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同福开始 > 第二百三十五章:来俩贼
    言毕。

    老邢冲众人拱了拱手:“伙计们,案情到了这一步,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已经没法继续调查下去了!”

    话音一落。

    郭芙蓉立马开口:“哎哎哎~!这件事情我可以帮忙!我回家让我爹多派点人来!”

    “那感情好啊!”

    闻言,老邢激动的双手相击,冲郭芙蓉连连拱手。

    “四大神捕够不够?”

    “够了!够了!”

    “好,我现在就回屋收拾一下,即刻上路!”

    说完,郭芙蓉一脸兴奋的走到方阳身旁,“方阳,把小黄借我一下,我马上回去召集人马,来帮老邢破案!”

    白了郭芙蓉一眼。

    方阳失笑,郭芙蓉这点小心思怎么瞒的过他,郭芙蓉说去搬救兵,不过就是想趁火打劫,借着这个机会回去看看。

    哪知。

    方阳还没说话。

    佟湘玉立马气势汹汹的对一脸兴奋之意的郭芙蓉开口:“你回啥家?额还没有同意呢!谁允许你回去的?”

    “哎!干什么!”

    见佟湘玉阻止郭芙蓉,没等郭芙蓉反驳,老邢立马一脸严肃的指着佟湘玉,严声喝道。

    “她还欠额不少银子呢!”见此,佟湘玉只得讨好的笑看着老邢,喃喃着。

    “那是你们的事,她现在被衙门征召了,在给衙门办事!你可别使绊子啊!”闻言,老邢想也不想,立马说道。

    “其实小郭不用走的。”

    见此,吕秀才在一旁开口,“有小方这个缉盗顾问在这里,已经足够了的!”

    闻言。

    老邢一瞪吕秀才,接着连忙转身冲方阳拱手道:“方顾问,我绝对没有质疑你办案能力的意思,只不过是想着,这人多力量大,来的越多越好不是!”

    瞥了老邢一眼,轻轻喉咙。

    在佟湘玉等人的注视下,方阳为了早点结束这场闹剧,缓缓开口:“不用去请什么四大神捕了,鸡就是不小心掉下去的,结案!”

    “方顾问,是不是有点草率了?”见状,老邢纠结着脸问道。

    “出了事我负责,你们结案吧!”

    方阳看向老邢,“这事情其实是很明显的,你不要为了点面子,就给百姓添麻烦,只要百姓有安宁的生活就行。”

    说着,方阳看向一旁因听了自己说结案,而松了口气的白展堂,一笑。

    话说完。

    老邢想了想,点点头,对小六和佟湘玉等人道:“结案!这鸡就是自己掉进去的。”

    其实,这个才是老邢的真实的想法,虽然与事情真相有点差距,但也差不了多少。而他刚才纯粹是为了面子在乱编,现在听了方阳的话,这面子……

    还是算了吧。

    “那我们就先走了啊!”

    宣布结案后,老邢冲众人拱了拱手,也不好意思再多待,带着小六往外走去。

    哪知。

    他刚走了没几步。

    “可……”

    只见,一直没说话的大嘴,突然冲老邢的背影抬手,想要说些什么。

    隔空点穴!

    方阳见此,直接点了大嘴的穴,好不容易人要走了,这一根筋的大嘴,别再出什么幺蛾子!

    又把老邢给留了下来,那事情就热闹了。

    等老邢走后。

    方阳解了大嘴的穴。

    “你点我干啥啊,小方?”一能动,李大嘴立马不解的看着方阳。

    方阳摆摆手:“那得问你你刚才想说什么了?”

    “不是!”

    还没明白方阳意思的李大嘴,立马着急道,“小方,我这鸡舍关的可严实了,小红怎么可能自己跑出来,肯定是有人把它给抓出来了。我感觉,这案子就这么结了,那凶手不是就逍遥法外了!”

    “就一只鸡!”

    闻言,佟湘玉忍不住一拍大嘴肩膀,不耐烦的看着他,“老邢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没有小方在,他非要把额们给折腾坏了不可,就这样结案挺好,你别给额再惹事!”

    说完。

    吕秀才等人也是齐声附和。

    只有因为不能回家的郭芙蓉,撅着嘴,一脸的不满。

    见众人都指责自己。

    大嘴左右看了看后,急道:“我这不也是为了大家好嘛,有这么一个贼在这,你们能安心?今天丢鸡,那明天就不知道要丢啥了?后天呢?大后天呢?你说是不是,掌柜的!”

    嘶~!

    闻言,佟湘玉眉头一皱,也是这么个理儿。

    今天只是一只鸡,为了少点麻烦,就让这事儿过去了,那没抓到那个贼,要是以后再出啥大事咋办?

    想着。

    佟湘玉便看向一旁的方阳:“小方,你看这事儿,俺们是不是要在商量商量!大嘴说的也有道理,这个贼不抓住,额心里也放心不下!”

    “没啥放心不下的。”

    方阳一笑,看向白展堂,“我也知道这鸡不是自己跑出来的,就是为了让你们少被老邢折腾。那现在的话……是谁干的就自己出来承认得了,也好让掌柜的放心!”

    话音一落。

    统统一愣。

    接着,包括佟湘玉在内,所有人都开始互相警惕的看了起来。

    听方阳的意思,这个贼就在他们之间啊!

    不一会儿。

    “咳~!”

    轻咳一声,吸引了警惕的众人的目光后,白展堂举起右手,讪笑着,“是我,是我!”

    “啊~?”

    见状,众人都惊讶的看着白展堂。

    几个呼吸。

    “为啥嘛?你干啥把鸡给丢井里?”

    佟湘玉反应过来后,直接开口质问。

    “不是我要丢的。”

    白展堂脸一皱,连忙解释道,“这鸡天天早上叫个不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这一急,就准备让它闭嘴。”

    “那你也不能就这么杀了它啊,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大嘴闻言,立马出声指责白展堂。

    “就是!”众人也是齐声附和。

    “特别是扔井里!”

    吕秀才指着白展堂,“做事太乱来了,要是真污染了水源,那可怎么办啊!”

    “不是,不是!你们听我说完啊!”

    见众人指责自己,白展堂无奈的说道,“我原本只打算教训它一下,哪知道我一抓它,它就叨我。我这一疼,一松手,它就自己扑腾到井里去了!我也不想啊!

    再加个老邢在瞎咋呼,说不准就给我逮牢里去了,我怎么敢当他的面承认。”

    说着,他还白了众人一眼。

    “原来是这样。”

    点点头,明白事情经过后,佟湘玉看向方阳,“小方,你不会把老白也抓起来吧?”

    “当然不会。”

    方阳闻言笑了笑,“这就是个误会,解决了就行!”

    “就是这个道理。”

    听方阳这么说,佟湘玉立马冲众人挥了挥手,“该干啥干啥去,这事儿就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提了。另外,大嘴,你把鸡给捞上来,在井里泡着,别真出了鸡瘟!”

    “哎~!”

    答应一声后,众人立马各自散去。

    李大嘴则是围着井口转悠,琢磨着怎么把鸡捞上来。

    方阳见事情结束,便缓步走进大堂。

    哪知,刚进去,就见老邢带着小六从门外走了进来。

    嗯?

    难道还有什么事?

    上前几步,却听得老邢在和佟湘玉说话,意思就是,今天是他上任捕头的两周年纪念日,想在同福客栈摆一桌。

    大家庆贺一下。

    对此。

    佟湘玉是一口答应下来,还给老邢打五折。

    说定之后,老邢便继续巡街,而佟湘玉等人则开始为晚上的酒席忙活起来。

    入夜。

    客栈大堂。

    众人围坐在长桌边,方阳也被老邢亲自上门请来。

    酒过三巡。

    原本,众人还是吃的很开心的,有说有笑。

    哪知道,中途小六突然就起身,在长桌边走到大门台阶上,一坐,双手撑着下巴,一脸的落寞。

    见此。

    “小六,你怎么了?”

    老邢看着小六的样子,忍不住发问。

    “师父,好不容易等到个大案子,我原本以为能顺藤摸瓜,钓出个大鱼来呢!”

    小六呆萌的看向老邢,一张脸都快要皱到一起了,“哪里知道,查到最后,就是一只鸡不小心自己掉井里了。”

    “那你想怎么样啊?”闻言,老邢摸了摸鼻子。

    “我就想办个大案子。”

    小六立马急速说道,“您都问了多少遍了。”

    等小六说完。

    老邢和方阳等人对视一眼,转身对着小六,伸手冲小六挥舞着:“去,去呀,去办去!”

    见小六不动,老邢一边起身走向小六,一边大声道:“去啊~!”

    见此,小六立马被吓住了。

    摇摇头。

    走到小六身边的老邢,俯身,语重心长道:“你以为我不想办案?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子整天晃进晃出?逮谁跟谁打哈哈啊?整天吃吃喝喝啊?”

    说着,老邢在小六身旁蹲下,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为师就是再无能,这点儿心气总还是有吧?”

    闻言。

    “那您想想办法啊!”

    小六也拍着自己的胸口,大声说着。

    “哎~!有啥办法啊!”

    老邢苦笑一声,在小六旁边的石阶上坐下,麻木的看着前方,“没钱可以慢慢赚,可没贼,你总不能生出个贼来吧!”

    转头,老邢看着小六:“想当年,为师跟你一样,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可世事无常,没辙啊!咱们这治安实在是太好了,别说是贼,连个吵架的都没有啊!

    运气好的时候,能碰上两口子吵架,可一见到我,人家和好了!我连训一句的资格都没有啊!”

    见老邢说的悲苦,佟湘玉等人差点都流下泪来。

    老邢和佟湘玉等人对视一眼后,继续激动的对小六说道:“镇上的商户,个个遵纪守法,两年了,我连个投诉都没接过啊!至于卖淫嫖娼,聚众赌博,从来就没听说过呀!”

    “这不是好事嘛?老邢!”

    白展堂见状,忍不住开口。

    哪知。

    “对你是好事,可对我呢?啊~!”闻言,老邢立马激动的大声说道。

    紧接着,他立马带着小六在大堂跪下,抱拳冲着天空连连拱手,声音悲怆:“老天爷啊,老天爷,你要是有点善心,就给我们爷俩发两个贼来吧!”

    说完。

    “哪怕是偷汉子的贼也行!”小六立马接话。

    “注意素质!”

    闻言,老邢忙拍了拍小六的手臂,提醒他。

    说着。

    两人就依靠在一起,老邢叹息着:“啥也别说了,怪咱爷俩命苦啊!没摊上个乱地方啊!”

    突然。

    小六一把从腰间抽出唢呐,二话不说,跪在地上就吹了起来。

    曲调悲凉,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方阳见这两个活宝的样子,也是无语。

    见老邢起身和众人抱头伤心,而小六就在一旁吹唢呐。

    摇摇头。

    方阳向佟湘玉等人告辞后,就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