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诛仙剑阵——立!
    陆吾忽然回返,张百仁心中瞬间升起一股惊悚,不祥的预感自心中升起。

    快步回到部落,张百仁就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玄女以及死去的徐福,白衣染血,更添了几分别样的凄美!

    “玄女!”

    张百仁推开众人,快步迎了上去。

    “西王母欲要夺取你的射日真经,引诱你前往昆仑山,你万万不可中了西王母的诡计!”玄女说完气绝而亡。

    “呜嗷~”

    陆吾一声悲愤的怒吼,眼中泪水滑落,悲愤的仰天咆哮。

    徐福死了!

    玄女奄奄一息,强行吊住一口元气,待交代完昆仑山变故之后,亦步了徐福后尘。

    张百仁呆呆的站在那里,眼中满是懵懂。

    玄女就这么死了?

    若无玄女,自己绝不是九黎族的对手,自己才刚刚夺取了江山,玄女便死了!

    被王母娘娘杀死了!

    “大王,节哀顺变!”力牧安慰了一声。

    人族众位嗜老纷纷低下头,场中寂静无声!

    因为人族,又有一位大能逝去!

    恨!

    滔天恨意!

    恨自己为何动用不得返阳花!

    恨自己为何不能将玄女复活!

    “咔嚓!”

    “咔嚓!”

    张百仁掌中寒气涌动,一只玉兔栩栩如生不断的蹦跶,没入了玄女的周身。

    一尊晶莹剔透的冰棺出现在场中!

    轩辕有三恨,这不单单是轩辕的恨意,更是自己的恨意!

    “下一个纪元见!”张百仁扛起冰棺,消失在了有熊部落。

    “老师!”

    张百仁来到崆峒山,站在了广成子身前:“我要保存玄女尸身万年不坏!”

    看着玄女的尸身,广成子面色唏嘘,露出了一抹感慨,眼中是无尽沧桑:

    “北海!北海海眼有万载玄冰!莫说万年,就算是十万年,也绝不会坏掉!”

    张百仁将冰棺放下,站起身看向了远方:“一切都有劳老师了!”

    “玄女已死,你莫要做傻事!人族还需要你!如今天下刚刚平定,你若有闪失,我人族危矣!”广成子眼中露出了一抹严肃:“复仇的事情不急,你如今实力不够,待有朝一日你人间登临绝顶,在打上昆仑也不迟!”

    轩辕有三恨

    想起族人驱逐女妭之时的无情,张百仁心中焉能没有火气?

    一边是贪婪自私的族人,一边是凄惶无助的女妭,你会选那个?

    死道友不死贫道!

    女妭是自己的女儿,去他妈的人族!

    “我即是人族大帝,亦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凡人有仇可报,为何我却不行?我也是人!”

    轩辕转身离去,背影决然萧瑟,广成子看了轻轻一叹,无数想说的话,却迟迟说不出口。

    一个人

    站在山巅,看着徐福不成样子的干尸,张百仁看了很久很久。

    若无徐福,玄女安能下山?

    玄女不下山,有熊部落岂不是已经战败?

    陆吾在悲啼!

    天空阴云变换,似乎不忍人世间的悲哀,落下了水珠。

    暴雨倾盆!

    “去他妈的人族大业!这回定要搅他个天翻地覆!”张百仁缓步来到了涿鹿战场,虚空中阵阵喊杀声经久不散,当年的惨烈战斗依稀回荡在眼前。

    “尔等诸神好生生的长生法不修,却偏偏想着拿我人族寻乐子,我虽然实力有限,但却也敢叫日月颠覆,昆仑坍塌!”张百仁猛然一跺脚,虚空中寒光四射,四道电光自大地深处窜出,没入其袖子里不见了踪迹。

    “陆吾,我们走!”张百仁盘坐在陆吾身上,眼中点点杀机在流转。

    “大王!”

    嫘祖、力牧等人在背后喊叫。

    张百仁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雨幕中,昆仑山西王母既然不肯赐下长生神药,那自己直接去取来就是了!

    “娘娘!”众人看向嫘祖。

    嫘祖摇了摇头:“大王既然动手,自然有其道理!”

    昆仑山上

    西王母一双眼睛看向远方

    “你说,轩辕小儿会来吗?”南华老仙眼中露出一抹期盼。

    “不好说!好歹也是人族大帝,岂会坐视人族大功臣战死!”句芒露出了一抹笑容:“不过也不好说,毕竟千金之子做垂堂,岂可轻易涉险?”

    “轩辕关乎着人族根本,岂有胆子来我昆仑山一战?想来咱们之前的谋划算是白费了!”上方西王母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他若不肯出来,那我便杀的他出来,日后人族但凡有修士走出领地,我等当围而杀之。”

    正在三人议论中,冥冥中似乎传来了一道浩渺的歌诀,凝神细听,下一刻俱都是毛骨悚然。

    “非同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不用颠倒阴阳炼,亦无水火淬锋芒。诛仙利、陷仙亡,戮仙过处有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歌诀惨烈,无穷杀机卷起,席卷整个昆仑。

    轩辕来了!

    听着那歌诀,场中三人俱都是惊得站起身,眼中满是凝重。

    “好大的煞气!”西王母眼睛眯起。

    张百仁骑着陆吾,口中念诵歌诀,传遍了整个西昆仑。

    下一刻拿出身形内的金简,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扯,只见那金简一阵扭曲,居然化作了一张图纸。

    随手抛出,图纸融入大地,刹那间席卷了西昆仑。

    袖子一甩,却见四道剑光飞射,借助阵图之力,降临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虚空扭曲,西昆仑被封锁。

    一道道剑气在虚空中慢慢衍生,积蓄着力道。

    四道神胎此时自张百仁神性内飞出,没入了阵图之中,却见大阵又是一变,越加深不可测。

    “今日本座便要血洗昆仑,诛绝尔等不轨之辈,以偿还玄女血仇!”

    张百仁声震西昆仑,只见虚空中一道道剑气流转,诛仙剑气、陷仙剑气、绝仙剑气、戮仙剑气绞杀而下,昆仑中所有被笼罩在大阵中的生灵,普通野兽也好,妖兽也罢,俱都纷纷被诛仙剑阵绞杀。

    杀机冲天,大荒震惊。

    凝为实质的杀机,冲天而起的煞气,大荒四面八方无数强者纷纷望了过来。

    “好凶戾的杀阵,昆仑山那群家伙莫非又钻研出了什么大杀招?”东海,海底深处一只巨龙眼中仿若烛火一般,瞧着那冲天杀机,只觉得心神都要被那杀气劈成了两半。

    “今日我便埋葬了昆仑,日后天下再无西昆仑,再无不死神药!”

    张百仁骑着陆吾升空,瞧着昆仑山中哭爹喊娘,抱头鼠窜的修士、神祗,平日里一个仙气飘飘傲然无比的仙子、圣女,此时与凡夫俗子差不了多少,死亡当头下就是一个凡人。

    “轩辕,你敢屠戮我昆仑山,本宫看你是活腻了!”瞧着那剑气下不断丧生的修士,西王母呲目欲裂,一掌拍出遮天蔽日,向着那诛仙大阵外的张百仁打去。

    “除非你毁灭大地,不然休想破了我的诛仙大阵!”张百仁骑着陆吾,眼中满是傲然。

    西王母的攻击才刚刚发出,便已经被诛仙四剑搅碎。

    “受死!”句芒冲天而起,眼中杀机流转。

    张百仁手指一弹,数十道诛仙剑气笼罩而下,逼得句芒不得不退回大阵中。

    “娘娘!这杀阵之狠辣霸道,恒古未有!咱们怕是讨不得好处,还是赶紧想办法逃走吧!”南华老仙一双眼睛看向了西王母。

    西王母双拳紧握,眼中杀机流转,流露着不甘之色:“诸位,何人能破此大阵?”

    昆仑山中群神无语!

    杀戮在继续!

    每杀戮一尊修士、神祗、妖兽,张百仁的诛仙四剑便强盛一分,眼下诛仙四剑虽然及不上自己本尊祭炼的剑阵时间长,但是却以无数九黎族强者的鲜血孕育。炼制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质量却已经反超。

    “杀!”张百仁眼中满是杀机。

    “大家随我冲出去!”西王母瞧着昆仑山中的杀机,忍不住纵身而起,欲要破开大阵。

    “铛!”

    张百仁手中雷光闪烁,陷仙剑气数十道剑气迸射而出,所过之处虚空被割裂,留下了道道不可愈合的痕迹。

    “轩辕,杀机这般强烈的大阵,你是自哪里得到的?”广成子自远处走来,瞧着西昆仑内哀嚎的群仙,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悚。

    纵观古今,这般杀机强烈的大阵前未有也!

    “老师稍后,待我屠了西昆仑,日后谁还敢掠我人族虎威?日后本王划定地域,诸天百族那个敢不服?”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

    “大王,群伦山中神祗、修士过万,妖兽更是数不胜数,大王此举怕是有伤天和!”远方一道人影迈步走来,人未到寒潮已经卷来。

    玄冥到了!

    “是极!是极!大王还是罢手吧,昆仑山认输了,还请大王为昆仑山留一条活路!西王母虽然有罪,但众仙何辜?”

    无穷火焰流转,虚空中火焰流窜,一道周身被包裹在火焰中的人影降临。

    “你是何人,也敢管我闲事!”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屑。

    “老夫祝融!见过人王!”那火焰中的人影恭敬一礼。

    “大王手下留情,我等天生地养有大功德、大气运在身,杀之不祥啊!”又有一道神光跨越天际而来。

    ps: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