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162章 血斋之秘
    “据说,那个魔女,此次乃是冲着聂仙桑而来。因为血斋上一位天赋绝顶的传人,乃是死在聂仙桑和林刻手中。夺走本该属于聂仙桑的星女之位,只是她要做的第一步。”鲁方道。

    林刻脑海中,浮现出聂仙桑那双凄楚动人的泪眼,心中生出无尽的关切和怜惜,眼神不禁一寒,道:“那个魔女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是否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

    鲁方仔细回想,却又摇头,道:“倒是见过她的模样,身穿一袭紫衫,容颜堪称绝世惊艳,当时,给我造成了巨大的震撼。可是,听了她的血魔天音,我却怎么都无法回想不起她的容貌,就像水中的月,被波澜冲碎。又如起雾的园林,看不清花的艳丽。”

    泠泠仔细回忆,随后脸色大变,道:“我也是如此,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人,居然可以无形中破坏我们的记忆。”

    三大魔盟势力中,属血斋最为隐秘和奇特。

    幽灵宫和暗魔谷,至少还知道他们的总坛,位于什么地方。可是,到目前为止,包括青河圣府都不知道血斋的具体位置,只知道,那是一座修道之地,只收天分高绝的女弟子。

    血斋几乎都是隐世修炼,很少有传人出现到公众视野,可是,一旦选择出世,必定是绝顶高手。

    血斋看似隐世修道,与世无争,几乎从来不亲手杀人,但是,实际上因为她们在背后操控,却引发了无数杀戮。

    因为那群魔女,间接而死的人,比幽灵宫和暗魔谷加起来还多。

    而她们,却趁此机会,收集人血,使用诡异莫测的魔道秘术,吸收那些血液,提升寿元,淬炼肉身体质,修炼绝世邪法,可谓是歹毒至极。

    据说,血斋中有一座血湖,长达十里,乃是古往今来无数人类的鲜血汇聚而成。由此可见,血斋之恶,实在是令人发指。

    十里血湖,千万沉尸。

    林刻道:“血斋有五种小乘上人法,皆是独步天下的绝学,号称五大天。我只见过空冥梵天剑和天女踪行这两种,皆是高深莫测,两者配合在一起,足以跨越两重天与武者交手,而不败。”

    试想一下,若是有人以第十三重天的修为,对抗第十五重天的武者,那是何等强势风姿?

    在这一刻,林刻想到了当初死在他剑下的青灵秀,那位血斋的绝代魔女,就是将两种小乘上人法都修炼成功。

    那青灵秀,人如其名,可谓是钟天下之灵秀,美丽至极,温婉如玉,犹如天下灵气汇聚而成的先天精灵。

    在船上,初见她的容颜,就连年少的林刻都为之惊叹,无法将她当成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魔道妖女。

    若不是青灵秀嫉妒聂仙桑比她更胜一筹的美貌,想要将聂仙桑毁容,林刻恐怕也是难以对她痛下杀手,一剑刺穿她的心脏,将她打落下惊觉崖,摔得尸骨无存。

    那已是两年前的事。

    林刻又道:“据说,血魔天音在五大天之中最为玄奇诡妙,也最难修炼,只因它不仅仅只是一种音波上人法,更能攻击武者的灵魂和元感,几乎无法抵御。你们应该是被血魔天音,无形的攻击了灵魂,所以才记不住她的容貌。她叫什么名字?”

    “我们不知。”

    鲁方和泠泠皆是摇头。

    本来三大商会相互争斗,已经让这场盛会,变得暗潮涌现。随着三大魔门势力掺合进来,白帝城的局势,无疑是更加诡异莫测,杀机密布。

    对林刻而言,却是一件好事。

    白帝城越混乱,易一和天晟才不会将精力放到他的身上,而是要疲于应付各方势力。

    “要不要将血斋传人的消息,告诉聂仙桑,让她多提防呢?”

    林刻轻叹一声,自嘲的一笑:“我在想什么?自己都处在生死边缘,竟然还想多管闲事。聂仙桑的身边有天晟,也有玄境宗的大批高手,血斋传人应该也奈何不了她。”

    虽然天晟阴险、伪善、手段狠辣,但是林刻却知道,他对聂仙桑是真的喜欢。

    天晟对他的恨,恐怕多半都是因为嫉妒,聂仙桑与他走得更近。

    林刻的目光,在泠泠身上扫视了一眼,突然想到一个引出蚕心的方法,于是问道:“泠泠,有多少人见过你的真面目?”

    “见过我真面目的,倒是不少,可是还活着的,却不到十人。而且,那些人在幽灵宫,至少都是副堂主以上的身份。”泠泠道。

    林刻的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道:“如果从现在开始,你以艳婢的身份,跟在我身边,而我却变成了蚕心。那么真的蚕心,会不会主动来找我?”

    泠泠惊呼一声:“公子想以自己为饵,引蚕心现身?万万不可。”

    “有何不妥?”林刻道。

    泠泠黯然道:“蚕心的修为高深至极,就算我们三人联手,也休想伤到他,说不定还要被他尽数杀死。”

    林刻大笑一声:“这一点,你倒是可以放心,既然要对付蚕心这条大鱼,我又怎么可能不请青河圣府的高手相助?”

    选择泠泠,而不选择鲁方,那是因为泠泠随时都戴着斗篷,只有幽灵宫的高层见过她的真面目。

    而见过鲁方的人,却多不胜数。

    带着鲁方,说不一定会将蚕心的敌人给引出来,成为天下公敌,到时候,林刻这个假蚕心,麻烦就大了!

    此事还得从长计议,细细斟酌,毕竟要对付的乃是幽灵宫最天资纵横的高手,对方不是泛泛之辈。

    ……

    吴畅、封小芊、鸠灵鹫、张颉找到林刻的时候,他正在一条小溪之畔,清洗身上的伤口,袒露那能够迷倒万千少女的上半身,身上一块块肌肉,匀称而充满美感。

    也不知,是日精月华对身体的不断洗练,还是修炼战王图的原因,林刻的身体,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玄妙,皮肤内,似能够迸发出仙光神芒,一根根肌肉线条仿佛能够与天道合而为一。

    张颉的眼神惊叹不已,哪里能够想到,林刻能够杀死徐东林,钉住姚妃月,力战四大魔道高手,似乎还取胜。

    “张颉师兄,你看我的眼神,让我感到很没安全感,总觉得你对我有某种企图。”林刻笑了一声。

    张颉哈哈大笑,道:“我若是一个女子,恐怕真的会被藏锋师弟的身材迷倒。可惜,这一世是没有办法了,或许下一世还有机会。”

    林刻将地上的白龙武袍捡起,正要穿到身上。

    “等一下。”

    封小芊走了过去,眼神关切,取出一盒天愈散,使用那纤纤玉指,帮他敷到手臂和肩膀的一处处伤口上。

    旁边站着的三位男子,无不羡慕,只恨受伤的不是自己。

    可是,他们却知,自己若是受伤,未必能有如此待遇。

    在封小芊为他敷药的时候,林刻的目光,却在打量站在张颉和鸠灵鹫之间的那道挺拔身影,眉目英秀,目光深邃,有着一股说之不出的气质。

    根本不用元神探查,林刻也感觉到他的修为更在鸠灵鹫之上,绝对是龙榜第一的吴畅,府主的唯一弟子,青河圣府万千圣徒的精神领袖。

    等到林刻重新穿上白龙武袍、二星元器背心、幻形衣之后,吴畅才开口,问道:“战奴和艳婢,去了哪里?”

    “逃走了,我没能留住他们。”

    林刻有意让鲁方和泠泠一起对付蚕心,之后,自然是要放他们一马。

    可是,此事告诉了吴畅等人,他们二人至少都会被送至万恶星球,甚至,直接被处死。林刻不是出尔反尔的人,自然不会那么做。

    吴畅眼神骤冷,道:“真的逃走了?”

    “对付徐东林和姚妃月,我已经受了伤,无力留下他们二人。”

    继而,林刻又道:“大师兄,不会怀疑我是故意放走他们的吧?”

    吴畅眼神锐利,仿佛天下没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道:“没错。”

    封小芊颇为不悦,道:“大师兄,你的怀疑有些过分了,藏锋若是故意放走战奴和艳婢,为何要杀死徐东林,擒拿姚妃月?”

    鸠灵鹫和张颉也都皱起眉头,觉得大师兄今天的做法,对藏锋不公。毕竟,藏锋刚刚拿下幽灵宫的两大高手,立了大功。

    吴畅却不理会众人的目光,死死盯着林刻的双眼,道:“既然你拥有擒拿姚妃月,杀死徐东林的实力。为何小芊被刺杀的那晚,你却故意装作不敌姚妃月?”

    “我没有装,当时我的确不是姚妃月的对手。”林刻道。

    吴畅道:“你不觉得,自己的话,自相矛盾吗?难道短短数天,你的实力,能够从不敌姚妃月,提升至魔道四大高手都不是你对手的地步?”

    “事实就是如此。”林刻一分不让的说道。

    “那我倒要试一试,你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强?”

    吴畅依旧背负双手,从容站在原地,身上的气势却猛然一变,汹涌惊天的元气,却如同江海之水翻天覆地的涌出去。

    在这一瞬间,在场的另外几人,林刻、封小芊、鸠灵鹫、张颉,都生出一种风雨飘摇之感,仿佛四只海上的小船,随时都要被大浪击沉,心中不禁惊骇万分。

    ……

    等更新的各位读者朋友,可以去看小鱼的另一本小说万古神帝,已经六百多万字,肥得很。

    万古神帝:

    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张若尘,被他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杀死,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八百年后,张若尘重新活了过来,却发现曾经杀死他的未婚妻,已经统一昆仑界,开辟出第一中央帝国,号称“池瑶女皇”。

    池瑶女皇统御天下,威临八方;青春永驻,不死不灭。

    张若尘站在诸皇祠堂外,望着池瑶女皇的神像,心中燃烧起熊熊的仇恨烈焰,“待我重修十三年,敢叫女皇下黄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