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南宫少霆的话,冷武颇觉丢脸的一抹泪,然后带着哭腔道:“南宫叔叔,我不想蹲马步,你和爹爹说,别让我蹲马步了行不行?”

    夜灵兮听到这话,顿时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然后看向南宫少霆。

    见状,南宫少霆却是笑眯眯的说道:“你又不是我的手下,所以我没资格插手你的训练呢,这件事情,还是要你爹说了算。”

    他还不至于在冷秋教育孩子的时候,去管这管那的。

    冷秋是他的属下,但是这不代表他的孩子,也要效忠于他。

    什么能管什么不该插手,他还是知道的。

    ……

    听到南宫少霆的话,冷武顿时跟蔫了气的皮球似的,蔫头耷脑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重新抬眸看向南宫少霆,“可是,爹爹是你的手下啊,你说的话,爹爹不敢不听啊!”

    “你说得对,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爹让你蹲马步,是为了锻炼你的体魄和意志力,我要是不让你锻炼,那不是害了你么?斐言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你现在这么过来的,你看他现在变得多厉害!所以你也要好好训练!”南宫少霆心情很好的说道。

    冷秋家几个孩子,除了冷毅沉稳木讷了些,其他几个,简直就是活宝啊。

    看活宝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呢。

    虽然说,他这样有点恶趣味了。

    ……

    听到南宫少霆的话,斐言的脸蛋变得有些红,但随后要求冷武的时候,也变得更严苛了。

    “小武快站好,你连马步都蹲不好的话,以后怎么变强呢?修炼可比蹲马步还要辛苦的多。站好!”斐言手里的戒尺,在冷武站不稳的时候就打,半点没有平常疼爱五胞胎的邻家大哥哥模样。

    冷武哀怨的看着他,一边哭一边蹲马步。

    爹爹娘亲斐言哥哥甚至南宫叔叔他们,全都不站在他这边,真的好委屈啊!

    但是,他还是得继续蹲马步。

    不然的话,娘亲回头看到他偷懒生气了,一爪子下来,他挨了打不说,马步还是得照蹲!

    小武好委屈,可是说给谁听都没用啊嘤嘤嘤!

    ……

    这时,大白突然凑到了冷武身边,伸出舌头舔了舔他脸上的泪水,“小武别哭,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这样会被瞧不起的!你看我就从来不哭!”

    听到这话,冷武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脏又被扎了一刀。

    大白,你离我远点我不想和你说话!

    我还是个孩子!哭一下怎么了?

    就在这时,大白抬起前腿搭在了冷武的肩膀上,想拍拍他的肩膀,给他点鼓励。

    然而他一腿拍下去,冷武直接一个屁股蹲,跌倒到地面上坐下。

    冷武直接懵了。

    大白也是在这时有些尴尬的爪子僵在半空中,有些讪讪的低头看着冷武惨兮兮的脸。

    ……

    “那个……小武你这么站都站不稳呢?你这可不行啊,虽然你还小,但你也是男子汉啊,我只是轻轻地一碰你你就倒了,这样你长大了,得多弱鸡啊,快起来继续蹲马步!”大白很快收起了心虚,一本正经的说道。

    话落,大白又收起了自己的前腿,然后压低身子,慢吞吞的朝后退去。

    没错,都是小武太弱了的缘故,它只是轻轻地拍了他一下而已,谁知道他居然这么不禁拍。

    而冷武这时,则是哇的一声,嚎哭了起来。

    见状,大白顿时十分心虚的缩到了南宫少霆身后,探出半只脑袋盯着冷武。

    就在这时,其他几个孩子被冷武的哭声吸引了过来。

    “小武怎么蹲在地上哭啊?”冷思上前问道。

    听到这话,夜灵兮轻咳一声,“小武蹲马步,被大白拍了一下,就摔了。”

    冷武什么情况,其他四胞胎,再清楚不过了。

    于是夜灵兮这话一出,其他几胞胎本来是想上前去扶一把弟弟的,结果都立刻齐齐停了手。

    ……

    “小武,你这可不行啊,太弱了!自己站起来!”大哥冷毅,一脸严肃的说道。

    他都能蹲五个时辰了,小武居然还能摔了!

    冷耳亦是蹙起秀眉,“小弟你这样可不行啊,虽然你比我们都晚出生,但是也和我们一样大,就连思思都可以蹲三个时辰了。”

    冷杉摇头晃脑,小小年纪又有话痨倾向,开始说教:“少时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小弟你再不努力,就要被我们甩的远远地了。虽然三哥不介意一辈子保护你,但是你长大了可别觉得丢人,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轻言放弃,快起来继续加油,蹲满半个时辰,三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听到来自同胞兄弟姐妹的话,冷武更受打击。

    “哇!你们都不疼我了!我好命苦啊!”冷武大哭。

    哥哥姐姐们居然也这么说他!

    他只是不喜欢蹲马步而已嘛!

    ……

    终于,冷武的哭声,引来了冷瞳。

    见儿子被一群人围在地上大哭,要不是认识一圈人,冷瞳都要以为他被人欺负惨了。

    不过看到儿子哭的这么惨,她还是上前一脸心疼的将他给抱了起来,“小武乖,不哭了啊,怎么了这是?”

    冷武告状,“娘亲,大家……大家都欺负我!我不想蹲马步不行吗?”

    这话一出,冷瞳的慈母脸,秒变严肃起来。

    “你说,大家都欺负你了?”冷瞳表情冷了冷,却无视了他后半句话。

    冷武还没发现自家娘亲的不对,惨兮兮的点点头,“是的!大家都要我蹲马步,笑话我没有男子汉气概!”

    而且看他倒地居然没人扶他起来,果然还是娘亲最好了!

    ……

    然而下一秒,她温柔可亲最好最疼他的娘亲,一巴掌对他屁股打了下去。

    “你还学会乱告状了你!平常大家那么疼你,你居然为了不蹲马步,就说大家欺负你?”冷瞳面无表情,打起娃来毫不手软。

    虽然他们乖巧懂事的时候,能让她看的心都化了。

    但是架不住孩子多了烦人操心啊。

    再加上这么大的孩子,正是能闹腾的时候,所以就算是亲生的,但不听话的时候,冷瞳也还是会炸毛发脾气的啊。

    更何况,她原本就不是什么温柔款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