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264章 紫树密林中的阵法
    神照山中,充斥着赤红色的火雾。

    火雾,虽然无法与真正的火焰相比,可是,蕴含的滚烫温度,丝毫不下于沸腾的水。其中一些地方,火雾浓密,温度更高十倍,与真正的火焰相比都没有区别。

    别说是普通凡人,就算是上人、上师级别的武者,都不敢进入神照山。

    林刻在神照山,已经逃了三天。

    披散着一头凌乱的白发,身上的幻形衣全是血迹。

    气喘吁吁的,一头栽倒在一棵岩树的下面,林刻累得精疲力竭,只想躺在那里好好的睡一觉,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三天来,血衣绣娘穷追不舍,两人交手了十三次。

    其中有四次,林刻都差点死在她的手中,全靠借助神照山的特殊环境,才保住性命。

    可是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林刻根本没办法好好疗伤,反而伤势更加严重。

    其次,因为连续不断逃命,林刻也是肉身凡胎,疲惫得几乎已经快要达到极限。再被追两天,他怀疑自己会被活活累死。

    “青灵秀的血魔天音太可怕,重创了我的元神和五感,若非如此,对上血衣绣娘,我又怎么会这么狼狈?”

    元神,是控制自身元气的根本,无论是施展上人法,还是催动元器,都需要元神。

    元神受创,对元气的控制能力,也就变弱。

    除此之外,元神还有另一个作用,就是探查对手的元气运行路线,提前判断对方施展的招式,从而抢得先机,压制对手。

    五感受创,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让林刻的听觉、视觉大幅度下降。

    如同变成了瞎子和聋子。

    虽然没有那么夸张,林刻依旧还是可以看到和听到,可是,与顶尖的武道高手生死战斗,听觉和视觉下降,与变成瞎子和聋子没有区别。

    三天过去,林刻的元神和五感,也没完全恢复。

    血魔天音的威力,可见一斑。

    林刻紧咬牙齿,挣扎着身体,重新爬了起来。

    “必须趁着血衣绣娘追上来之前,恢复战斗力量。”

    取出一枚元晶,捏在双手之间,林刻运转功法吸收,恢复体内消耗过巨的武道元气。

    虽然最近三天,林刻随时都徘徊在生死边缘,可是,也将他的潜力完全激发出来,修为又有精进,距离血海卷第十三重天的巅峰,又进一步。

    武道元气恢复饱满之后,林刻以手指,在地上,默写清心咒。

    每默写一遍,元神就会恢复一分。

    要知道,刚刚逃进神照山的那时,林刻头疼得都要炸开,元神几乎要碎裂,全靠默写清心咒,才逐渐恢复过来。

    刚刚默写了二十一遍,林刻停下手指,叹息一声:“又追上来了!”

    血衣绣娘根本不给他好好疗伤的机会,否则,凭借通天录和清心咒的奇妙,林刻早就伤势痊愈,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凄惨。

    林刻豁然站起身,向前方冲去。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条金色河流,是从旁边的一座山峰上流下,宽达十多丈。

    河中,流淌的不是水,而是岩浆。

    “穿过这条岩浆河流,再向东二十里,应该就能到达千尺花的生长之地,百里崖。如果能够采到一朵千尺花,让伤势恢复,现在的危险局面,或许可以扭转过来。”

    林刻一连跨出两步,飞掠过金色河流,稳稳的,落到对面。

    后头看了一眼,发现血衣绣娘的身影,从火雾中冲出,出现到金色河流边,正用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凝视林刻。

    血衣绣娘没有立即渡河。

    因为,如果林刻在她渡河的时候出手,她会非常被动,万一坠入岩浆,肯定尸骨无存。

    林刻道:“我的元神和五感,就要完全恢复。你继续追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是吗?老身看你,怎么像是强弩之末?”血衣绣娘活了近百岁,自然能够看清林刻的虚实,不会被他骗过。

    “既然你不信,就继续追。等我伤势痊愈,第一个杀你。”

    林刻脚掌在地上一踩,镇起数十颗坚硬的碎石。

    “唰唰。”

    将碎石,当成飞刀,向金色河流对岸打了过去,发出一道道刺耳的破风声。

    紧接着,林刻头也不回,向百里崖赶去。

    林刻留在金色河流的边上,血衣绣娘的确是不敢轻易渡河,但是,并不代表,他可以一直待在那里疗伤。

    血衣绣娘的三阳淬金针,能够跨越百丈杀人,更何况是区区十多丈宽的岩浆河流?

    况且,神照山中,有着大量强横的地元兽,更有一些不可测的危险。传说,曾经甚至出现过五品元兽,撕碎了真人。

    待在金色河流边,与血衣绣娘僵持,对林刻没有任何好处。

    “嘭嘭。”

    血衣绣娘打出一道手印,将所有碎石,全部震成齑粉。

    再次向对岸望去,林刻已经逃进赤红色的火雾中,身形再次消失。

    “这小子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看来被重创的元神,的确恢复了不少。”血衣绣娘的脸上,露出一抹忧色。

    万一林刻真的伤势痊愈,对她将会非常不利。

    “追,不能让他有丝毫停歇的时间。”

    血衣绣娘化为一道血影,飞过金色河流。

    没过多久,林刻逃到了百里崖。

    奇怪的是,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地元兽。

    上一次,他来百里崖,可没有这么轻松。路上遇到了很多地元兽,甚至有的地元兽,实力接近大武经第十六重天巅峰的武者。

    “难道路上的地元兽,已经被风闻礼和薛涛斩杀?可是,也该留下了尸体才对。”

    林刻没有时间多想,立即冲上紫金色的崖壁,寻觅千尺花。

    所谓的百里崖,是林刻给这里取的名字。

    因为,这段悬崖长达百里,高达千丈。

    站在崖下向上望去,所有视线都被挡住,宛如来到天地的尽头,让人感到非常压抑。

    崖壁上的紫金石头,像是一种稀有矿石,非常坚硬,林刻曾经用三星元器级别的剑,都只能勉强划出一道寸长的口子。

    在林刻攀到两百多丈高的地方之时,血衣绣娘终于赶到。

    没有多余的废话,血衣绣娘施展出天女踪行,脚尖在崖壁的凸石上踮踩,如履平地一般,快速追了上去。

    千尺花,生长在崖壁的石缝中,因为根须可以长到千尺长而得名。

    在一条条石缝中,寻找千尺花的踪迹,可是,让林刻绝望的是,一朵都找不到。

    “不会全部都被风闻礼和薛涛采走了吧?”

    林刻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血衣绣娘已经追到五十丈之内。

    “唰唰。”

    一连三根金针,直向林刻飞来。

    林刻连忙变换身形,如同灵猿,向上方攀升数丈,避开了金针。

    “嘭!嘭!嘭!”

    金针撞击在崖壁上,发出三道巨响。

    可以看见,金针和崖壁碰撞的位置,有三圈元气涟漪激荡了出来。

    没有心思继续寻觅千尺花,林刻全力以赴,向崖壁顶部攀登。

    二人一追一赶,身法速度都快到极点。

    林刻率先来到崖壁的顶部,后头看了一眼,顿时有一股眩晕感。

    悬崖太高,足有千丈。

    先前路过的一块十多米高的巨石,现在看去,犹如一个黄褐色的小点。从这里坠落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上一次,林刻也来过百里崖。

    但是,因为有几只可怕的地元兽,守在这里,林刻匆匆采了一株千尺花,就立即退走,没有来过崖壁顶部。

    此时登顶,才发现,眼前是一片赤红色的火雾。火雾中,生长有紫色的古树,古树的树干被岩石包裹,木属性、土属性、火属性的力量,在古树四周流动。

    每一颗紫色古树,至少都有两人合抱那么粗,却看不清高度,枝叶都被火雾笼罩。

    林刻没有时间仔细观察,冲入进了火雾中。

    可是,刚刚进去,他就后悔。

    因为他发现,这里竟然布置有阵法,是一座迷阵。

    进入林中,所有感知都被阵法压制,视觉下降,听觉下降,元神的感知也下降,所有方向感全部消失。

    “怎么会这样?白劫星根本没有阵法师。”

    “就算有阵法师,谁会无聊到在这里布置阵法?”

    “布阵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片树林中,难道隐藏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

    一连花了三个时辰,林刻也没能走出紫树密林,最后,只得在一棵紫色古树下方坐了下来。

    现在唯一的好事是,血衣绣娘多半也迷失在阵法中,林刻有足够的时间,疗养伤势。不过,林刻并不乐观的认为,这片紫树密林,没有别的危险。

    果然,林刻刚刚进入疗伤状态一个时辰,豁然睁开眼睛,向前方望去。

    方圆数丈之内,什么都没有。

    可是,刚才他的心感,明明感知到有一双眼睛在窥视。

    “到底是什么?地元兽?亡灵?还是别的未知生灵?”

    被窥视的感知消失,但是,林刻却更加胆颤心惊,总觉得不安全,于是,将黑蜈要迷魂放了出来,让它在旁边护法。

    大概半天时间过去,林刻身上的伤势,几乎痊愈。

    就连五感,也恢复过来。

    只有元神,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也已经没有大碍。甚至比受创之前,还变得强大了一些。

    “你的元神强度,如果能够修炼到小元神中期,就算黑蜈妖冥魂蜕变成了真灵,你也可以轻松控制。而且,布阵和破阵,也会变得轻松许多。”火焰小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