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最终浩劫 > 82.一根稻草
    沉泪桥。

    桥下藏人,人腰之间有刺剑一把。

    他已经藏了三日三夜了。

    只是因为今日尚皇会经过此地。

    他是绝世的刺客,若论实力,剑圣完全当之无愧。

    若论身份,更是真天罗十二宫之中,剑牛宫宫主,请他者莫不是抛金洒银,只求请他出山。

    刺客生涯,动手七十五次,从无失手。

    七十五次并不是一个很高的数字,但这七十五次,每一次都代表着绝对的辉煌。

    潇洒王,东北大将军,黑武者,蔡赤目,上池道人,水木秘武传人,风字门披风人屠...

    这些人都是他曾经的目标。

    而现在,这些人全都成了骸骨,埋在地下。

    登上历史舞台,被扬名而天下知的,永远是一小撮人,更多的隐世者,即便天下大乱也不会出世,也只会占居一隅之地,自享清福。

    他们或许无恶不作,或许做的事无人能知晓,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了江湖,这些人的罪行总会结了仇家。

    当这仇恨越来越深,仇家自己也无能为力,便会聚集请刺客。

    而这些人之中,恰好有着家缠万贯,却又愿意为了仇恨,一掷千金的人。

    所以桥下之人,已经藏了十万金,更有珍奇异宝无数。

    但是,今天,他却已经不会别人出剑。

    这一次,他为的是自己。

    为了圆满心境。

    尚皇必须死,否则他心境难圆。

    江湖上,除非生来高位,否则谁没有一点故事呢?

    若是平时,他绝不敢,也绝不会动手。

    因为龙气加身,运势所致,即便再精巧的设计,也会被老天破去。

    可今时不同往日,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这天下大势,已经不在尚皇了,那位聚集八方雄兵,号召天下英雄归心的少年,他已经兵抵紫薇,问鼎关中指日可待。

    桥下之人原本姓白,名且寄。

    只是白姓已经被抛弃,从妹喜被嫁出联姻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他抛弃了。

    带上面具,他就是剑牛宫宫主,真天罗最强的刺客。

    这样的人,沐浴更衣,诸神无念,等在桥下三日三夜,只为了尚皇经过的那一刻,便破巧而出。

    刹那间去了他的命。

    至于宋零,且寄自是知道。

    同为刺客,甚至江湖之上也将两人做过比较。

    结果,那风媒评论,若论正面,十个且寄也不是宋零对手。

    若论战时觅机,两人可谓伯仲之间。

    若论守卫,且寄完全不敌宋零。

    但若论借助天时地利,无声无息间取人性命,宋零怕是差他一筹。

    这完全是两人不同经历造成的。

    但不管如何,且寄是刺客里的皇帝。

    他在等着这片大陆的皇帝。

    天入中,明光四射,远处响起了威严整齐的脚步声。

    龙架已至,孤架。

    无皇后,无太后,什么都没有。

    所谓孤家寡人,不过如此。

    除了四面环拱的虎卫,以及宋零,巡龙组,尚皇身侧却是再无他人。

    也难怪,此处毕竟是关中腹地,天子脚下。

    行至桥前,便是几波受到压迫的农民,扛着锄头,持着割草镰刀之类,在远处瞪目,但却不敢前冲。

    送死的事,谁都不会干。

    所有农民只能希望那位关外的明主,能早日破了紫薇,解放关中。

    虎卫们自然感应到了那些农民的存在,阵型微微散开,将防御的地界扩大化,以防远程武器的偷袭。

    这些自然也在且寄的计算之中。

    当然,于他自身而言,他并没有做出任何设局。

    他利用的,只是这片地域的自带特点而已。

    他所有的只有一把为出鞘的刺剑。

    刺客绝不以阴谋取胜,那样会玷污心迹,他所靠的,所依仗的是有意无意之间的须臾。

    三百米...

    且寄心头默念。

    他的手越来越稳。

    身子随着水波做出极其自然的摇荡。

    两百米...

    诸神无念。

    一百米...

    心情越来越轻松,彷如历经沧桑后的平静。

    三十米。

    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

    且寄唇边露出了点笑。

    只是他的每一块肌肉都开始蠕动,如同一架紧密的杀人机器,预热完毕,开始运转。

    二十米...

    十米...

    五米...

    桥底惊变。

    一道明光如同弯弓已久,那弦上之箭终于被轻轻放开。

    宽厚而略有失修的沉泪桥,竟如同水波分开,期间甚至没有发出太大响声。

    刺剑居合,出鞘三寸、半截。

    然后便是一气呵成。

    电光火石之间,尚皇已是必死。

    宋零反应很快,他几乎在感到桥底异常的刹那就出了剑。

    然而高手过招,本就将就瞬间。

    他终究是晚了。

    呲呲...

    刺剑破开了龙架,那刺杀之人无悲无喜。

    “且寄!!”宋零睚眦欲裂,他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心已经沉入谷底。

    他都来不及,尚皇更不用谈。

    这周围,无人能再逆转这事实。

    尚皇慌乱之中,往后仰倒。

    但身子还在半空,那剑已至!

    剑后书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睛。

    “啊啊啊...”

    十多年的时光,使得尚皇已过了青年时光,此时指长胡须颤了起来,死亡之前,他发出凡人般的惨叫。

    生死之间,帝王也和猪狗无异。

    然而刺剑却未能刺下。

    且寄的神色产生了第一次波动。

    因为不知何时,一根稻草从那马车的车顶垂落。

    稻草末端,抵住了刺剑的剑尖。

    这如同神话般的对击,使得这真天罗剑牛宫的绝世刺客傻了眼。

    莫说是他,便是尚皇也傻了眼。

    幸而,且寄反应极快,无论这情形多么不合理,多么诡异,他五指如弹奏,轻轻拨动,而剑尖偏移,如同经天之虹,折转之间,再次刺向尚皇。

    剑势未断,依然一气呵成,只不过从流星变为了弯曲的虹。

    然而...

    又是一根稻草垂下,如同九天雷霆,直接挡住了虹的路径。

    且寄一惊,终于忍不住扬眉抬眼,却见那车顶有一个小小的拳头大小的窟窿,窟窿之外,是一双漠然而温和的瞳孔。

    以及瞳孔之后妖异飘扬着的长发。

    宋零已至,他目光自是扫过那马车车顶。

    冷静如冰的瞳孔骤然收缩,然后便是彻底平复,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