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186章 赴宴
    悟生将想要逃走的寒光,逼得退回蓝月堂口的练武场上。

    他虽然只有一只手臂,可是,手中的拂尘,却抵得上千百只手,每一根细丝,都可飞出十丈之外杀人。

    幽灵宫的六位上师,在鲁方和泠泠的攻击下,全部倒在血泊中。

    “嘭。”

    林刻回到蓝月堂口,将洪三血淋淋的尸体,飞投了出去,重重的,滚落到寒光的脚下。

    寒光的双眼,犹如燃烧了起来,厉声道:“此仇此恨,我寒光和幽灵宫上下必定深刻记下,你们在场每一个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唰”

    将燕雪娇扔向悟生,与此同时,寒光施展出幽灵宫最顶尖的疾速上人法“虚空身法”,直冲向鲁方、泠泠二人所在的方位。

    寒光的确是才智惊人,在一瞬间,把握到唯一的逃走机会。

    带着已经失去战力的燕雪娇,他必定会被拖累,以至无法逃走。但是,将燕雪娇扔向悟生,却能将这个敌方最强大的高手阻挡片刻。

    在三面皆敌的情况下,只有鲁方和泠泠所在的那一方最弱,是突围的最佳方位。

    被扔出去的燕雪娇,眼眸中,尽是不信、绝望、惨然的神色。怎么都没料到,寒光会如此对她。

    虚空身法,为小乘上人法,一旦修炼到最高境界,在真人之下,足以百战不败。

    寒光修炼的虚空身法,只是刚刚入门,但是,爆发出来的速度,却已经无比惊人。当初,以吴畅的强横实力,也没能留住他。

    顷刻间,寒光冲至鲁方和泠泠的身前,冷声道:“今晚的事,全都是因为你们这两个叛徒,所以,你们必须死。”

    逃走之前,要杀他们二人。

    鲁方和泠泠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冷寒风劲,扑面而来。寒光散发出来的气息,宛如绝世魔神一般,让他们只感觉双腿发软,忍不住向后倒退。

    寒光手中的九杀伞,发出耀眼的光芒,直刺鲁方的眉心。

    “唰”的一声,一道白影,挡到了鲁方的身前,影子凝实,化为林刻的身体。

    寒光没有料到,林刻的速度这么快,正露出一道诧异的神色。对面,林刻一拳已经打出,拳劲和狂风同时爆发出来,与九杀伞对碰在一起。

    “轰隆。”

    寒光的所有攻势都被瓦解,向后倒退了三步,将脚下的练武场石板踩得粉碎。

    另一头,林刻向后倒滑了数丈远,在泠泠和鲁方的联手抵挡下,终于稳住了身形。

    抬起右拳看了看,只见,拳头竟是被九杀伞刺出了一个浅浅的血孔,能够看见白森森的指骨。

    林刻运转功法,止住血流,嘴里发出一声轻叹。

    许大愚为林刻打造的二星元器拳套,在上一次大战的时候,已经毁掉。

    刚才的交手,让林刻认识到拳套的重要性,若是,戴着一双三星元器级别的拳套,他肯定不会受伤,更不会在对拼中落入下风。

    另一头,悟生使用拂尘,将燕雪娇卷飞出去,追了上来。

    寒光深深的盯了林刻一眼,再也不敢有一丝停留,施展出虚空身法,向蓝月堂口之外冲去。

    “给我留下。”

    林刻将背在背上的铁匣子,扔飞出去,砸向寒光的背心。

    铁匣子和匣中的方天画戟,重达一万多斤,再加上,那股强大的冲击力,一旦被击中,就算寒光的身体是由钢铁铸成,也必定四分五裂。

    寒光回身拍出一掌,与铁匣子对碰在一起。

    “轰隆。”

    寒光的身体剧烈一震,嘴里吐出鲜血,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眼看他就要冲出蓝月堂口,悟生的身形,凭空出现到了他身后,拂尘击中他的脊梁骨。

    “啪”的一声轻响,寒光全身骨头都像是移位,再也提不起来任何力气,坠落在了地上。

    寒光晕厥了过去。

    林刻使用特殊的手法,封住了寒光的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

    “鲁方,接下来,寒光暂时交给你来看守。”林刻道。

    鲁方盯向燕雪娇,问道:“公子,她怎么处置?”

    燕雪娇的眼神呆滞,那张白皙而又美丽的脸蛋上,带有万念俱灰的神情,一副任凭宰割的模样。

    很显然,被寒光抛弃,对这位幽灵宫的副堂主打击很大。

    “说不定,可以从她口中,问出一些很有价值的东西。”

    林刻要立即赶去琼殿,参加原始商会的名侠夜宴,没有时间审问,因此,使用相同的手法,封住了她的经脉,让鲁方一并看守。

    半个时辰后。

    林刻和泠泠,坐在一辆华丽的地元兽车架中,行驶向琼殿。

    使用原镜,林刻将蓝月堂口发生的事,通知了封小芊,青河圣府自然会去处理后面的事。毕竟,一座宗门在白帝城被灭,不是一件小事,若是处理不好,会造成相当恶劣的影响。

    泠泠坐在身旁,肌肤欺霜赛雪,气质文雅,与“艳婢”二字丝毫都不沾边,反而像是一个出生名门世家的贵族小姐。

    泠泠那润泽的红唇,轻轻动了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林刻的右手伤口,敷了天愈散,使用布带包扎起来,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公子为何一定要引出蚕心?蚕心的修为,比寒光要强大得多,而且将虚空身法修炼到了更高层次。就算有悟生道长相助,想要杀他,也是难如登天。”泠泠心中忐忑,颇为担忧的说道。

    林刻道:“你害怕见到他,对吧?”

    “的确有些害怕。”

    泠泠露出一丝怯弱,丝毫不像是一个大武经第十二重天巅峰的高手。

    林刻的眼神,深邃得如同两座幽潭,道:“我有不得不擒拿蚕心的理由,请泠泠姑娘,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难道姑娘不想报仇?”

    “我是担心,蚕心太聪明,反而我们落入他的陷阱。公子知不知道,幽灵宫在白帝城中最厉害的人物,蚕心只能排在第二。排在第一的那位,乃是总堂主,凌烨。”

    “凌烨的修为,达到大武经第十五重天,在整个幽灵宫都是排名前十的强者。”泠泠的杏眸中,带有深深的忌惮。

    洪三、许傲、燕雪娇等人,都只是分管十大城区的副堂主。

    总堂主凌烨,才是主管整个白帝城幽灵宫武者的魔道霸主。

    林刻自然知道“凌烨”这个人,但是,却并无惧色,道:“凌烨的身份很敏感,肯定在青河圣府、白家、玄境宗,甚至是三大商会的密切监视之中。他一旦行动,会牵一发动全身,各大势力的老辈人物都会被引出来。”

    “至少,名侠风云会期间,他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虽然擒住了寒光,但是,幽灵宫中,与天晟联系的人是蚕心。只有拿下蚕心,林刻才能达到目的。

    就算真的引出了凌烨,林刻也绝不会退缩。

    没过多久,地元兽车架在琼殿外停下,林刻和泠泠相继走了出来,一前一后,向大门行去。

    看守琼殿的武者,见过林刻,知道他和张颉的交情,连忙迎上去,道:“藏锋公子,你怎么才来,宴会都已经开始了快一个时辰。张大公子特地吩咐过,若是你来赴宴,便带你去南苑第五层的夏字号房。”

    在一位侍女的带领下,林刻和泠泠步入琼殿。

    琼殿,分为东、南、西、北四苑,由四栋五层高的殿宇式建筑组成,每一苑虽然相通,但是,建筑风格各有不同。

    比如,南苑的柱子雕琢金龙,墙壁挂满名家的字画,并且栽种有五颜六色的宝药,散发出醉人的芳香。

    北苑却是阶梯式建筑,全部都是玄武石修建而成,恢弘而又大气。

    ……

    四苑之间,则是建有一座假山水池、亭台楼阁,搭建有一张三十丈见方的高台。

    此刻,高台上,正有一位拥有绝色美貌的名姬,在弹奏琵琶曲。身旁伴舞的少女,每一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身材曼妙,体态婀娜,引来一道道叫好声。

    那位弹奏琵琶曲的名姬,拥有不输于苏妍的美貌,因此,林刻凝视了半晌。

    领路的侍女,道:“那位便是去年美人榜大会的第八名,澈妡姑娘,弹奏的琵琶曲,在白劫星,无人可比。”

    林刻轻轻点了点头,收回目光。

    这场名侠夜宴,身份越高的人,肯定是坐在越上层的位置。

    来到第四层和第五层的廊梯口,林刻看到一道窈窕动人的绝美人影,从上方走了下来,顿时心脏猛烈一颤。

    聂仙桑穿着一身洁白无瑕的裙衣,一根淡青色的腰带,紧裹纤腰,勾勒出纤细如柳的身姿。

    她的一头长发如同黑色瀑布一般,用一根青木发簪束住,身上再无任何饰品,如玉一般的肌肤,蕴含灵性的力量,散发出一粒粒白色光点,随身缭绕。

    以前,或许是经常相处在一起,林刻并不觉得,这位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小师妹有多么美丽动人。甚至都没有,将她当成一个美女看待,只是当成了一个需要呵护和照顾的小妹妹。

    但是此刻,林刻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惊艳感觉,豁然发现,原来以前那个小丫头,已经长大,变得亭亭玉立,倾国倾城。

    领路的侍女,连忙退到一旁,诚惶诚恐的行礼。

    林刻也退到一旁,静静的,盯着走下廊梯的她,心情说不出的难受。

    眼前这个绝色美女,可以说是林刻最想见,又最不想见的人,那种矛盾的情绪,仿佛要将他的身体扯成两半。

    聂仙桑的脸上,充满失落和忧愁,与整个琼殿的热闹环境格格不入,惹人生怜,似乎是准备离去。

    在走过林刻身旁的时候,突然,她停下脚步,从上到下将他打量了一遍,眸中带有一丝疑惑,道:“你是谁,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

    今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