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187章 第一百八十七战 故意为之
    林刻心中的震动极大,却又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让聂仙桑察觉。

    “难道被她认了出来?不,我戴有面具,又穿着幻形衣,在小师妹精神状态最巅峰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够认出我。更何况,刚才她明明心中在想别的事,应该没有怀疑我的身份才对。”

    林刻恢复镇定,连忙改变自己的眼神,装出锐气十足的模样,道:“在下青河圣府,藏锋,与聂姑娘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聂仙桑微微蹙眉,有些反感林刻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凌人气势,显得很像是狂妄自大之辈。

    “原来是你,我在原始天网上,看过你和薛镇北那一战的镜像画面,难怪会感到一丝熟悉。”

    聂仙桑对林刻,再没一丝兴趣,正要离去,天晟公子从上方追了下来,唤道:“师妹,这么怎么早就回去了,要不再待一会儿?”

    聂仙桑轻轻摇头,不以为然的道:“有谁想要争星女的位置,便让她拿去,我连这白帝城,也不想继续待了!”

    看见天晟公子现身,林刻更加小心谨慎收敛身上的气息,并且努力克制心中的愤怒和仇恨。

    必须压制冲动的情绪。

    天晟公子乃是一个俊朗神丰的年轻男子,身躯如山岳一般雄伟,身穿一件单薄的武袍,眉若刀锋,鼻如悬胆,嘴唇宛如刀斧雕琢而成,身上的那股气质,足以让天下任何女子都为之倾心。

    而他的那双眼睛,更是蕴含不可估测的光芒,魅力十足,盯向聂仙桑的时候,充满柔情和温暖。扫视向林刻和泠泠的时候,却又如两道寒芒,似乎能够穿透他们的身体和灵魂,看透他们的一切。

    林刻明显感觉到,天晟公子的目光,在泠泠身上停留了一瞬,并且带有一丝诧异。

    “看来蚕心带着泠泠和鲁方去会见的那个神秘人,的确就是天晟。要不然,天晟看见泠泠的时候,不会露出如此眼神。”林刻暗道。

    天晟公子的目光,最终落到林刻身上,意味深长的道:“这位兄台,怎么戴着面具,不知该如何称呼?”

    “青河圣府,藏锋。”林刻道。

    “原来你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藏锋,你给谢知道出的招题,我也曾尝试去破解,的确非常玄妙。若是有时间,一起谈谈?”

    天晟公子紧紧盯着林刻的双眼,似要将他看穿。

    很显然,他有些怀疑,眼前这个“藏锋”,就是改换容貌之后的蚕心。

    面对天晟,林刻不敢有半分松懈,连忙转移话题,道:“聂姑娘似乎对原始商会的名侠夜宴,和星女之位,都颇为不屑,不愧是……第一美人,哏哏。”

    任谁都能听出,林刻话语中带刺,暗指聂仙桑目中无人。

    聂仙桑从小便是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长大,以前有宗主父亲和林刻护着她,谁敢对她这么说话?

    再说,做为第一美人,听到的几乎都是讨好的声音,没有任何一个男子,会以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

    “何必要含沙射影,我要走,或是要留,与你有什么关系?”聂仙桑的心情本来就很差,听到林刻这阴阳怪气的话,自然很气恼。

    旁边,天晟也直皱眉头,眼中寒光四射。

    若不是猜测,林刻很有可能是蚕心,估计已经出手教训他。

    林刻犹如看不见他们的神情,笑道:“在下觉得,聂姑娘既然来参加名侠夜宴,就应该对原始商会尊重一些,这个时候离开,岂不是在打原始商会的脸?又或者,聂姑娘是害怕,被青灵秀比了下去……”

    “你再胡说八道一句,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聂仙桑气得咬牙切齿,胸口起伏,可是这副模样,却没有一丝杀伤力,反而显得极其娇美,惹人怜爱。

    很多宾客,都被惊动。

    无数双眼睛,向聂仙桑和林刻所在的方位望去,随后,传出窃窃私语的声音。

    聂仙桑轻轻跺脚,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气鼓鼓的向林刻瞪过去,重新登上廊梯,回到第五层的“秋”字号房。

    本来是不喜欢名侠夜宴的气氛,想要离开,却被林刻一句话堵了回去,可想而知,聂仙桑心中是多么气恼,对林刻的讨厌,又增了一分。

    “阁下惹恼了小师妹,不是明智的行为。”

    天晟公子疑惑不解的盯了林刻一眼,随后也走进“秋”字号房,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惹恼聂仙桑,当然是一件蠢事。

    因为,倾慕聂仙桑的名侠实在太多,哪怕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为她打抱不平,也会让林刻在白帝城寸步难行。

    林刻激怒聂仙桑,当然是有目的。

    首先,林刻太了解聂仙桑,所以知道,只有使用这种手段,才能将她留在琼殿。

    第二,将她留下,才有机会单独见她一面。

    见她,当然是想要,将青灵秀的真实身份告诉她,让她多加提防。

    之前林刻并不知道,血斋的传人是青灵秀,觉得天晟,应该有实力保护好聂仙桑。

    可是现在,情况却变得非常危险。

    因为,两年前,青灵秀就是大武经第十三重天的境界,并且,修炼成血斋五大天中的“空冥梵天剑”和“天女踪行”,拥有跨越两个境界战斗的实力。

    年轻一代,除了林刻,没有人是她对手。

    老一辈的高手中,能够击败青灵秀的,也少之又少。

    两年过去,林刻也不知青灵秀达到了什么境界,只知道,她将血斋第三种小乘上人法“血魔天音”也修炼成功。

    在林刻看来,当今天下年轻一辈,只有谢紫涵才有资格做她的对手。

    如果青灵秀依旧还嫉妒聂仙桑,加上星女的竞争,估计就不只是想要毁掉聂仙桑的容貌,说不一定会下手杀了她。

    天晟就算想要保护聂仙桑,也挡不住青灵秀。

    这是林刻今夜来参加名侠夜宴,另一个重要的目的。

    南苑,第五层,夏字号房。

    林刻和泠泠刚刚走进去,张颉和张林笑两兄弟,立即上前迎接。

    “藏锋大哥怎么来得这么晚,赶紧入席,为了举办今晚的名侠夜宴,原始商会将十坛保存了三百年的灵酿都挖了出来。”张林笑热情的道。

    张颉的目光,落到泠泠身上,眼睛一亮,笑道:“这位姑娘不仅花容月貌,堪比琼殿培养出来的顶尖名姬,而且修为达到大武经第十二重天巅峰,真的是太让人吃惊。不知该怎么称呼?”

    泠泠道:“奴家泠泠,是藏锋公子的婢女。”

    房间中,响起一道道惊异声。

    就连周围房间中那些暗暗关注林刻的武者,听到这话,也都大吃一惊。

    大武经第十二重天巅峰的高手,已经可以开宗立派,怎么可能做别人的婢女?

    张颉也呆愣了一瞬间,因为他知道,藏锋在数天之前,绝对没有这样一位婢女。这几天,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打了个哈哈,张颉竖起大拇指,道:“藏锋兄弟真厉害,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你对女人,竟然这么有手段。”

    林刻尴尬,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隔壁,“秋”字号房间,传来聂仙桑的一道轻哼声,显然是鄙夷林刻的人品。

    张颉和张林笑所在的这间“夏”字号房,是名侠夜宴的贵宾桌席之一,在座的,有一半是张家的年轻才俊。

    还有一半,是亲近张家的大名侠,或者与张家有生意上往来的大家族子弟。

    除此之外,有二位琼殿培养的名姬,在房间中献舞。

    两位名姬,都是国色天香,万里挑一。

    但是,以张颉为首的众人,却都愁眉苦脸,没有一丝喜悦感。

    等到四宛中心那座高台上,澈妡姑娘弹奏完琵琶曲,去了北苑第五层的某个房间内之后,张颉等人更加苦恼。

    林刻好奇,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张颉眼中露出慑人的光芒,咬牙道:“我愿意出二十万两……不,五十万两银票,将苏妍师妹接来琼殿,为我们争回一口气。”

    林刻愕然。

    张林笑苦着脸,道:“藏锋老大,要不你帮忙走一趟,将苏妍师妹请过来。出场价格,好商量。”

    林刻何等聪明,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来是面子上的竞争。

    别的贵宾席位,都有艳名远播而且排名前十的美女陪同,比如,聂仙桑、澈妡、黎之卿、青灵秀……,但是他们这夏字号房,却只有两位普通的名姬献舞。

    可想而知,在原始商会内部派系的竞争中,张家今晚是被压制了下去。

    这是相当不妙的情况,因为,名侠夜宴目的是为了拉拢人才,张家若是示弱,那些人才自然也就流入别的势力。

    只有将苏妍请来,才有机会搬回局面。

    一位名列前十的美女坐镇,不仅仅只是面子,更是家族实力的象征。

    林刻道:“为何一定要请苏妍师妹,我们去把聂仙桑请过来喝两杯,或者是把青灵秀请来吹一首笛曲,难道不是更好?”

    “噗。”

    听到后,张颉将刚喝的酒喷了出去,觉得林刻是在讲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