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后手 > 第一百一十章 商量
    路承周与廖振东同宿舍两年了,两人在宿舍里正经谈话的次数,不超过三次。

    而且,每次都还是谈工作。

    像今天这样,廖振东主动提出要聊天,还是头一回。

    “副巡座,张记日杂店那边的事情,能不能交给我来负责?”廖振东突然问。

    人黑暗中,他也看不清路承周的表情,就像隔着电话,可以肆无忌惮的说话。

    “你负责?”路承周一愣。

    张记日杂店的事情,现在基本上由张泽远操作,他已经不能与具体经营了。

    廖振东要负责此事,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多刮一层油。

    “如果交给我负责,保证销售量会增加一倍。”廖振东说。

    他虽是路承周的手下,但当巡捕的时间比路承周长几年。

    而且,廖振东还有一个身份,他是帮派成员,三教九流之人都有交往。

    “你怎么保证销售量能增加一倍呢?”路承周不动声色的问。

    “这就是我的手段了。”廖振东嘿嘿一笑。

    “副巡座?”廖振东等了一阵,路承周没有回话,试探着问。

    “明天你与张泽远联系就是,超出部分的利润,可以给你三成。”路承周缓缓的说。

    刚才他确实分神了,廖振东的想法,给了他灵感。

    戴立特意给刘有军发来电话,让他发挥更大的作用,表面上是对路承周特别重视,实际上,是因为路承周表现平平,委婉的提出了批评。

    “多谢副巡座。”廖振东高兴的说。

    “先不要忙着谢我,如果没有翻倍,我可是不依的。”路承周淡淡的说。

    “绝对不会让副巡座失望。”廖振东笃定的说。

    “嗯。”路承周应了一句,没有再吭声。

    廖振东的话,让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身为英租界警务处的副巡官,同时兼任军统、日本特务机关和地下党三层身份,并没有充分发挥这方面的优势。

    戴立提议,让自己去掉军统这层身份,也是为了更好的与日本特务机关接触。

    如果自己真的干出了成绩,也不至于让远在南京的戴立,还特意发来电报。

    廖振东刚才的话,也提醒了路承周,他其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比如说,在自己控制的这三条街,建立一个完善的情报网。

    同时,在英租界建立一个单独的情报系统。

    自己的能力越强,作用也就越大,无论是军统还是日本特务机关,都必须倚仗自己。

    在意识到,戴立的电报,其实含有批评之意后,路承周的想法,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在南京时,戴立对他还是很看重的。

    而现在的这封电报,虽然没有责备,但隐含有失望之意。

    这个才是真正的重点!

    路承周暗怪自己,没有第一时间领会戴立的意思。

    路承周第二天与李向学见了一面,向他汇报了戴立的意思,还有自己的想法。

    “这两年,你能潜伏在军统和日本特务机关,没有暴露身份,已经殊为难得。”李向学倒不完全认同路承周的想法。

    路承周从参加地下工作开始,虽然没有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地下工作者,本就会远离荣誉与鲜花。

    “但还做得不够多,也不够好。”路承周谦逊的说。

    “你现在的职务,确实可以发展一些渠道,但无需建立自己的情报系统。”李向学缓缓的说。

    路承周可以依托副巡官的职务,开拓自己的关系。

    情报人员,交际圈子越大,获得的情报越多。

    如果是大家庭的成员,更有天然优势。

    路承周可以利用自己关系,但不能将他们发展进来。

    路承周是潜伏者,他如果发展自己的情报系统,很容易暴露身份。

    “戴立给我安排了两个表面与军统断绝的方式,但我想了想,觉得都不妥当。”路承周说。

    无论是主动暴露,还是军统突然失联,都不足以让川崎弘完全信服。

    搞情报的,没有一个是傻子。

    那些人不但聪明绝顶,而且疑心很重,一旦起疑,一辈子都会怀疑你。

    “你有什么想法?”李向学问。

    自从路承周利用军统,挖出隐藏在铁路一中的何贺后,他对路承周有了新的认识。

    李向学虽然是路承周的革命领路人,但并不代表,他的经验就一定比路承周多,特工技能就一定比路承周强。

    路承周在军统特警班接受了正规而专业的特工训练,成绩优异,早就是一名出色的特工了。

    “让军统安排一次针对日本人的行动,由我将情报,冒死传递给川崎弘。”路承周沉吟着说。

    这个计划,他还在不停的完善。

    很多细节,需要军统海沽站配合,甚至要南京总部协助才行。

    “目前华北的局势,军统敢惹日本人么?”李向学疑惑的说。

    日本人现在很嚣张,恨不得能与中国方面发生摩擦。

    中国军队,面对日军的挑衅,总是忍气吞声。

    “驻屯军的参谋长酒井隆,马上就要离任了。如果他在离开海沽,在日本人控制的地盘出了意外,日本人有苦说不出。”路承周嘿嘿笑道。

    “这倒可以。”李向学眼睛一亮。

    如果是海沽的日本军官,借军统十个胆,也不敢去招惹的。

    可离任的军官,那就说不定了。

    特别是在日军控制的地区出了事,日本人总不能怪到中国人头上吧。

    路承周将自己的想法,与李向学沟通了。

    他做这件事,既是站在军统特工的立场,更是为了以后更好的为党工作。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路承周就算思维再慎密,也总有失算的时候。

    在李向学面前,路承周可以敞开心扉,将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他既要考虑军统能接受,又要能让日本人相信,更得让暗杀酒井隆的计划天衣无缝。

    原本这样的计划,需要周密安排,再配合准确的情报。

    但路承周手头的信息不足,他只能设计大概轮廓,具体计划,还需要与军统协商。

    “你的想法很大胆,思路也很清晰。如果这个计划成功,你以后的任务就更重了。”李向学望着路承周,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关心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