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24.绝杀
    “砰”

    庞大狰狞,全身缠绕着墨绿色邪火的恶魔卫士倒在了地面上,它腥臭的鲜血在周围冰冷的海水中逸散开,格洛库什手提着自己的黑色战斧,他回头看了一眼,在身后,那些被他复活的兽人尸体们,正在艰难的抵抗着从后方追来的恶魔们。

    而在他身边,是全身浴血的雷德.黑手,这也是目前还活着的唯一一个兽人了。

    “走!这里不能待了!”

    格洛库什一马当先的冲入黑暗中,雷德左右看了看,他咬了咬牙,提着自己的血红色战刀,跟着这来历不明的死亡骑士冲入了黑暗里。

    雷德不认识这个死亡骑士,但他应该感谢他。

    在被玛维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正是驱使着死尸的格洛库什救下了他,他不知道这个死亡骑士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目前来看,这死亡骑士对他抱有善意,而且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雷德能感觉到一抹熟悉,古怪的熟悉。

    “黑手,来找我...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了。”

    泰瑞昂的声音在格洛库什脑海里响起,而跟随着这声音,死亡骑士就能感觉到泰瑞昂的位置,他在黑暗中停下了奔跑的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雷德.黑手,最终,他摇了摇头。

    “跟我来!”

    格洛库什转换了方向,走入了眼前的岔路中,这一次,雷德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疑惑,他伸手抓住了格洛库什冰冷的手臂,大声问到: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到底是谁?”

    “我谁也不是!”

    格洛库什头也不回的挣脱了雷德的手臂,他沉声说:

    “你就当我闲得无聊吧,走!没时间浪费了!”

    两个兽人一前一后穿越过黑暗的宫殿,在坍塌的隧道中,几乎到处都是巡逻的狂躁恶魔,艾格文的封印似乎已经彻底复原了,恶魔们无法在穿越传送门到达这里,而被困在其中的恶魔们则发了疯,任何会移动的生物,都成为了它们的狩猎目标。

    这黑暗的神庙已经彻底变成了地狱。

    “砰”

    格洛库什一脚踹开眼前腐朽的大门,冲入了一个大平台上,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平台中央的泰瑞昂,后者正以一种暧昧的姿势,抱着一名守望者,恍如亲吻一般,但他的嘴角还带着血渍,而那守望者的身体正在以一种诡异的姿态颤抖着。

    这一幕同样被雷德.黑手看在眼里,当泰瑞昂的目光转过来的时候,兽人下意识的举起了武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唔...你打扰了我的进食,雷德.黑手!”

    泰瑞昂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他放开手,怀里眼神迷离的守望者少女坠向地面,又被从黑暗里跳出来的娜萨抱在怀中,在娜萨身后,是3个已经转化完成的血仆。

    泰瑞昂的仆人忠实的履行了他的要求,为他带来了4个同伴,其他的守望者要么已经被玛维寻获,要么已经死在了恶魔手里,这是最后的几个了。

    “吸人血的怪物!”

    雷德.黑手是个典型的兽人,哪怕在此时糟糕的处境里,他说话也有些不经大脑,这句话让泰瑞昂的眼睛眯成了一个危险的弧度,格洛库什则上前一步,挡在了泰瑞昂和雷德之间,他沉声说:

    “其他人呢?”

    “他们就快来了。”

    泰瑞昂的眼睛眨了眨,他不再去看雷德.黑手,而是扭头看着前方的通道,他轻声说:

    “古尔丹就在那里,我很高兴他逃过了恶魔的追杀,而这里是离开这地狱的唯一通道,在水中要对付纳迦不容易,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他!”

    另一边,食人魔古加尔站在黑暗的巢穴中,他眼前的血肉大茧的外壳已经变得干燥,变成了一层真正的硬壳,还长满了血肉的倒刺,看上去异常的古怪,不过这血肉巨蛋内部却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这一点古加尔能轻而易举的感觉到。

    “咔”

    黑色的蛋壳裂开了一条缝隙,这一声响动让古加尔瞪大了眼睛,下一刻,一支沾满恶心粘液的绿色手臂从那裂痕里伸了出来,将这蛋壳彻底撕开。

    “呼...呼”

    古尔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在接受了塔隆戈尔的尸体用来承载灵魂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呼吸过了,只有失去了一样东西,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它的珍贵,当那潮湿的空气被吸入鼻孔的时候,古尔丹感觉自己如同新生。

    他坐在血肉的蛋壳上,他举起双手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那确实是新鲜的血肉,充满力量,甚至就连被魔能腐蚀的旧伤也一起被祛除,整个人纯净的像是刚刚诞生一样。

    “这身体...这...这简直像是奇迹!”

    古尔丹的声音也恢复了曾经的音调,那是他还没有沾染邪能之时的低沉声音,他抬起头,看着古加尔,后者甩手扔过来了一件长袍,食人魔耸了耸肩:

    “惊讶够了吗?(我的兄弟,该走了!我们的命运可不在这里!)”

    “我很想知道,古加尔。”

    古尔丹挥了挥手指,绿色的火焰在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上烧过,将那些粘液蒸发干净,他拍了拍胸口,满意的站起身,一边穿着长袍,一边低声问到:

    “对于我们的主人而言,这种凭空造物的血肉操纵,是否能称得上伟大呢?”

    这个问题让古加尔楞了一下,食人魔法师摇了摇头:

    “不!这算不上伟大!(血肉是一种祝福,古尔丹,我们的主人曾经将这种祝福洒遍整个世界,将泰坦留下的战士们变成了脆弱的血肉之躯。)”

    “这个世界是建立在主人的伟大之上的!(文明的纪元就是由主人亲手开启!)”

    这个回答并不能让古尔丹满意,穿好了长袍的兽人术士伸手接过食人魔递过来的萨格拉斯权杖,他轻咳了一声,习惯性的躬起了身体,又变成了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他摇了摇头,耳中的低语变得清晰了一些。

    “你可真是会拍马屁,古加尔,但主人需要的不是赞美,它需要的是实际行动...走吧,我们去实现主人改造世界的伟大愿望。”

    术士迈步走向了洞穴出口,在他身后,食人魔的三只眼睛紧盯着他。

    古加尔能感觉到,古尔丹虽然被深渊之神用血肉威能重塑躯体,他表面上也顺从的接受了深渊之神的信仰,但实际上,这兽人术士对于这种信仰并不忠诚,简直毫无忠诚可言。

    这很容易理解,作为一名曾经服侍过大恶魔的术士,他见识过太多太多的伟大力量,如果那位深渊之神想让他彻底服从,那么它还得更努力一些,让古尔丹看到更多值得追随的奇迹。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术士,凡事不论善恶,只论收获!现实的让人无可奈何。

    在洞穴之外的纳迦们封锁了通道,这地下巢穴本就四通八达,恶魔们在水中的战斗力也不是纳迦的对手,这些全身长着鲜艳鳞片的软体动物在水中就像是真正的蛇一样,速度极快,大都是手持三叉戟的纳迦战士,偶尔还会从水中出现一个手握法杖的法师,它们时不时用上古精灵语交流两句,那闪耀着恶毒光芒的双眼总会在古尔丹和古加尔身上扫过。

    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善茬,战斗力恢复的他们也不害怕这些水下的杀手,他们在黑暗中淌着水前进,跟随他们而来的人都已经死在了萨格拉斯之墓外面,而根据古尔丹的计算,如果再不加快速度,艾格文留下的结界很快就复原,一旦这墓穴再次沉入水下,所有人都会被困在其中!

    虽然纳迦们肯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但深海之下的恐怖,古加尔和古尔丹可都不想尝试一次,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萨格拉斯之墓的入口处。

    古尔丹拄着手里的权杖,他能感受到这萨格拉斯的权杖里强大的空间力量,但他却丝毫不敢使用它,军团已经知道了他的背叛,一旦被黑暗泰坦感知到他的存在,他绝对就十死无生了。

    术士可从来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因此在找到真正使用它的方法之前,古尔丹只是把这神器当成一把手杖在用。

    他漫步踏上眼前布满了水渍和湿滑苔藓的阶梯,在新生的躯体感知中,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周围魔力的变化,他暗红色的眼珠里闪过一丝惬意。

    “只要越过这个平台,我们就能...”

    古尔丹的声音被打断了,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平台中央的身影,眼中的愤恨几乎无法用语言来衡量,他的手指握紧了手中的手杖,指骨之间想起了咔咔摩擦的声音,古加尔随后登上阶梯,他也看到了阶梯的平台之上,在通往萨格拉斯之墓入口的方向,几个身影或站或坐,死死的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古尔丹,你可真够慢的!”

    泰瑞昂坐在一个不知道从哪搬过来的破碎的石头王座上,从萨格拉斯之墓顶端照下的冰冷光柱正好打在他的王座前方,让他黑暗的身影看上去有些模糊,这唯一的一道光分开了阶梯两侧,让周围的黑暗更加渗人。

    他十指交叉,放在胸前,他的目光放在眼前古尔丹复苏的躯体上,而伴随着他从王座上站起身,背后的黑暗双翼一点一点的张开,那被黑暗更深沉的力量在潮湿的空气中翻转,而那腹部腰带上用锁链禁锢的两个颅骨怎么看怎么显眼。

    在他身后,格洛库什和黑手站在左边,塞伦特和露米娜斯站在右边,更远的地方,全身覆甲的罗格里奥靠在墙上,他的盔甲上沾满了恶魔的血肉,而两位血法师则将自己的法师帽整了整,晦涩的魔力的波动在两人周围亮起。

    还有那些躲在阴影中的血仆守望者们,在泰瑞昂的意志命令下,她们已经围在了古尔丹和古加尔身边,随时都能发起致死的攻击。

    “你的身体是新主人给你的恩赐吗?”

    泰瑞昂的声音平静而冷漠,就像是说着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

    “是因为你尾巴摇得好?还是因为你的惨叫声很悦耳?”

    “泰瑞昂!”

    古尔丹的左手张开,暴躁的邪能在他手中翻滚着,他暗红色的眼珠死盯着眼前的泰瑞昂,他一字一顿的说到:

    “你怎么敢出现在我面前?这具躯体纯洁而强大...我会用我的拳头,把你的每一根骨头都砸断!我发誓!”

    “恩...啧啧,手里的武器不错嘛!但你真的敢用它吗?古尔丹,你确定你要召唤恶魔?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

    泰瑞昂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古尔丹手中的权杖,以及身后涌动的邪能传送门,这一句提醒让古尔丹悚然一惊,当即撤去了召唤恶魔的法阵,将手里的萨格拉斯权杖也扔在一边。

    他的背叛已经被基尔加丹知晓了,一旦召唤恶魔,他的行踪会立刻暴露,到那时候,在整个萨格拉斯之墓里到处乱窜的恶魔们会顷刻间扑过来将他撕的粉碎。

    死里逃生的经历有一次就足够了。

    “不需要召唤恶魔!(我们依然有数量优势!)”

    古加尔的喊声在黑暗里响起,下一刻,躲在阶梯下水流里的数百只纳迦就在古加尔的呼唤下,顺着阶梯冲上了平台,在上方传来的微光照耀中,那些全身湿漉漉,但直起身体也有两米高,全身覆盖着显眼的鳞片,背后长着鱼鳍,握着三叉戟的软体动物嘶吼着,如野兽一样。

    他们如蛇一样的行动方式带起了沙沙的声音,飞快的将泰瑞昂和他的黯刃骑士团包围了起来。

    在数百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的直视中,古尔丹上前一步,他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残忍的愉悦。

    “你最终还是棋差一招,泰瑞昂,我承认,你麾下的死亡骑士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那又怎么样呢?”

    他伸出左手,一团纯粹的魔力在手心里汇聚着,照亮了他扭曲的脸:

    “在这里!这个充满恶魔的神庙!这里将成为你葬身的地狱!”

    “杂碎到哪里都能找到臭味相投的小杂碎...”

    泰瑞昂环视了四周,他歪着脑袋,打量着胜券在握的古尔丹:

    “你找到了新朋友,很好...但古尔丹,我也有了新朋友,请允许我为你介绍,我的...死灵大军!”

    “嗡”

    第一道幽光在平台上方亮起,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不到2秒钟的时间,天空中已经被密密麻麻,重叠在一起的怨灵们笼罩了起来,她们中的每一个都面目狰狞,双眼赤红,带着对生者无与伦比的憎恨,她们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古尔丹和他的纳迦们身上。

    数千名怨灵同时出现,让这宽阔的平台周围都笼罩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冰霜,而那些纳迦更是惊慌失措了起来,在泰瑞昂身后,怨灵们的三位领主握紧了武器,对于这些打扰了死魂宁静的生者,她们眼中满是厌恶,就算没有和泰瑞昂的联合,只要古尔丹敢踏入精灵墓园,她们一样会撕碎这些生者。

    “来啊,开导开导我...古尔丹!”

    泰瑞昂扔出一记死亡之握,将地面上黑色的萨格拉斯权杖抓在手中,将它扔进了自己的储物指环里,然后又伸手接过塞伦特递过来的战戟,死亡能量缠绕在武器之上,他将利刃对准了沉默下来的兽人术士,他眼中的目光阴森如冰。

    “战火遍地的焦土上布满了零碎的死尸,你们即将全军覆没...你以为你是谁?”

    “你我之间已经纠缠的够久了,而你以为投靠了新的主人,你就有权力...逃过这一切?”

    “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