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坐忘长生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地大网
    没多久,来自山林深处轰隆隆的声音便隐隐约约传到了这片山林中。

    兽潮,不管放在什么时候,不管在哪里,都不是一件能轻乎的事。疯狂、嗜血,且仿佛无穷无尽的妖兽,会将挡在它们前面的敌人都撕成碎片,死亡都无法阻止他们的脚步。

    整个战场都为之一寂,所有人都转头望向古兽山林深处,这片古老的、几乎不允许外人踏入的丛林中生活着数不清的强大妖兽。

    古兽山林是个极特殊的地方,阴月血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禁止打扰这里的平静。有传闻说现在各大世家传承的血脉很多一开始便是从这片山林中走出去的,所以即使是两界之战这样席卷整个界面的事,古兽山林依然能置身世外,免于被卷入浪潮中。

    然而,贪婪终是让人抛弃了敬畏,山林中丰富的资源引来觊觎的目光,浮月境本想借助鬼物的力量让这广阔的土地一举收入囊中,而现在,山林深处的妖兽群冲出来了!

    相较于古兽族人的欣喜,那些浮月境的修士一个个大惊失色,再顾不得那些算计,只想赶紧逃走。

    随着一声尖锐的长啸,还在闷头打杀的小鬼们停了下来,茫然地看向空中,在高阶鬼物的驱赶下慢慢撤退。

    不过又哪里是它们想退就能退,那些妖兽仿佛受到了即将到来的兽潮影响,一个个突然怒吼连连,双目染上血色,变得更加凶狠好斗。

    空中缠斗的那两位战况也更加激烈,一个明显想溜,一个穷追猛打,从天这一边打到了那一边。

    “毕参、奎狼,将族人收拢在一起,快!”

    终于从战斗中脱身出来的危牙狂吼着,在混乱的战场中寻找着自己的族人,一见到捞起就凌空向这边扔,动作粗暴而又急躁。

    好在那些古兽族人也是皮糙肉厚,在空中打了个转,就稳稳地落到地上,拔足飞奔向其他人聚集之处。

    浮生剑从眉心飞出落到手中,柳清欢正欲去找穆音音等人,便突然听到一个低沉而又沧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他一转头,就见之前那位老妪闭目喃喃,其他几个年老的古兽族人也加入了其中,像是祈祷、又像是歌声的低声吟唱从他们口中传出。随后,每一个人都跪了下来,双手交叉置于双肩,虔诚地望向古兽山林深处。

    没多久,一些淡淡的光点从他们身上飞出来,那些强壮的、修为高的族人光点更多,绕着他们的身体飞舞盘旋,渐渐合在一起,结成一个类似防护罩的光幕。

    那个小豆丁的男孩脸憋得通红,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出一个光点,高兴得几乎跳起来。

    柳清欢突然有了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与上次他去见危牙,在面对那棵参天古树时感觉到的奇怪力量差不多。

    当时危牙说那是他们古兽族的信奉之力?

    柳清欢微微闭上眼,仿佛看到无数根线从每一个古兽族人身上延伸出来,有的粗有的细,颜色各异,带着他们的体温、心跳,与他们的性命相连,组成了一张纵横交错的大网。

    而这张网,还连接着一张更加巨大而又细密的网,铺满了整个天空和大地。所有人、妖兽、花草树木,甚至连那些鬼物都被笼罩在了其中,且有一根线与这张网相连……

    “清欢!”

    穆音音焦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清欢,你在哪里?”

    柳清欢一瞬间睁开眼,心中不由巨震!

    他刚刚似乎触摸到了天地规则?!

    一低头,就见手上的浮生剑已变成一团耀眼的青光,代表生之意的绿色纹路几乎布满了整个剑身!

    一直在低声吟唱的老妪抬起头来,满脸诧异地看着他。

    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外面又传来了穆音音还有樱娘的叫喊声,柳清欢忙高声回道:“这里。”

    他分开人群走了出去:“快过来!”

    穆音音和樱娘飞落下来,见到他不由松了口气,又见他神色淡定,脸上泛起疑惑。

    穆音音道:“兽潮就要来了,我们……不走吗?”

    柳清欢沉吟了下,转头望向身边的年轻战士,对方朝他露齿一笑。

    “嗯,我们跟古兽族呆在一起。”

    穆音音虽然有些犹豫,但见所有古兽族人紧张之余,倒是没多少担心,更没有想要离开的迹象,思虑了片刻,便不再说什么。

    不一会儿,小黑和初一也跟着毕参赶了过来,初一背上还坐着不少人。

    毕参大喊着让人将受伤的族人抬到里面,又对柳清欢道:“柳道友,一会儿你们就呆着别动,记着,千万不要走出圈子!”

    此时轰隆隆的声音已经近在耳旁,地面剧烈地震动不已,不远处的山脊上出现了一片黑色,排在最前面的妖兽身影已清晰可见,铺天盖地的气势让人望之生畏!

    柳清欢等人站在古兽族人中间,屏息地看着兽潮越来越近,如同势不可挡的洪峰一般冲下山岭,冲出丛林,到了眼前!

    “啊!”

    一些年轻的战士顶不住庞大的压力,隔着一层薄薄的光幕惊呼出声,只觉得那些陷入疯狂的妖兽迎面扑来,滴涎的利齿闪着寒光,几乎能闻到它们呼出的腥臭的气息。

    危牙低吼道:“都不许动!实在害怕就别看!”

    最外层的人纷纷闭上眼睛,战战兢兢地强抑着逃跑的冲动,耳边是妖兽急促的喘息和嚎叫,身侧仿佛被粗硬的兽毛贴身擦过。

    兽潮犹如看不到紧紧聚在一起的古兽族人一般,到了这里便往两边分开一条缝,从空中看下去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岛屿,在风雨飘摇的大海中艰难生存。

    那层光幕被冲击得不断摇晃,来自古兽族人的低声吟唱一直没断过,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要维持住这一切也变成越来越艰难。

    柳清欢敛了敛眉,他无法预知若是光幕破掉将面临什么样的情况,想了想,握紧浮生剑,让心神沉入寂静之中。

    渐渐地,那张网重新出现在他眼前,依然是连天接地、无边无际。而在下方,密密麻麻的细线从网上引出,连在潮水一般的妖兽身上。

    柳清欢突然有种感觉,只要当这些线全部斩断,就能将线另一头的人与物全部杀死!

    一种能操控生死、掌握他人命运的感觉猛地袭上心头,这一刻,他仿佛站在了云端,身具架海擎天之能,冷眼看着世间。

    “叮!”

    浮生剑突然发出一声清越的剑鸣!

    柳清欢浑身一抖,从虚无的狂妄幻境中猛然惊醒过来,随之强烈的后怕之感袭上心头!

    他竟然差一点就迷失了!

    “清欢?”穆音音担心地看着他,低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脸色突然这么白?”

    柳清欢强自稳定心神,艰难地挤出一笑:“没事。”

    “真的没事?”

    “没有,你不用担心。”柳清欢道:“回头我再与你细说。”

    他抬起手,指尖轻抚过浮生剑的剑身,想起当年稽越的话。

    竹林山的《竹心种剑术》以道种剑,所以此剑凝聚着他的道,从生出剑灵之日起,这已经是第二次在关键时刻将他从虚妄中唤醒了!

    心神渐渐平定下来,他抬起头,看到那层光幕已摇摇欲坠,便将其他先放到一边,感受着身边古兽族人放出的那股奇怪之力,并将自己的气息也调整得趋于一同。

    只见浮生剑青芒一闪,无数光点从柳清欢身上飞出,汇入到光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