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171章 再赌
    纵使以薛镇北的城府,听到这话,脸色也变了又变,再没有一丝笑意。

    “好大的口气,在香臣姑娘的花船上,岂能容你如此放肆?何须镇北兄出手,我左无言来会一会你。”先前那位大武经第十二重天的名侠豁然起身,语气冷沉的说道。

    此人,是积分超过一百的大名侠,自然底气十足。

    林刻瞥了他一眼,道:“想与我战,你代表的是薛镇北,还是李香臣?”

    若是代表薛镇北,那么,他接不住林刻十拳,就要被断双腿,被废双臂。

    若是代表李香臣,那么,他输了,李香臣的票数,就要输给林刻一部分。

    左无言先是一怔,随即明悟过来,不中计,道:“我代表的,自然是我自己。”

    “那你退一边去,没资格与我一战。”林刻挥了挥手。

    左无言的实力,在这艘花船上,足以排进前十,却被如此无视,顿时一众名侠全部都被激怒,纷纷扬言要将林刻打趴在地上,扔进天境湖。

    苏妍虽知林刻如今的实力非同小可,可是,花船上,高手如云,个个都名气斐然,因此,心中担忧了起来。

    她也以为,林刻是为她出头,才来找薛镇北的晦气。

    正要劝林刻,却先听到林刻的长啸声:“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与我一战。今晚,凡是出手者,只能是代表薛镇北,或者代表李香臣。谁敢?”

    林刻是故意表现得这么狂,激他们出手。

    原因有三:

    第一,林刻的心中,是真的很愤怒。

    无论别人如此算计他,他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最理智的心态去面对。但,若是算计他的家人和兄弟,无疑是在触了他的逆鳞。

    第二,只有激他们出手,才能为苏妍赢回票数,重新回到前十。

    只有夺得前十,苏妍在原始商会才能有一定的话语权,不至于任商万楼摆布。

    第三,林刻最近一段时间,修为和力量提升太快,需要在激战之中,才能将所有力量融会贯通。从而,实力更进一步。

    岸边和另外八艘花船上的武者,全部都向李香臣的花船望去,无不吃惊。

    以一人之力,挑战一船的高手。

    苏妍是从哪里请来这么一个狂徒?

    原始商会的琼殿,建在天境湖畔,高达数十丈,坐在顶层可以俯看整个天境湖的夜景。抬头仰望,又能看见明亮皎洁的皓月,可谓是观景胜地。

    今夜,原始商会总会长之子郭少,便是在琼殿顶层设了小宴,为青灵秀造势。

    此刻他们也被吸引,都望向下方的天境湖。

    郭少是一个俊朗神丰的男子,眉头浓密,鼻梁挺拔,轻轻摇头一叹:“苏妍居然去挑战李香臣,必输无疑。只可惜这一年她的名声太差,否则原始商会无论如何,也会支持她再进一次前十。”

    “咦”

    站在郭少身旁的黎之卿,媚目涟涟,惊讶道:“张大公子,那是不是小师弟?”

    张颉露出一道苦笑,点了点头。

    郭少感到好奇,问道:“什么小师弟?”

    随即,黎之卿将今天在丹云轩发生的事,讲述了一遍,玉脸上的笑容更盛,道:“没想到小师弟居然如此威风,为了苏妍,这是要发怒了!”

    语气中带着调侃的意味,很显然,黎之卿根本不看好林刻和苏妍。只觉得,这位小师弟太稚嫩,也太不知天高地厚。

    青灵秀的曼妙娇躯,斜倚栏杆,向湖面的花船望去,露出一道思索的神色,道:“小师弟不像是没有头脑的人,我反倒是很期待,说不定他能够给我们带来惊喜呢?”

    别的武者,皆是轻轻摇头,觉得青灵秀是在说笑。

    就连对林刻的实力,有所了解的张颉,也都脸色凝重。觉得林刻今晚,肯定是因苏妍受辱,所以做出了失去理智的决定。

    ……

    左无言迎了上去,目光如炬,沉声道:“刚才,我已经与香臣姑娘商量过,可以代表她出战。”

    “好。”

    林刻找来一把椅子,搭在了花船甲板船头的中心位置,让苏妍坐下。如此一来,她正好和远处的李香臣,遥遥相对。

    “藏锋。”

    苏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摇了摇头。

    林刻笑了一声,问道:“你还有多少票?”

    苏妍知道劝不住他,于是取出原镜,查看了一番,道:“还有八万四千余票。”

    林刻目光扫视左无言,道:“我们拿全部票数,与你一战。你敢吗?”

    听到这话,天境湖沿岸立即响起轰鸣声,全部都开始起哄。

    花船上的众人,也脸色微变,无不动容。

    林刻“击杀徐东林,擒拿姚妃月”是几个时辰前才发生的事,薛镇北并不知道。因此,他的脸上,尽是疑惑的神色。

    要知道,林刻上一次公开与人战斗,得追溯到两个月前,与白云歌的那一战。

    当时,白云歌刚刚突破到第九重天,虽然败给了林刻,可是两人的实力,相差并不大。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薛镇北才不屑与他一战。

    “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能够胜过大武经第十二重天的左无言?”薛镇北百思不得其解。

    左无言显然是被镇住,没想到对方会赌这么大,于是,目光向李香臣望去。

    李香臣见识过林刻的厉害,出的招题,将谢知道都难住。

    因此,她也举棋不定,开口道:“苏妍,你最好想清楚,只是一场而已,挑战得这么大,若是藏锋败给了左无言,你将再无翻身的机会。”

    苏妍道:“藏锋可以全权代表我。”

    李香臣轻咬唇齿,道:“按照三大商会制定的规矩,每一场挑战,比拼的票数,不能超过一万票。”

    林刻道:“规矩是死的,只要你点头同意,三大商会自然不会插手。”

    八万四千票,实在太多。

    一旦输了,苏妍固然是彻底失去再争美人榜排名的机会,可是,李香臣输了,也肯定保不住第二名的位置。

    一位名侠,看出李香臣的尴尬境地,站起身,轻笑一声:“阁下是第一次参加美人榜大会吗?难道不知道,美人之间的挑战,都是雅斗,不是武斗。”

    林刻道:“怎么雅斗?”

    “所谓雅斗,就是你们出招题,我们解招题。我们解出来,算我们赢。若是解不出来,才算你们赢。”那位名侠自认为武学造诣精深,对解招题很有信心,傲然自得的说道。

    林刻拱手,道:“多谢这位兄台,给我讲解了美人榜大会的争斗方式。香臣姑娘,你觉得,我们要不要换成雅斗?”

    凡是参加了千机商会名侠夜宴的名侠,一个个都脸色巨变,很想一起冲上去,将刚才说话的那位名侠狂殴一顿。

    让藏锋出招题,就算去把谢知道请出来,也得败。

    那位名侠却浑然不知内情,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香臣姑娘就由我徐祥杰,与他雅斗一场……”

    薛镇北沉声道:“滚。”

    名叫徐祥杰的名侠,心中一沉,觉得薛镇北太不给他面子,道:“薛公子,我为香臣姑娘出谋划策,与你何干?”

    薛镇北气急,道:“香臣,你的花船上,怎么会有这种白痴?”

    薛镇北没有耐心,隔空一掌打了出去。

    从他的掌心,飞出六道雷电,发出刺目的电芒,宛如六柄横空而过的刀刃。

    徐祥杰连忙撑起元气光茧,双手捏拳,打出一种上人法。能够以如此快的速度,施展出上人法,徐祥杰绝对算得上是年轻一代的一流高手。

    可是,由雷电交织而成的掌印,却以摧枯拉朽之势,击碎元气光茧,落在徐祥杰的身上,将其打得飞出十多丈远,噗通一声坠入冰冷的湖中。

    看到这一幕,花船上,响起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

    徐祥杰也是名侠积分超过一百的大名侠,却挡不住薛镇北隔空一掌,那一掌蕴含的力量,得何等恐怖?

    林刻心中暗叹,薛镇北不愧是薛家百年一出的奇才,才突破到第十三重天不久,修为又有不小的提升。

    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去年名侠风云会排名前二十的向阳。

    薛镇北豁然站起身,迎向林刻,笑道:“既然藏锋师弟想要赌一局大的,薛某自是要作陪。”

    薛镇北对林刻颇为了解,知他精于算计,绝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就算林刻的实力再弱,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要不然,必定会栽跟头。因此,他不放心左无言,准备亲自出手。

    林刻道:“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免得浪费我的时间。”

    薛镇北心中暗凛,刚才他故意全力打出一掌,击飞薛祥杰,又拉近距离,声称要亲自出手,就是想要试探林刻的虚实。

    在他看来,这种情况下,林刻必定会胆怯。

    可是,他在林刻的眼中,却看不见任何情绪波动。明明实力远胜对手,却心中没底,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让薛镇北相当苦恼。

    主要还是因为,藏锋逢赌必胜,从来没有输过。

    “今天,得让你尝到输的滋味。”

    薛镇北眼神猛然变得坚定和炬热,双手结成掌印,浑厚的元气爆发而出,一掌击向林刻的胸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