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猎魁 > 25、什么毛病
    一双发光的眼睛再度出现。

    不过这一次,宁折对此的表现却平静无比,不再和之前一样感到焦虑惊慌了。

    “异能量……”

    宁折低声轻语:“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说话间他举起一只手到眼前,随即,手掌便开始往外冒出一缕缕雾气般的能量,而他眼中的光亮则开始慢慢黯淡下去。

    这股能量呈浅白色,并不是什么特别鲜艳的颜色。

    只是很快能量就停止了往外输出,而这时他的手掌上只有很微弱,薄如蝉翼的一层。

    此时覆盖在他的整只手上,只是因为太稀薄,使得看上去他手掌中的纹路也清晰可见。

    “这就是……异能量?”

    宁折将手举在眼前,反复观察着这股奇异的能量,就像一个初生婴儿第一次看到世界。

    尽管他的这点儿异能量比起黑风衣,昨晚对付怪物时使出来的那股强大的异能量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就像一杯水跟大河的区别。

    但,他很开心。

    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这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从他坐在床上开始打坐静心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早上。

    宁折心念一动,这股能量便像水渗入地里一样,徐徐的通过他的毛孔进入手掌之内。

    这个过程进行的很缓慢,很生涩,宁折也很小心,就像一个刚学走路的小孩。

    毕竟他没有任何人在一边指导,只能独自一人小心翼翼的摸索,找到后试着操控这股异能量。

    有的时候,小心都可能出现难以预知的意外,要是心大一点谁知道出现什么后果。

    现在宁折对于自己的生命,可是非常珍惜和小心的。

    因为,他忽然明白了当初活下去的原因。

    “爸爸妈妈,我想我明白我活下来的原因了。你们让我活下来……是为了给大家伙报仇吧?!”

    宁折眼前的手死死攥成了拳,将嘴唇贴在了拳头上,心中默念道:“放心吧,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至少在宰了那个家伙之前,我绝不会倒下。”

    当初那场意外,全车只活下来了他一个人。

    还是在重症监护室中昏迷了很久后,才侥幸从老天手中捡回一条命。

    他之所以能够活下来,除了他父母的舍命保护外,还有一部分真的是上天的眷顾,因为当初的事故现场真的太惨了。

    他刚到医院时,虽然还有呼吸,但很微弱,能不能活下来只有很小的机会。

    最后做好最坏打算的医生,也没想到他真的能活下来。

    可是他不懂,为什么车上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

    老天夺走他的父母后,还留他一个人孤独在世上又是什么意思,怜悯他?可怜他?还是故意嘲笑他?

    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他,还想过轻生。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如果,他不希望自己的父母死去,也不希望那场意外中有任何一个人丧生。

    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他们各自的家庭和亲人,或许那天意外发生的时候,他们的家人还在苦苦等待着他们回家……

    可是经过了这两天看到事后,他想,他明白自己活下来的意思了。

    他是为了复仇。

    若是不然,他为什么会忽然觉醒光明之种,得到与怪物匹敌的异能量,同时还找回失去的部分记忆,看到那头造成事故的恶魔……

    片刻后。

    宁折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多了。

    早上从上床开始打坐静心到现在,居然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小时,而且宁折知道这里面大部分的时间用在了静心上。

    宁折先下地活动了下因太久没动而使得气血流动不畅,有些发麻的大腿。

    接着走到桌子边坐下,打开书包从里面翻腾了一阵后拿出个表面漆有些磨损的手机,打开流量后果然发出响声,弹出一个好友申请。

    宁折看到备注的信息是林羽洁,于是通过添加好友成功。

    之后宁折赶紧关掉流量,现在流量贵得要死,他很少上网也有这个原因,将手机塞回书包后宁折顺手拿了本书出来。

    可是翻了几页,宁折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心思去看书了,心里头里想的都是觉醒者和异能量,还有猎魁怪物的事。

    “觉醒者……”

    宁折开始思索起来。

    找到异能量后,他接下来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其它的觉醒者或者组织,看看能否从他们那里得到提升异能量的方法。

    从黑风衣身上他可以推算出来很多事。

    比如,这个世界上的觉醒者数量应该不是很多,至少这个世界上大多数还是正常人。

    此外,这些觉醒者还有一定的组织或者团队,像‘猎魁’应该就是这种觉醒者聚集的组织和团队。

    再比如,大多数正常人应该还不知道那种可怕的怪物存在,因为国内外从没有任何一则媒体报道的新闻或者图片……

    “如果‘猎魁’是一个觉醒者的组织,那么……”

    宁折若有所思道:“除了‘猎魁’以外一定还有其它的组织。”

    既然黑风衣不收留他,那他就自己去寻找一个收留他,可以帮助他提升力量的组织。

    他不在乎这个组织的其它什么事情。

    他只在乎一件事,那就是能不能让他的力量变强。

    宁折在书里看过一句话,说仇恨可以蒙蔽人的双眼,他不知道自己的双眼是否被蒙蔽了,但是他的心中现在确实充满了仇恨。

    “蒙蔽双眼?呵呵,蒙就蒙吧,反正我已被夺去一切,无所谓了。”

    宁折自嘲的笑道:“不然除了我以外,这世上还有谁会记得他们五十多人的仇恨呢?老天之所以要我活着,还赐予我力量,就是为了让我杀那头恶魔啊!”

    若不是如此,那他又怎么会在活下来后还觉醒光明之种,有了可以与那些恶魔战斗的力量?

    这个想法如一颗种子。

    在宁折心中后落地,迅速生根发芽,开始疯狂的生长起来,不可遏制……

    唰!唰!

    在宁折发呆的时候,他听到眼前一阵摩擦的异响,抬头看去不禁愕然。

    只见在窗外凉亭边的那颗五六米的大树上,一个人站在比三楼略低的大树枝丫上,一只手扶着树干,一只脚将伸到他窗外上方的一个枝条,踩下来不住摩擦他房间的窗户玻璃。

    “大叔?”

    宁折有些惊讶道,大树上站着的那人不是熟悉的黑风衣又是谁?

    “下来谈谈?”

    黑风衣看到已经引起他注意了,于是抬脚放开了那根树枝,笑嘻嘻的抬手指了指下方的凉亭道。

    “呃……好!”

    宁折不禁又被他今日的笑脸看的一呆,这家伙到底什么毛病,脸上阴一阵晴一阵的。

    一天一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