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嫁冠天下 > 第二百三十章 我会对你最好
    听起来应该是容妈妈在跟别人说话。

    季嫣然汲上鞋推开门走了出去。

    方才下了一场小雨,空气里有种湿润的味道。

    容妈妈提着灯身边的人是李雍。

    这么晚了李雍还过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季嫣然提起裙子就要走过去。

    李雍却大步走过来,将她挡在了门里,季嫣然这才发现外面的雨还没有完全停下来。

    “出什么事了?”季嫣然忍不住道。

    “没事,”李雍刻意压低声音,听起来和往常有些不同,“只是过来看看你好不好。”

    季嫣然点了点头:“挺好的,有玉娇陪着我。”

    “再怎么样也不如家里舒坦,”李雍凝望着季嫣然,“林少英没事了,明天就回家好好歇着。”

    阿娇方才还让她多留几天,这样外面的人更会以为林少英伤得很重。

    眼看着她有些犹疑,李雍又上前一步道:“我一个人也不想回家。”

    她怎么不记得还有这样个拖油瓶,季嫣然向屋子里看了一眼,希望林玉娇睡得沉:“好了,我该回去了。”

    “嫣然,”李雍忽然倾身将她搂在怀里,“你记得我说过,我们之间不会有旁人,明日我就将惠妃赐下的宫人还回去。”

    季嫣然一怔:“为什么啊,我觉得有她们在福康院帮忙挺好的,让我省了不少事。而且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江家都在一旁推波助澜,留着这一对眼线,惠妃也会放心些。”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林少英说的,四叔不会纳妾的话来。

    李雍是因为这个?

    那可是四叔。

    季嫣然觉得好笑:“林少英都是乱说的,四叔怎么会……”

    “四叔很好,我从小就喜欢四叔,你知道第一次听说四叔去战场的时候,我又多害怕吗?我当时心里想武朝那么多的将军,都有赫赫战功,对付那些凶神恶煞的突厥人他们为什么不去,偏偏让四叔年纪那么小的人冲在最前面。四叔也是傻,不知道顾着自己的性命吗?我当时不懂得那么多,只是想要劝四叔留下,结果四叔说,他是个好面子的人,既然去打仗就不能缩在后面,自然要往前站,就算死也要做第一个。

    这句话吓得我哭了好久,从此之后就拿定主意绝不会做武将要读书入仕。后来家中出事,我才知道什么是尊严,什么又是责任,这其实都是四叔教我的。我没想过要超过四叔,也从不认为谁能比四叔好。

    但是,如果在你面前将我和四叔比较,我不会输给四叔,我定然会做的比四叔更好。”

    虽然季嫣然不知道为什么李雍定然要与四叔比较,但是李雍这些话都是发自内心的,这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找来这里,都是因为这个吧。

    都是林少英惹的祸。

    “回去吧,”季嫣然轻声道,“我知道了。”她的脸颊火热,听着这些话又怕屋子里的林玉娇会醒,李雍还真是不挑时候。

    她只觉得手一暖已经被李雍拉住:“嫣然,明天我们一起回家。”

    季嫣然胡乱地点了点头,李雍这才肯放开她。

    看着她提着裙子进了门,院子里才响起李雍离开的脚步声。

    大炕上的林玉娇本来睡得正香,忽然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嘟囔了一句:“什么声音?方才是不是有人说话?”

    “没有,”季嫣然道,“是只野猫在叫。”

    林玉娇听得这话才转个身又睡了过去。

    季嫣然觉得很好笑,李雍方才的样子十分着急,好像她真的会听了林少英的劝说似的。

    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季嫣然闭上眼睛很快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似是梦见她在花园里打秋千,紫藤花从不远处的树上垂下来,而她仰着脸整个人就要陷入那花海之中。

    这是哪里?

    哪里又有这些紫藤花。

    虽然是在睡梦中,但是她的思维格外的清晰似的。

    难道是她身体本主的记忆吗?也许这就是季家的老宅。

    人都会记得最欢乐的时光,也许她潜意识里觉得一家人就要团聚,所以才会想起小时候那些幸福的过往。

    ……

    太子一夜未眠。

    宫中太过安静,父皇没有传他进宫,也没有批复东宫的奏折,他心中焦躁一时不能成眠。

    这些年他一直韬光养晦,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功亏一篑。

    一哭二闹三上吊,如果他能像那些女人或者冉六一样闹上一场在父皇那里蒙混过关也就好了。

    林让将那些武将打得个个挂了彩,要不是冉守功赶过来将林让带走,这出闹剧不知要怎么收场。

    “太子爷,好消息,”管事上前禀告,“林少英没有死。”

    太子眼睛一亮:“人醒了?”

    管事摇头:“还没有。”

    太子一阵失望,他从来没有这样期盼着一个人活下来。

    太子挥挥手正要让管事退下去,又有人进门禀告:“太子爷,那贼人找到了,就在京城中,顺天府已经派兵马前去捉人,应该很快就能拿下。”

    太子皱起眉头:“怎么闹到了顺天府?”

    下人抿了抿嘴唇:“小的……也不知晓。”难道这不是太子爷吩咐下去的吗?

    太子觉得不妙,他让太子府参军带着兵马去抓人,去的都是自己人不怕会有什么闪失。顺天府怎么会插手进来。

    “不止是顺天府,还有京中的几位小爷也带着人四处找那贼人。”

    太子眼皮又是一跳:“备马,我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

    冉六看着手中的画卷,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然后慌忙将画卷上。

    他身后的公子们不禁道:“到底是些什么?”

    冉六越是不说话,周围的人就越好奇:“太子爷到底为了什么样的美人,竟然要让护国公世子爷赔上条性命,快给我们瞧瞧。”

    那人就要伸手过去,冉六立即将画拿开递给下人吩咐一声:“拿下去。”

    “这是做什么?”众人的笑容僵在脸上,“冉六,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们大家等了一晚上就为了这个,你却看完了藏起来……”

    众人说着拦下了冉家下人,有人趁着下人不注意一把将画卷抢在手中。

    冉六见状脸色变得苍白,大喊一声:“放下,谁也不准看。”

    正当所有人怔愣之时,窗外一阵喧闹声。

    “抓住那贼人。”

    几个人顺着窗子向下望去,一个身穿短褐的人背着几个包袱在街头狂奔,后面跟着一队官差,那人眼见就要被追上,从身上立即解下个包袱向官差丢去,包袱在半途中散开,女子的衣衫和金银等物立即落了一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