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309章 以退为进
    “是林刻。”

    “果然是他,他与青河圣府的武者在一起。”

    “藏锋就是林刻,这下,倒要看看青河圣府还怎么包庇他?”

    ……

    因为林刻的出现,所有战斗,皆停了下来。

    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盯在他身上。

    有的愤怒,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有的鄙夷,将他视为猪狗不如的畜生;有的冷笑,觉得他今天必死无疑。

    有不止一面原镜,将镜像画面映照下来,直播到原始天网。

    白劫星各地的武者,看到林刻那张熟悉的脸,时隔大半年,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每个人的心情,都各不相同。

    “林刻的头发,怎么变成了白色?”

    “据说,被逐出玄境宗的时候,一夜白头。”

    “说起来,林刻和藏锋,曾经都是我最崇拜的年轻才俊。谁能想到,他们竟是同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败类,以前真是瞎了眼。”

    ……

    易一真人向身旁的郭秦源盯了过去,叹道:“郭会长,看来原始商行的明日司司长藏锋,真的就是孽徒林刻。天下武者现在都看着,贵商会这次栽的跟头,不小啊!”

    本以为,已经暗示得这么明显,郭秦源肯定会主动出手,击杀林刻,挽回原始商会的形象。

    可是,出乎易一真人的预料,郭秦源依旧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道:“林刻的确是出现了,可是,也没办法证明,他就是藏锋?”

    郭秦源知道,林刻掌握有易一真人的把柄,又知道林刻和神照山中的那一位关系密切,自然是不肯做易一的刀。

    能够成为一颗星球的总会长,又岂是,那么容易就会被人利用?

    易一真人心中冷冷一笑,好吧,给了你机会,你却不珍惜,等到擒拿住林刻,第一个就先对付原始商会。

    在无数人的瞩目下,林刻双手抱拳,向前行礼,扬声道:“恭喜易一真人,成为白劫星的星主。”

    易一真人的目光,落在林刻身上,一道诧异的神色一闪而逝。

    短短几个月不见,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林刻这个小子。

    易一真人长叹一声:“刻儿,相比于成为星主,为师更希望,看到你能迷途知返,改过自新。”

    “是吗?看来师尊这个星主,做得并不开心。其实,若是聂宗主没死,星主之位,非他莫属。”林刻道。

    在场那些知情者,都能听出林刻这句话,话中有话。

    暗示,聂宗主死后,最大受益者就是易一真人。

    青灵秀含笑着点评了一句,道:“林刻这句话,倒还有些杀伤力,足以引发很多人的思考。”

    易一真人却是波澜不惊,向前走去,悲苦中带有一抹严厉,咬牙道:“你还好意思提宗主,若不是你,宗主又怎么会死在鼎盛之年?给我跪下,好好的忏悔。”

    林刻直面易一真人,毫无惧色,道:“你废我修为,取走我丹田,将我逐出玄境宗的那一刻,已经不再是我的师父。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跪下?”

    “林刻,你在玄境宗,犯下了滔天大错,本真人一念之仁,没有取你性命。没想到,你竟然变本加厉,将宗主唯一的女儿抓走,还不立即将聂仙桑交出来?”

    易一真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悲恨神色,说话时,浑身都在颤抖。

    林刻想过这个问题,易一真人之所以肯定,聂仙桑是被他带走。很有可能,是从青莲夫人那里,逼问出来的结果。

    林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出一句:“天晟师兄还好吗?”

    易一真人眼睛一凛,锐利的盯着林刻。

    天晟公子已经失踪快半年,易一真人发动了很多力量去寻找,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要说他还活着,才是怪事。

    易一真人怒叱,道:“你将你师兄怎么了?”

    “我杀了他。”林刻道。

    一道道哗然声响起。

    紧接着,人群中,发出一道道咒骂林刻的声音。

    青河圣府的那些武者,一个个都面面相觑,包括谢紫涵在内,全部都搞不懂,林刻为什么要主动承认这件事?

    完全就是不打自招。

    还想不想洗清自己的冤屈?

    林刻又道:“他要杀我,所以,我杀了他。”

    “刻儿,为师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你师兄视你为亲兄弟,待你不薄啊,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怎么下得了手?”易一真人红着眼眶说道。

    林刻又道:“真人或许还不知道,玄境宗的风闻礼风师叔,薛涛薛殿主,不久前,也被我杀死在神照山。”

    “你……你简直就是无药可救。”

    易一真人的心中,是真的生出了一股怒火。

    玄境宗的那些弟子,更是一个个都咬牙切齿,怒不可揭,将林刻骂得猪狗不如。

    紧接着,林刻继续说道:“其实,不久前,玄境宗**殿殿主顾静怡,还有那一百多位弟子,也是被我杀死。”

    易一真人突然明白,林刻的意图。

    原来是想,将所有罪责,拦到自己身上,为青河圣府洗脱。

    说到底,他今天的主要目的,是灭青河圣府,只是顺带着,将林刻解决掉。

    一个小小的林刻,论重要性,根本无法与青河圣府相提并论。

    易一真人道:“你这是想帮封万鹏洗脱罪名吗?堂堂青河圣府的府主,高贵神圣的真人,竟然将你推出来顶罪。封万鹏居然做得出来,这么无耻的事?”

    “府主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去玄境宗刺杀你?府主修炼出了元神,若是想要隐藏身迹,又岂是顾静怡发现得了?又岂是那些普通弟子,包围得住?”

    林刻又道:“易一你怎么还在说谎?明明闯入玄境宗的人是我,你却要栽赃到青河圣府的府主身上。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在场的武者,再次议论起来。

    青河圣府那些不知情的圣徒,以为林刻说的是事实。

    顿时,原本对府主很有成见的圣徒,一个个都变得义愤填膺,觉得是易一真人在搬弄是非,决定一致对外。

    “我就说,府主肯定不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

    “易一真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是觉得青河圣府的存在,影响了他星主的地位?”

    “所谓的贤德宗师,似乎也并不是完全光明磊落。”

    ……

    “好一招以退为进。”青灵秀唇红齿白的一笑。

    黎之卿也笑了起来,道:“想必易一真人这会也相当头疼吧,怎么也没想到,被自己的弟子,反过来算计了一回。不过,林刻将所有的罪,都承担在身上,保下了青河圣府,自己却必死无疑。”

    青灵秀收起了笑容,沉思起来。

    她绝不认为,林刻会做这么愚蠢的事,必定还有后招。可是,后招又是什么呢?

    易一真人依旧很镇定,道:“刻儿,你这样做是没用的,不仅仅只是老夫,玄境宗还有别的武者,也亲眼看见,封万鹏在**殿制造的杀戮。

    “谁?”林刻道。

    玄境宗五大元老之一的赵残阳站了出来,道:“本殿主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只可惜,与封万鹏的修为差距太大,只得赶去请真人出关,却没办法阻止杀戮。”

    **殿的屠杀事件,是赵残阳执行。

    这个时候,他自然得站出来。

    林刻道:“既然如此,我能问赵殿主几个问题吗?”

    “你随便问。”

    赵残阳早就准备好措辞,不怕被问。

    林刻问道:“赵殿主确定自己,看清了封府主的真面目?”

    “那是自然。”

    林刻道:“这就奇怪了,既然封府主偷偷潜入玄境宗刺杀易一,肯定会戴面具,或者是做别的一些掩盖身份的措施。怎么可能大摇大摆,以真面目示人?”

    赵残阳倒是没有料到这一点,连忙改口,道:“我看清楚的,是封万鹏的身形和武法。他当时戴着面具,倒是没看清楚他的长相。”

    林刻道:“这就更加奇怪,赵殿主见过封府主几次?或者说,见过封府主本人没有?在哪里见过?”

    要知道,在一年前,林刻只是听说过青河圣府,根本没有与他们接触过。

    青河圣府也是最近几个月,才公布天下。

    见过封万鹏本人的武者,可以说,少之又少。

    老实说,赵残阳只见过封万鹏一次,就是易一真人和封万鹏,在冰河上战斗那一次。

    如果从来没有见过封万鹏,或者只见过一次,又怎么能够认出,封万鹏的身形和武法?

    赵残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得反问一句:“林刻你口口声声说,是你闯入玄境宗杀死了顾殿主,屠杀了上百位弟子。你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吗?顾殿主的修为,可是达到了第十六重天的巅峰。”

    林刻抬起一只手来,道:“既然赵殿主质疑我的战力,可以接我一拳试试,若打不死你,我自刎当场。要不要试试?”

    紧接着,林刻又补了一句:“不久前,血衣绣娘被我两拳打死。赵殿主最好掂量清楚,自己和她的差距。”

    赵残阳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应战,目光向易一真人盯了一眼。

    易一真人也被林刻的以退为进之策,弄得措手不及。又因为,赵残阳那个蠢货频频说错,落入林刻挖好的陷阱,将他都带进了沟里,让大好的局势付之东流。

    稍有不慎,他经营多年的“贤德宗师”的名号,今天都得丢在这里。

    “林刻啊,林刻,没想到你现在词锋,变得如此犀利。”

    易一真人道:“那一日,在玄境宗,只有赵殿主你看清了入侵者的身形和武法,本真人赶到的那时候,那人转身就逃,看得并不是太清晰。”

    “赵殿主倒是可以去试一试,林刻的武法。说不一定,那天你真的看错了呢?此事关系重大,绝对不能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