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299章 星月争辉
    所谓的毁容,其实,只是皮外伤。

    只要揭去坏死的皮肉,撒上天愈散,就能快速长出皮肤,变成一张完整的脸。

    但,毕竟是人的脸部,恢复的不只是伤势,而是面容。稍有不慎,恢复过来的,就是另外一张脸。

    使用天愈散,远远达不到那样的效果。

    正是如此,封小芊才花费大量时间,调配出了一种比天愈散更珍贵的药液。加上她的那双巧手,她有十足的信心,让林刻的容貌重新恢复过来。

    莲心岛。

    雪夜,天空挂有一轮淡淡的月亮。

    岛边,由湖水,凝成一张寒冰床。

    封小芊使用十二根银针,封住了林刻面目的疼痛感知,随后,花费大量时间,小心翼翼将林刻面部皱巴巴的坏死皮肤,全部割下。

    晶莹剔透的药液,从玉瓶中洒出,落到他的脸上。

    一层细腻的皮肤,快速的生长出来,光洁如玉,与脖颈、头皮相连,形成一个整体。

    躺在寒冰床上的林刻,容貌完全恢复,与以前一模一样,五官立体,眉目英气,整张脸包裹在白发之中,略微有些苍白。

    眉心的位置,却有一道狰狞的“九”字贱印。

    那道“九”字贱印,是由易一真人的灵血和元神凝聚而成,烙印上去。只有杀死易一真人,他才能凭借元气,将那一道印记炼化。

    封小芊露出喜悦的笑容,将十二根银针收回,道:“林刻,吸收月华,凝练面目新生的皮肤。”

    林刻闭着双目,暗暗运转功法,将月光吸纳过来,转化为月华。

    一粒粒洁白色的月华光点,笼罩脸部,随后,蔓延向全身。

    许大愚站在一旁,紧张的看着,直到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感激的道:“谢谢你,二小姐。”

    “举手之劳而已。”封小芊道。

    许大愚使劲摇头,道:“若是刻儿哥无法恢复过来,我会愧疚一辈子。这一次,我许大愚欠你大人情了!”

    聂仙桑楚楚动人,守在寒冰床的旁边,也向封小芊表达谢意。

    躺在寒冰床上的林刻,睁开双眼,盯向雪夜天穹的月牙和稀稀落落的星辰,忽的,眼瞳收缩,露出凝重的神色。

    天空中,最靠近月亮的一颗星辰,本是很暗淡,此刻却越来越明亮,散发出来的光芒,能与月争辉。

    林刻的手掌在床上一按,身形站立而起。

    “发生大事了!”他道。

    “刻儿哥,发生了什么事?”

    许大愚走了过去,顺着林刻的目光,望向天空的月亮。

    林刻肃然的道:“我不知道,但是,白劫星一定有大事发生。星月争辉,星光压过了月光,不是什么好兆头。”

    封小芊知道林刻乃是阵法师,学习了天地相学中的六术。

    观星术,就是其中之一。

    他肯定是通过星相,看出了一些什么。

    封小芊很重视的林刻的判断,立即取出原镜。刚刚进入原始天网,她就被头版头条上的一则信息惊住,难以置信的道:“怎么可能?”

    林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封小芊魂不守舍,像是没有听到林刻的声音,一言不发。使用原镜,向封万鹏,发送出去一道信息。

    林刻、聂仙桑、许大愚都意识到,肯定有大事发生,否则一贯冷静的二小姐,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们纷纷取出原镜。

    白劫星奇事论坛的顶部,第一条信息,以红字标注:“青河圣府府主封万鹏,闯入玄境宗,刺杀易一真人。”

    点入进去。

    林刻看到了详细信息。

    “封万鹏夜闯玄境宗,刺杀受了重伤的易一真人,不料行迹败露,遭到**殿殿主顾静怡和大批玄境宗弟子的围攻。”

    “顾殿主被残忍的杀死,**殿血流成河,一百三十七位玄境宗女弟子遇难。”

    页面中,有大量镜像画面。

    镜像画面中,鲜血满地,尸体横陈,如同修罗地狱一般。

    有玄境宗的老辈武者,抱着自己女儿的尸体,眼神中,充满凌厉的杀气。有玄境宗年轻一辈的武者,跪倒在自己心仪女子的残尸身旁,哭天抢地,嘴里大吼,要灭掉青河圣府,报仇雪恨。

    聂仙桑看到这一幕幕血腥的画面,无声哽咽,其中有不少她熟悉的面孔,也倒在血泊之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聂仙桑的双眼发红,胸口起伏着,向封小芊盯了过去。

    “父亲没有回我信息。”

    封小芊已经冷静下来,可是,眼中却满是忧色。

    林刻很平静,安抚聂仙桑的情绪,道:“师妹,府主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此事必有隐情。”

    封小芊道:“我父亲一直以赏善罚恶为信仰,性格沉稳理智,不会滥杀无辜。”

    “信息上说,是易一出关,击退了府主,才止住杀戮。”许大愚道。

    “易一出关了!”

    林刻自言自语的念了一句,随即,眼神一凝,道:“如果易一的伤势痊愈,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封小芊道:“父亲一直守在玄境宗的山门外,牵制易一,使得他无法离开白帝灵山。正是如此,易一明知道藏锋就是林刻,却不能亲自出手。明知道圣府要攻打幽灵宫,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幽灵宫被剿灭。”

    “如果我是易一,伤势一旦痊愈,第一件事肯定是对付父亲。”

    “糟了,父亲一定是遭遇了不测,我得立即召集圣府的高手,赶去营救。”

    封小芊忧心忡忡,正要离去,却被林刻拉了回来。

    林刻若有所思,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易一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青河圣府。你现在带人赶去,去多少,死多少。”

    “那该怎么办?”

    封小芊以求助的眼神,盯着林刻。

    封小芊本是聪慧绝顶的女子,能够带领青河圣府,连灭幽灵宫和暗魔谷。可是,她却有一个大的弱点,就是将感情看得太重。

    一旦关心的人出事,容易自乱方寸。

    此刻,封小芊心乱如麻,无法保持镇定,十分心智,失去了七分。

    林刻目望天空中的飞雪,道:“再等一等。以我对易一的了解,他既然主动发起了这场战争,绝对还有后续的手段。我们现在必须保持冷静,不能自乱阵脚。”

    其实,林刻也很担心外公,担心曦儿。

    易一真人若是要对付他,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拿林家的人开刀。因为,林刻也与封小芊一样,将感情看得很重。

    但是不能乱,必须冷静。

    与易一交锋,不能出半点差错。

    “大愚,你去一趟天刑堂,问谢紫涵,到底多久能够撬开风闻礼的嘴巴?我现在就要风闻礼开口。”林刻道。

    “我这就去。”

    许大愚正要赶去……

    一阵寒风吹来,伴随着一道冷峭的声音,传到莲心岛上。

    “本堂主亲自出马,还收拾不了区区一个风闻礼?”

    谢紫涵大袖飘飘,踏水而来,很快便是飞身落到众人的身旁,眼神冷锐,道:“风闻礼已经将关于易一的所有事,全部都交代了出来。这是镜像画面,自己拿去看。”

    林刻接过谢紫涵扔过来的原镜,查看风闻礼招供的画面。

    镜像画面中,风闻礼犹如一只烤羊一般,绑在火堆上面,皮肤都已经被烧焦,隔着镜面,都能闻到一股熟肉的味道。

    林刻略微皱眉,盯了谢紫涵一眼。

    “看我干什么?对付风闻礼这样的老顽固,不烤他两天,你以为他会开口?放心,那老家伙修为高深,死不了!”谢紫涵翻白眼说道。

    风闻礼奄奄一息的说道:“三月初三,宗主与易一真人商谈,林刻和聂仙桑的婚事,当时,老夫也在一旁。本来当时,还初步定下,封林刻为玄境宗宗主继承者。”

    “可惜,宗主正说到兴头上的时刻,易一真人突然发难,袭杀了宗主,并且使用魔道功法吞吸了宗主的一身元功。老夫修为低微,无力阻止,只得选择臣服易一真人。”

    ……

    风闻礼详细的,讲述了三月初三那天发生的事。

    让林刻明白了很多,自己一直都不知道的东西。比如,那一日,当他踏入祖师祠堂之时,聂行龙已经死了有半个时辰。

    又比如,聂仙桑曾经去向聂行龙请求赐婚。

    直到这一刻,林刻才知道,原来聂仙桑的心中,竟然对他也有深深的情愫。可是,看到她这时泪眼婆娑的模样,林刻就算心中有那么一丝欣喜,也都被悲痛和接下来要面对的挑战,压制了下去。

    林刻深吸一口气,道:“有姚妃月和风闻礼做证人,又掌握了天晟自供的镜像画面,接下来,便是我们反击易一的时候。”

    “刻儿哥,出大事了!”许大愚突然道。

    林刻道:“嗯?”

    “快看原始天网。”

    林刻打开原镜,立即发现,又有一则信息,登上头版:“青河圣府圣徒藏锋,就是玄境宗弃徒林刻。”

    还有第二则信息:“林刻丧心病狂,劫持玄境宗宗主之女聂仙桑,以御灵法控制了她的灵魂。白劫星第一美女,终究难逃恶贼的魔爪。”

    第三则信息:“封万鹏行刺易一真人真相大白,竟是与林刻有关。青河圣府到底是代表正义,还是代表邪恶?”

    ……

    一则则爆炸性的信息,快速在原始天网上传开,震动了整个白劫星武道界。

    封万鹏、林刻、青河圣府……,在这一天,被推至风头浪尖,讨伐之声,传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