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愣的看着屋的情形,只感觉腳底一阵寒气生起,这些人在我离开的时候还是活生生的。

    旁边的街坊对着我指指点点。耳边不时传来什么七月半的棺材女之类的话,可这些原本就听惯了的话,这時却刺耳得很,好像这些人的死就完全是我的关系一样。

    “呜!呜!”

    远处传来警笛声,我猛的惊醒,满臉茫然的看着长生,现在可是法制社会,虽说这些人都可以证明我和长生都是后来的,但这些人死在我家里是没有错的。保不准就惹上什么事来。

    “张阳!”长生猛的拉了我一把,大腳朝里走道:“我们去看下他们是怎么死的!”

    他的话一出,周围就有人冷笑著朝他指指点点,元非就是两个小毛孩还会看什么。

    瞄着满眼腥红的血色,我第一次发现人心是如些的冷,这么多人就这样死在離他们这么近的地方,他们竟然没有半点同情,反而在围着看热闹。

    “你看屋外,我看屋里!”长生将我往前面一推就大步的朝里面走去。

    看了一眼趴在青石台阶上穿着西装的人,想着我离开时他还跟我说过话,我还想着他面熟得很,等回来再问是不是见过他,这会却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慢慢的蹲下来,我喉咙里哽很慌。凝神一看。却发现这些人的衣服都是完好无损的,忙将一具尸体翻开,我手抖得将他的衣服解开。

    地上流了这么多血,头部明显没有伤口,可总要有地方放血吧?但衣服上没有外伤。难不成当真是隔空打牛不成!

    将衣服一拉开,我当瞄了一眼胸口的方向就只感觉头一阵发昏,身子忙朝后退了两步,复又急急上前用身子挡住后面人的眼光。

    尸体的胸口上布满了拇指一样大小圆形的洞,洞口的血已经凝固了,可从那肉翻转的情况来看,那些洞都是从里面往外面打的。

    “请大家让开。保护好现场!”一个公式化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

    我忙将尸体的衣服掩好。庆幸刚才我过来时就背着大家,将这尸体的伤口挡住了,要不然就真的会引起慌乱,也亏得这些人聊得起劲没注意往这边看。

    “里面那个小朋友,你不要离这么近!”一只大手猛的拍上了我,将我往外拉道。

    我乖巧的应了一声,而长生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我身边,用一块不知道哪里来的毛巾给我擦着手上的血迹。呆坑木巴。

    那些警察见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还夹着有明显道士装的,一下子也慌了,又是打电话叫人,又是拉着警戒线就封了现场,忙着就要带我和长生去警察局先观察二十四小时再说。

    我向来就性子急,在警察局呆二十四小时,我哪有这个时间。

    元家的事情还全是一团黑,师父和师叔还不知道去处,连那只该死的白猫也是一不小心的时候跑丢了,这些都在等着我呢!

    可那些警察却不是这么好说话的,毕竟一下子这么多条人命,上来四个年轻一点的,拉着我和长生就要往警车上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