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129章 堂主
    青湖上,一片沉寂,只能听到水浪拍击声。

    薛镇北的这一败,是所有内门圣徒都难以接受的结果,犹如是心中的一座武道圣山,被推倒了一般。

    不知过去多久,其中一艘大船上,走出一道身形微胖的身影,道:“这一战,的确是薛镇北输了一筹。”

    有人认出,那个身形微胖男子的身份,乃是《龙榜》第八的张颉。

    顿时,众人了然,也只有张颉这样的人物,才不怕得罪薛镇北,第一个站出来。

    张颉这一次,是不得不承认,先前看走了眼。

    许大愚的强大,超出他的预料,藏锋更是让他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两个人,绝对值得一交。

    至于薛镇北,张颉和他本来就不对付,再得罪一次又如何?

    有张颉带头,别的内门圣徒也就没有什么顾忌,纷纷附言。

    最后只有那些善人家族的子弟,依旧保持沉默,一个个内心都极其难受。比他们自己败了,还要难受几分。

    毕竟薛镇北代表的是,善人家族子弟的最强战斗力。

    奇峰顶部的众人,也都目瞪口呆。

    “藏锋那个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战斗力堪称变态的大个子?”解媗那张俏脸,依旧还挂着震惊的神色。

    解藏剑脸色复杂,轻叹道:“先前所有人都小瞧了他们,这一战之后,内门中,恐怕没有几个人再敢与他们作对。”

    此刻,内心最痛苦、最不甘、最愤怒的人,莫过于薛镇北。

    本来突破到《大武经》第十三重天,他信心大增,有整个天地都在掌控之中的豪气,准备来奇峰岛一雪前耻,当着众多内门圣徒的面,击败谢紫涵,奠定自己命师的无上战威。

    然后,再东去白帝城,参加名侠风云会,与白劫五公子争当世之雄。

    “要向苍天借日月,映照乾坤主沉浮。”

    可惜,境界突破后的第一战,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傻大个击败,他心中的万丈豪情瞬间被打入深渊。

    “再战一场,我一定能赢。”

    薛镇北瞪向许大愚,眼中密布血丝,手中涌出浑厚的元气注入乌金长矛,长矛的尖部,顿时涌出三道夺目的电光。

    林刻道:“不行,你已经败了,得先兑现承诺。我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若是耍赖……哏哏,先前顾鹤师兄可是说过,谁耍赖,谁以后就不准两只脚走路,只能爬着走。”

    薛镇北的眼神锐利如剑,瞪向顾鹤。

    顾鹤的脸色一片惨白,很想抽自己两巴掌,当时为什么要多嘴?

    就在刚才,薛镇北突然想明白,自己并不是真的弱于那个傻大个,而是突破境界后太过膨胀,轻视了对手,所以才输了一筹。

    对方全力以赴,而他却目中无人,自以为天下无敌,不败才怪。

    “该死,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薛镇北急需再战一场,挽回丢失的脸面和声威,道:“刚才的一招赌战,的确是我输了一筹。大愚兄焰掌无敌,神勇无双,堪称当世豪雄。我们能否再痛痛快快的战一场,不再有什么规则束缚,只分胜负,只为战个天翻地覆。”

    许大愚心思单纯,被薛镇北这番话骗得心绪激荡,准备上前去战。但是,林刻却将他拦了下来。

    薛镇北终于看了出来,眼前这两人,一个勇,一个智,只要解决了其中任何一个,另一个都不足为惧。

    因此,薛镇北暗施手段,体内元气向右手中指汇聚,随即弹了出去。

    一道元气指劲飞出,直冲林刻胸口的膻中穴。

    林刻自然猜到薛镇北会针对他,一直都将元神释放出来,笼罩方圆数十丈的区域。在薛镇北调动元气的一瞬间,林刻已经判断出,他要动用什么招式。

    因此,林刻先一步闪掠出去,出现到三丈之外。

    “好快的反应速度。”

    薛镇北意识到,那个戴着面具的内门圣徒,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弱。

    不再轻敌,全力以赴。

    “好厉害的身法,原来藏锋师弟竟然也是一个高手,不如,你来与我一战。若是我再败,我今天便在这奇峰岛上,向你们二位磕头拜师。”

    说出这话的时候,薛镇北已经攻了出去。

    手中的乌金长矛,释放出十多道雷电光芒,向林刻所在的方位横扫,发出“噼里啪啦”的气爆声。

    林刻施展一步诀,急速后退。

    可是,雷电的速度更快,宛如十多柄紫色天刀穿梭在空气中,离他越来越近,仿佛是要将他撕碎。

    “嚎,休要伤我大哥。”

    许大愚怒吼一声,急速冲了过去。

    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林刻见退无可退,眼神猛的一沉,正要和火焰小鸟合二为一,激发出炼体战兽的力量。可是,就在这时,远处的竹林顶部,飞出一道黑色身影。

    她的速度,似乎比雷电还要快。

    几乎只是一个刹那,身穿一袭黑袍的谢紫涵,便是横移到林刻的身前,一只羊脂玉般细腻的手掌向前一拍,一片黑色寒冰筑成的墙,“哧哧”的凝聚出来。

    就连雷电元气都被冻住,无法传递到她和林刻面前。

    薛镇北的乌金长矛,劈在冰墙上,划出一长串火花,仅仅只是留下一道半尺深的痕迹,没能将冰墙破开。

    林刻距离谢紫涵极近,脸几乎可以触碰到她的发丝,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不过,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冰寒,比一个雪人都要冰冷十倍。

    林刻不禁在想,就算她面具下的容颜美若天仙,恐怕也没有男人会喜欢上她。

    碰她一下,都会冻得手指发麻,更别说做别的事。

    不过,想到谢紫涵为他挺身而出,以前那嚣张、不可一世的可恶形象,似乎变得浅了一些。

    “多谢……”

    林刻正想说出感谢的话,谢紫涵却一掌拍碎冰墙,背着双手,向前走去,依旧是一副不可一世的骄横模样,道:“薛镇北,你连我随手凝结成一道冰墙都打不破,还想挑战我,你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薛镇北的确很心惊,刚才他那一矛是全力以赴攻出,别说是一面冰墙,就算是一面铁墙都能打穿。

    “这个谢紫涵到底是什么来头,修为真的是深不可测。”薛镇北紧捏乌金长矛,在考虑要不要再次发动攻击,施展绝招碎云神。

    可是,万一依旧敌不过谢紫涵呢?

    先是输给许大愚,若是再败给谢紫涵,那他薛镇北必定成为青河圣府最大的笑话,风头将盖过“悬崖裸吊,白氏兄弟”。

    越想越气。

    谢紫涵是两年前出现在青河圣府,来历相当神秘,几乎无人知晓她的真实身份,只知道,在《龙榜》挑战赛上,一招击败当时《龙榜》排名第七的张颉,占据奇峰岛做为修炼之地。

    从此之后,她几乎从来没有公开与人战斗过,似乎已经满足《龙榜》第七这个排名,又或许,她参加《龙榜》挑战赛,根本没有想过凭此扬名,只是想要获取一座岛屿修炼而已。

    总之,谁都不知道她的真实实力,达到了什么层次?

    正是出于好奇,薛镇北才去挑战了她一次,想要试探她的修为,结果惨败收场。

    薛镇北还在犹豫,要不要战斗的时候,却是听到谢紫涵的一道冰冷声音:“薛镇北,你夜闯奇峰岛,聚众打斗,扰乱圣府秩序。知道这是违反了圣规的第几条?”

    “谢紫涵,你想拿圣规来压我?”薛镇北眼神一凛,不再犹豫,准备挑战谢紫涵。

    谢紫涵又道:“你做为《龙榜》第五的师兄,却欺负实力弱小的内门圣徒,这又是违反了圣规第几条?”

    欺负弱小?

    “谢紫涵你好诛心,这是故意想要贬低我,对吧?他们都弱小,我算什么?”

    继而,薛镇北狂笑出声:“哈哈!没错,我就是欺负了他们,我就是扰乱了圣府秩序,你能把我怎么样?要战,我不惧你。”

    谢紫涵道:“好!既然你认了,那就按圣规处罚。”

    “就算处罚,也是天刑堂的事,怎么都轮不到你。”薛镇北根本不在乎什么处罚,因为薛家有一位长辈,乃是天刑堂的大长老。

    堂主常年闭关修炼,天刑堂一直都是两位副堂主和大长老主持。

    有大长老在,只要薛镇北不杀人,别的圣规怎么犯,也不会有事。

    “是吗?”

    谢紫涵将代表天刑堂堂主的令牌取出,亮给他看,道:“本堂主就在你面前,你还敢如此嚣张,你是觉得青河圣府已经没人制得了你吗?”

    ……

    最近熬夜太多,身体直线下降,前两天一不小心就感冒了,昨天有加重的迹象,头很痛,思维转得很慢,如果写了什么bug,希望大家能够指出来。

    对了,今天星期一,还是得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