信,然后唤来明月神鹰送出去。

    “笃笃”外面传来敲门声。

    张天鹏脸色一变。

    冷非起身拉开了院门,外面俏生生站着李青迪,手提一个紫色小匣子,一尺见方如一本书大小。

    “你来了?”冷非侧身相让。

    李青迪一袭紫衫,肤若羊脂白玉,清亮目光扫一眼冷非上下,将紫匣递过去:“脱身了?”

    “刚刚回来。”冷非接过紫匣,两人进了院子。

    “那高晋呢?”李青迪来到石桌边,轻盈优雅的坐下,明眸一扫院中。

    张天鹏早就像兔子一般蹿回自己屋,不在这里碍眼。

    冷非斟一杯茶递给她:“他见事不可为便直接离开,返回纯阳宗,也是个厉害人物,可能料到你要找他算帐。”

    “……能追上他吗?”李青迪接过茶盏轻啜。

    “能。”冷非点头。

    “那走吧。”李青迪放下茶盏,盈盈起身。

    冷非扫一眼紫匣子:“这里面有几本书?”

    “一共六本,是我自己的藏书,宗内的藏书是不能外泄的。”

    冷非露出笑容。

    两人离开小院径直出城。

    冷非脚步轻盈,先前服下两颗赤龙丸的药力犹在。

    他也在行走之际运转青牛撞天图,不断恢复着体力,维持消耗。

    一口气追出三十里,月色朦胧,冷非忽然在一座山脚下树林前:“就在上面。”

    他抬头看向山顶,似乎陷入沉思,片刻后扭头对李青迪道:“咱们回去!”

    李青迪清亮眸子眨了眨,在月光下格外的勾魂:“你不想出口恶气,教训他一顿?”

    冷非道:“不太对劲儿,他是诱饵!”

    “嗯——?”李青迪讶然。

    冷非伏地将耳朵贴地,然后起身点点头:“那里有埋伏!”

    他蹿进了树林,然后再转向右疾行。

    李青迪二话没说紧随其后。

    两人脚下用劲,奔马般钻进树林里,然后在树林里往右疾掠,朝着远处奔去。

    一口气奔出十里路,两人终于出了茫茫树林,一出林子,冷非浑不顾泥土,躺在厚软的地上用力喘息,竭力运转青牛撞天图恢复体力。

    李青迪微微气促,坐在他身边一棵倒下的枯树上,动作优雅娴静。

    “你真能断定他们有埋伏?”

    “嗯,十有八九!”

    “看来是记恨着李踏月的仇呐,要杀我报仇!”李青迪清清淡淡。

    冷非仰头看着她绝美脸庞:“他们真敢这么干?就不怕两宗大战?”

    李青迪道:“他们是一群疯子,不能以理智揣摩。”

    冷非点点头。

    好战而且疯狂,自己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要连累你了。”李青迪道:“纯阳宗的追踪之术举世闻名,被他们盯上,就如附骨之蛆,断难摆脱。”

    冷非道:“他们会出动先天高手吗?”

    “不会。”李青迪摇头。

    “练气高手?”

    “会!”

    “那就还有机会。”冷非道。

    他看李青迪神色平静,语气却透出绝决,显然是极悲观,觉得逃不掉。

    “同门求援是指望不上了?”冷非道。

    李青迪轻轻摇头:“他们一定算到了的,即使有同门在,也会被缠住。”

    “这么说来咱们只能自己杀出一条血路。”冷非失笑道。

    “咱们分开逃走吧。”李青迪道。

    纯阳宗的目标是自己,不是冷非,只要分开,他不会有什么危险。

    冷非笑起来。

    李青迪蹙眉道:“你笑什么?”

    冷非只是笑,不说话。

    李青迪道:“你还有大姐。”

    冷非道:“今天且要斗一斗纯阳宗的高手,到底是何等可怕!”

    李青迪笑了笑:“你胆量确实大,但活命的机会确实很小。”

    “我不服命。”冷非抬头看向天空:“与天挣命,我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里!”

    李青迪轻轻点头:“兰芝园的事,你也别怨她们,门规是不能违逆的。”

    “明白明白。”冷非摆摆手:“要是所有拒绝过我的宗门我都记恨,还恨不了那么多呢,……来了!”

    脚步声响起,两个青年已然出现。

    他们身穿绿色罗衫,与树叶浑然成一体,不仔细看很难发觉。

    到了十丈外停住,两人打量着冷非与李青迪,目光落在李青迪脸庞。

    他们露出惊艳神色,对视一眼,都有些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