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一十章 妖力祟圈
    阿森底似乎正在被某种古怪巨大的力量,缓缓吸入他自己身后的阴影中。原本笔直的身体,因为巨大的吸力变得弯曲。合周公子一急,就想把他直接从里面拉出来,可这么一伸手,明明要拉他的力量,却一下子变成了推动他进入那个阴影的力量,而且这还不算完,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在他的手在碰触到阿森底的一刹那,里面巨大的力量也吸引着他的身体进入,他那颗本来就高高悬,起的心又深深的一层,糟了,想到这个不好时,他的身体四肢已经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揪起来,直接往阿森底的身体里面塞。那感觉,就像是阿森底的身体里面伸出了一只手。不管他的反抗与拒绝,一股脑的将他抓进去,填补阿森底身体之中,已经被吸入阴影之中的那个空洞。

    要是能够绕到断手的身后,看断手会不会被吸进去就好了,可是他这样想的时候,早就知道一切已经晚了。不断拉着他挤进一切物体缝隙的力量,之后又变成了旋转的力量,带着他在一个莫名的空间之内高速的旋转着。那种力量的疯狂,即使是在他已经被转得头晕目眩,而且自己完全不知道是生死死的时候,依然十分的骇然。合周虽然觉得自己要被那种不停的旋转,无尽的迷茫,挤压的快要吐出来了,但是,他却相反感觉到脑子是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他们仿佛就依然待在一个水平的空间,维持着稳定的运转。这应该不是他一贯持有的冷静,而是因为特别的存在,导致了他脑子的冷静,那个特别的存在会是什么,现在还想不通,但是他庆幸他的存在。

    而另一件奇怪的事情,是当他的身体进入阿森底的身体的时候,他们两个竟然能够清清楚楚的在所有的旋转中,通过不断的相遇而进行沟通。

    他听到阿森底在与他相遇的那一刹那声音清清楚楚的传过来,他的思想也很清楚,他也还没有死,“公子我们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怎么会这样?把我们吸入其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个阴影,我还不能十分的确定,但是,有一点像首席长老。”合周听到在这个不平凡判断中自己声音中的平静,感觉莫名的怪异!

    “会不会,是那些根本就与首席长老联系上的祖宗们做的好事,这家伙藏的可真深,他们之所以会选定他,也许不是依靠他那些一会非凡一会不非凡的不太稳定的才能,而是依靠他们拥有天生相同的长相,所以受到的个别不同青睐!”

    想说的话很多,但是旋转的力量又一次让他们的身体错开。

    旋转的时间太久。再清晰的头脑也会认为,这会是永远持续永远不会断绝的事情,他们会死在这不断旋转之中,不管他们现在如何的精神,但这是早晚的事情,因为没有人能够承受这么高强度高速度永远不打算停机的旋转。只不过,他们的心灰意冷,才刚冒出头呢,一种香气传来,他们似乎只在一瞬间就被那种香气包裹起来。然后因为他消息过于浓郁几乎让他们透不过气来,想要伸手打开一点鼻端的味道,这才发现他们身体在想伸出手的那一刹那猛然停下来,好生的落在一处所在。

    阿森底其实也差不多是在那个时候停止了旋转。但本质上,他虽然停下来了,可是脑海里又忽然旋转起来,这导致他整个人又开始自主自动的旋转起来了。合周观察了一下,并非是某种魔力在作祟,直接拉住他,把他身子扶正了一会儿,他才慢慢的变得平衡了。然后他们的目光一起看向那个已经被水草缠成了一个圆形虫茧的首席长老,他仍然不停的按照惯性转着圈子。

    “该让它停下来吗?”但阿森底这一问似乎并没有什么诚意,他完全没有打算真的去把首席长老的重睑稳住,而是抬起了头来观察四下里,“我们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不会是刚刚那在那种强大力量的怪物的肚子里吧!”

    合周仔细观看了一下四面的墙壁,确定他们已经闯出了之前的那个石室,他观察着四面并没有什么痕迹的墙壁,这里是唯一一处,他们经过的时候,上面并没有刻画任何壁画的地方,“关于我们为什么会经历这些,我想我们要理顺一下,在经历这些之前,我们到底做过什么?我想要逃开那只断手的控制,于是走向你,而你身上,竟然没有一点点水草的覆盖,我在好奇,你为什么在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情况下,居然不能动作。之后,神秘的力量开始产生,先是把你吸入身后的一种黑圈之中,然后又开始吸我进去!”

    阿森底边喘边说,“我觉得,应该是这些拓画的力量,应该是在某种奇怪的情境之下,拓画就会激发它的力量,而另外的时刻,它则会非常的稳定!”

    合周看了一眼,他刚刚在靠近阿森底的时候,拿出来的身上的最后一个灵咒!因为害怕刚刚发生的这些事情真的会与这个灵咒有关,他只是看了那个灵咒一眼,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再次那么莽撞的把它拿出来。

    “会真的跟这个符咒有关吗?”阿森底追问道!

    合周若有所思道,“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催动他的咒语,也许,刚刚,我们说的什么话,其中的某一个字,正是他的咒语所在!”

    阿森底狐疑道,“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对话,因为我已经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束缚起来,我没有说过什么话,公子也是,难道是因为这东西会窥视人心?是公子在那个时候想过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刚刚紧紧抱住首席长老的那些水草,忽然全部脱落,首席长老如同破茧而出……他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仿佛因为那些水草的包裹,显得年轻了几岁。

    他一出来,看到现在他们栖身的这处所在,就立刻像是疯了一样的嚎叫起来,“这不是活人应该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快放我出去,你们怎么还这么淡定?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本来还以为他会继续疯下去,但是他只疯了一小段,之后,就开始向他们提出问题,这样一来反倒弄的合周与阿森底不知道如何作答,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阿森底反问道,“我们的长老大人倒是很清楚这里是哪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