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209章 独闯飞仙楼
    独自一人,在名侠擂台上,守擂一天,不败一场。

    这样的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一旦成功,便被称为“名侠擂主”。

    名侠擂主,不仅仅只是一种荣誉和实力的象征,更是能够额外获得三百名侠积分。去年的名侠风云会,诞生了六位名侠擂主,正是林刻和白劫五公子。

    今年的名侠风云会,空前激烈,已经诞生了九位名侠擂主。

    不过,明天将是初赛的最后一天,那些登上名侠鼎的大名侠,为了能够进入总积分的前二十,肯定会拼尽全力去战,无疑是会让成为名侠擂主的难度,增大数倍。

    正是如此,根本没有人相信,在初赛的最后一天,有人能够成为名侠擂主。即便是白劫五公子,也无可能做到。

    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一位身穿银色元器铠甲的侍卫,在门外站定,拱手道:“有重要消息传来。”

    房间中的众人,停止议会,安静下来。

    郭秉问道:“什么重要的消息?”

    “藏锋在五石大街,遭到暗叠杀手组织数十位高手的刺杀,其中包括四位命师级杀手,柳梦、魏惊魂、闵氏姐弟。因为青河圣府二小姐,在最后时刻赶至,已经将暗叠组织的杀手,全部斩杀。”那位侍卫道。

    郭秉眉头深深一皱,声音冰冷,道:“为何不早点将消息传来?”

    “此事……属下也是刚刚收到消息。”那位侍卫,在门外单膝跪下。

    郭秉重重一掌拍击在桌案上,道:“原始商会的暗星司,到底在干什么,消息怎么这么滞后?如果,我们能够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赶去救助藏锋。本少爷就有十足的把握,将他拉拢到原始商会的阵营。”

    房间中的众人,都能感受到郭秉身上的怒意,所有人都不敢开口说话。

    半晌后,郭秉才又问道:“藏锋有没有受伤?”

    “据说,伤得极重。”

    门外的侍卫,诚惶诚恐的说道。

    郭秉点了点,头:“你立即赶去丹云轩,让孟石鑫将库存的那一株千紫云姹送来。”

    门外的侍卫离开后,郭秉的目光,又向张颉盯了过去,道:“待会儿,与本少爷去一趟雪簌园,凭借千紫云姹的药力,应该可以让藏锋的伤势,在一夜之间完全恢复过来。”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无不动容。

    商斐的脸上,露出嫉妒的神情,不岔的道:“千紫云姹乃是一品千成宝药,虽然,因为保存不佳,药力流失了很多。可是,它的价值,依旧超过五百万两白银。如此奇珍,就这么白白送给一个外人?”

    房间中,另外几人,也跟着点头。

    其中一位修为达到大武经第十三重天的大名侠,道:“千紫云姹不仅仅能够疗伤,更能提升修为。如果,郭少能够将它赐给我,我有信心,在一天之内,将修为提升至第十三重天的巅峰。”

    开口说话的人,乃是气斗御宗的少宗主,方桥,实力更在张颉之上,为原始商会派系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

    郭秉道:“就算你达到大武经第十三重天的巅峰,有几成把握,战胜谢知道和陆非艳?”

    “这个……”方桥露出难堪的神色。

    即便他再怎么自信,也没有信心,在同境界,与白劫五公子抗衡。

    郭秉道:“想要招揽人才,就得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他最想要的东西。一株千成宝药,换一位实力堪比白劫五公子的高手,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哼!若不是,原始商会的暗星司太无能,没有在第一时间,探知刺杀藏锋的行动,本少爷也不用送出一株千成宝药。”

    ……

    天境湖畔。

    飞仙楼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绝。

    楼听雨坐在一间宽大的房间中心,身穿枣红色的绣凤云衣,长达五尺的裙摆,宛如一片明艳的花瓣铺在地上。

    她优雅的坐着,十根纤细的玉指,在琴弦上划过,奏出悠扬的曲调。

    坐在对面的风朔,收到刺杀行动失败的消息,脸色变得无比凝沉。

    楼听雨的手指,在琴弦上停了下来,道:“风公子的心情,似乎很不佳。可有什么烦心事?”

    风朔端起夜光酒杯,一饮而尽,道:“听雨和青河圣府的藏锋是什么关系?”

    楼听雨沉默了一瞬,心中暗暗思考风朔问出这句话的原因,随即,浅浅一笑:“曾有过一面之缘,仅此而已。风公子为何突然提到他?”

    “我还以为,你们的交情很深。”风朔道。

    楼听雨掩嘴一笑,显露出诱人的风情,道:“原来风公子是吃醋了,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那藏锋虽然实力不弱,可是怎么能与你相比?”

    “击败了许大愚,风公子的名侠积分,已经在总榜排第六,仅次于白劫五公子。”

    “恐怕今年的名侠风云会之后,白劫五公子,就得变成六公子。”

    不得不说,楼听雨是一个极懂男人内心的女子,这一番话,让风朔的心情,变得稍微好了一些。

    “我的目标,又岂是与白劫五公子齐名?”风朔微微一笑。

    楼听雨道:“难道风公子是想做星子?”

    “我若成为星子,听雨应该不会再拒绝我吧?”风朔问道。

    房间中,灯烛摇影。

    在烛光下,楼听雨的肌肤,无比白嫩晶莹,充满香艳的感觉。她以酥软的声音,低声呢喃:“天下又有哪个女子,不想成为星子的女人?听雨,自然不会例外。只不过……”

    风朔嘴角含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托起楼听雨雪白的下巴,道:“只不过什么?”

    “奴家就担心,风公子成为了星子,无数美女争相投怀送抱,却将听雨遗忘在了角落。”楼听雨的玉脸上,露出忧思的神情,显得楚楚可怜。

    风朔道:“怎么可能……”

    “轰隆。”

    飞仙楼的大门,被一道掌印,打得四分五裂。

    楼下。

    凰园中,响起一道激扬的声音:“青河圣府吴畅,前来拜会风朔公子,希望能够现身一见。”

    风朔的双目,露出一道深沉冷狠之色,推门,走了出去。

    站在第四层楼上,风朔向凰园中盯去。只见,一位身穿白龙武袍的英秀男子,单手背在身后,站在湖畔的一棵雪叶梧桐树下,正是青河圣府龙榜第一的吴畅。

    整个飞仙楼都被惊动,几乎所有房间的大门都打开,无数双眼睛,望向吴畅。

    凰园中,已经躺了一地的侍卫。

    每一个都在哀嚎,却无法从地上爬起来。

    反观吴畅,却一身雪白,不染任何尘埃。

    以薛镇北为首的龙榜圣徒,连忙下楼,走到吴畅的身前,拱手行礼,齐声道:“拜见大师兄。”

    “此事与你们无关,退一旁去。”吴畅身形笔直,宛如一杆标枪,气度极其俊伟。

    飞仙楼中的那些名姬,无不被吴畅的容貌和气质吸引,美眸中,投过去一道道饱含情义的秋波。

    薛镇北等人皆是心知肚明,十分清楚吴畅来到飞仙楼的原因,可是,他们同时也属于千机商会派系,因此,感到相当为难。

    “不愧是龙榜第一,吴兄好大的气魄,竟敢独自一人来闯飞仙楼。”风朔使用元气,包裹声音,每一个字都清晰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吴畅的目光,向风朔盯了过去,宛如两柄寒气逼人的利剑隔空射出。

    风朔直接迎上他的目光,无所畏惧,随后,脚掌轻轻一踩,身体宛如没有重量一般,从四层楼高的地方飞跃而下,施展出飘逸的身法,充满行云流水的美感,直向吴畅而去。

    可是,出乎风朔预料的事,原本站在雪叶梧桐树下的吴畅,在他眼前,突然消失不见。

    下一瞬,吴畅的身影,出现在了他右侧。

    “不好。”

    风朔哪里料到,吴畅竟然直接就出手?

    而且,更加让风朔没有料到的是,吴畅的速度快得恐怖。于是,立即运转元气,浑身冲出赤红色的光芒,一掌拍按了过去。

    吴畅比风朔更先出招,一连结出十六道指法,形成十六道指影。

    “嘭嘭。”

    风朔的修为虽高,但,仅仅只是挡住了十二指,便是先后被四道指印击中,分别点在心口、太阳穴、喉咙、腹部。

    “噗”

    风朔仰头吐出一口鲜血,从离地数丈高的地方,向下坠落而去。

    击向他腹部那一指,将他全身元气都打散,更是令他受了极重的内伤。

    风朔也是相当了得,咬紧牙齿,在距离地面,还剩三尺距离的时候,成功回气,一步蹬在了地上,险之又险的站稳脚步。

    若是回气速度稍微慢一丝,他肯定已经摔到在地,那丢脸就丢大了!

    刚才,从风朔飞下第四层楼,到坠落到地上,仅仅只是过去了半个呼吸的时间。飞仙楼中的众人,绝大多数都只是看见一些模糊身影,根本没有看清,二人交手的具体经过。

    所有人都看得出,刚才那一瞬间的交手,风朔吃了大亏。

    简直就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要知道,风朔可是拥有,与白劫五公子抗衡的实力,怎么败得这么快?败得这么惨?

    在场除了风朔,只有白劫五公子之一的谢知道才清楚,吴畅已经手下留情。

    刚才,吴畅击中风朔的四指,只有腹部那一指,才是实劲。击向心口、太阳穴、喉咙的手指,都是虚劲。

    换一句话说,吴畅若是想杀风朔,他已经死了三次。

    “没想到,吴兄竟然先一步,突破到了大武经第十四重天,佩服,佩服。”

    风朔擦拭嘴角的血迹,心中明白,吴畅根本不敢杀他,于是,无所顾忌,又笑道:“吴兄的修为的确强大,可是,这里是飞仙楼,是千机商会的地盘,像你这样恶意伤人,就不怕天下人都非议青河圣府吗?”

    “我记得,青河圣府的教义,应该是赏善罚恶……不对,我看应该叫持强临弱,为非作歹,似乎也不对,哦,我知道了,叫做无法无天。是不是白劫星谁是好人,谁是恶人,都是你们青河圣府说了算?吴兄啊,吴兄,你这个大师兄,可没有做好表率,这会带坏整个圣府的风气。今后,青河圣府别变成了第四个魔盟势力,那就太可惜。”

    ……

    觉得更新太慢的书友,小鱼再次推荐还在更新的老书万古神帝:

    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张若尘,被他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杀死,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八百年后,张若尘重新活了过来,却发现曾经杀死他的未婚妻,已经统一昆仑界,开辟出第一中央帝国,号称“池瑶女皇”。

    池瑶女皇统御天下,威临八方;青春永驻,不死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