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盛唐贤后 > 第二百四十二、后宫暗涌(二)
    “不知,不管她想什么,我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燕贤妃秀眉微微一颦,随即摇头开口道。

    贞观二年三月初八,青萝宫的韦贵妃用过午膳,准备出去走动一下。

    刚用完膳,到外面走动走动,一来有助于消食,二么,此时正值春光明媚的好时节,看看园子里的风景,也能让人情更加愉悦。

    她是一月底查出身孕的,至今已有三个月,孕吐等症状基本稳定下来。

    青萝宫的大宫女春睛和秋喜眼见自家娘娘要出门消食走动,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陪着她一同来到到了殿外的花园。

    青萝宫外有片近两百坪的花园,里面种着各种花木,有海棠,桃花,月季,和赤蔷薇……

    这个时节,这些花都开了,万紫千红,争奇斗艳,午后的阳光静静的洒在花瓣上,美不胜收。

    和煦的春风一拂,沁人的花香在鼻间萦绕不去,人站在这里,只觉身心都得到了滋润和舒展,通体舒畅。

    韦贵妃走到一株垂丝海棠前,伸出洁白的手指,轻轻抚过一朵花瓣,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明媚的笑容。

    嫁给陛下这么些年,她只诞下一女,虽然没什么与皇后争锋的野心,但要说心里没有半点遗憾是不可能的,她哪怕再没有野心,等到老了,也需有个儿子傍身才行。

    好在老天对她不错,陛下登基后,她不仅晋为贵妃,现又有了身孕,若这一胎是个男孩,韦贵妃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心愿就算圆满了。

    因为心情好,她虽然经历了近一月的孕吐折磨,人也不显憔悴,尤其是近期孕吐症状缓解之后,食欲甚佳,人很快恢复了珠圆玉润,气色好得不行。

    她面前的垂丝海棠的花色是鲜红的,这几株海棠的后面是桃花,朱红后面是明媚的淡粉,两者相映成趣,相辅相存,当真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可身材高挑丰腴,面容艳若桃李的韦贵妃站在花木间,竟将这满园花色都压得淡了几分。

    “咱们娘娘真美。”站在一旁的秋喜见状忍不住笑着道一句。

    “那是,娘娘不美,能这般陛下的欢心么。”春睛白了她一眼。

    “哎呦。”站在海棠树下,幻想着腹中的孩儿出生后的种种趣事,脸上的笑容愈来愈灿烂的韦贵妃忽然眉头一皱,手不由自主的按住了腹部。

    “娘娘,怎么了?”春睛和秋喜同时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扶住,两人一脸紧张的开口道。

    “快,快扶我进屋,我感觉肚子很难受,还有隐隐的腹坠感。”韦贵妃白着脸回答。

    春睛和秋喜大吃一惊,两人将韦贵妃扶进去躺在软榻上,秋喜就飞一般地冲出青萝宫,朝太医署那边跑去。

    秋喜是个急性子,她出去没多大会功夫,就将太医署的蒋太医给带了回来。

    蒋太医听说韦贵妃肚子疼,也不敢怠慢,陛下宫里现就两位贵人怀孕,这两位一个是皇后,一个是贵妃,都容不得有半丝轻忽。

    可怜他年纪虽然不算轻了,这一路硬是走得像个轻轻人一样,两脚生风般急匆匆的赶到了青萝宫。

    来到青罗宫,蒋太医接过春睛递过来的一方丝帕,轻轻盖在韦贵妃的手腕上,诊起脉来。

    “娘娘今日吃了什么东西?又去了哪些地方?”诊完之后蒋太医皱眉问了一句

    “娘娘吃食和往日没什么不同啊,自娘娘有了身子之后,一应饮食我们都是严格按照太医院的要求做的,至于去了哪,娘娘用过午膳后,就去外面花园逛了一会。”春睛答道。

    “蒋太医,本宫,本宫没什么大碍吧?”韦贵妃见状,一脸忧心的开口问了一句。

    蒋太医没有立即开口,他诊完脉之后,凝目上下打量了韦贵妃几眼,直到鼻间有股若有若无的香味传来,他眉头微微一皱,身体不自觉的朝韦贵妃凑近了几分。

    尤其是鼻子还往她身上嗅了嗅,他俩的身份来说,蒋太医此举显然有些失礼。

    韦贵妃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侧了侧,春睛和秋喜则同时目露恼意,这糟老头子想干什么?

    蒋太医却毫无所觉,再次朝着韦贵妃凑近了几分,他是前年由孙思邈推荐进宫的,皇后和皇帝对他都颇为礼遇,春睛和秋喜见他如此无礼,就待出声喝斥,韦贵妃脸上也露出了薄薄的怒意。

    可蒋太医凑到韦贵妃面前嗅了两下就站了起来,并皱眉开口道:“你们先扶娘娘去换身衣服吧,她身上这件服的味道不对。”

    刚被他无礼的动作给惹得满心怒火的三人一愣,接着却是吃了一惊,这件衣服是不久前尚工局那边送来的新衫,颜色面料都是一等一的好,韦贵妃很是喜欢,今个儿就穿上了。

    “快,娘娘,咱们先去换件衣衫。”春睛反应最快,立即动将韦贵妃扶了起来,朝就寝的房间行去,秋喜也跟了进去。

    蒋太医则是鼻观眼,眼观心的坐在外面,等韦贵妃换好衣裳出来,他再次为其诊了诊脉,随后动手开了个方子,开完后又叮嘱了一句:“就这方子,按时煎服,一周之后就没事了。”

    “这衣服上的熏香本没什么大碍,可娘娘到外面的花园走了一遭,此熏香和外面的几种花香一混,就成了滑胎药,幸好发现得及时,问题不大。”

    “你们捡完药后,最好拿过去给我再看一遍,煎药的时候,让信得过的人盯着,老夫可不想我经手的事再出什么幺蛾子。”

    说到最的一句的时候,他的眉毛又皱了起来,就说了不进宫的,姓孙的那老家伙,非让他来。

    他入宫这一年多来,宫里没发现过什么污糟事,他原以为皇后手段了得,李世民的后宫很清净,没有往朝后宫里的那些污糟事。

    没想到他高兴的太早了,不是李世民的后宫没有污糟事,而是时候没到。

    “多谢蒋大医,本宫知道了。”韦贵妃换掉身上那件衣服之后,腹中的不适感果然好了许多,心头顿对眼前这个胡发花白的老太医十分感激。

    蒋太医没再说什么,很快背着药箱离去,蒋太医离去之后,春睛亲自去抓药了。

    秋喜则是面色发白的对韦贵妃道了一句:“娘娘,这尚工局的大尚工是小舞姑姑,这事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