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378章 字字诛心
    萧真胸口剧烈的起伏,眼中流露出嫉妒之色。

    当初,他在真元境第一层的时候,与一位真元境第四层的武者交过手,仅以平局收场。

    可是那时,他已达到,真元境第一层的巅峰。与他交手的,那位真元境第四层的武者,也远远比不上方文杰。

    再看林刻,刚刚突破境界,没有修炼真人法,连真元估计都还来不及转化。

    岂不是说,在同境界,他萧真远远比不过林刻?

    “有成为世间最强的潜力?我看,他只要在真元境沉淀一段时间,将肉身和真人法都修炼上去,就有不小的把握,登上传奇塔第四层。”

    阵法师王吉的心中,如此感叹,可是,知道萧真的嫉妒之心很强,不敢说出口。

    萧伯符盯着林刻手上的金色元气火焰,露出沉思之色,自言自语的道:“怎么可能,不应该啊,他居然连这种异种元气都修炼得出来?”

    做为林刻的对手,方文杰心中的震动最大,只有他才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这个白发男子有多么难缠。

    相比之下,方文杰宁愿与真元境第四层的武者战斗,也不想对上林刻。

    林刻不想与武殿交恶,双手抱拳,谦和的道:“刚才,胜负已分,是我输了一筹,不如今天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你想得倒是轻松。”萧真的目光,瞪向方文杰。

    方文杰对林刻倒是没有什么恶感,很想就此罢手,可是,萧真的身份和实力都太可怕,实在得罪不起,只能继续战下去。

    “我修炼了一种中阶真人法,已达到第三重天,乃是我的最强招数。你若是不躲,能够将它接下,这一战,便算我输。”方文杰道。

    “好,我不躲。”

    林刻直截了当的,答应下来。

    林刻不缺乏与真人交手的经验,可是,以前那些真人,修炼的都是低价真人法。

    对中阶真人法的威力,他还是颇为好奇。

    罗谦担心林刻不明白中阶真人法代表的意义,提醒道:“在真元境,真人修炼的几乎都是低价真人法。能够将一种中阶真人法,修炼有成的,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一旦施展出来,能够威胁到真虚境的强者。”

    林刻道:“多谢提醒,我明白,中阶真人法的厉害。风尘二仙那么强大的人物,在真元境时,修炼的也仅仅只是中阶真人法。”

    在白帝灵山,风尘二仙凭借一种中阶上人法,击败了萧真。

    不过,她们修炼的中阶上人法,已经达到第四重天,属于最高层次。

    在武道界,对真人法,有明确的划分。

    低阶真人法,一共三重天。

    中阶真人法,一共四重天。

    高阶真人法,一共五重天。

    在此之上,还有小乘真人法和大乘真人法。不过,一般来说,只有真实境的强者,才有可能修炼有成。

    修炼越高深的真人法,并不一定越好。

    就像萧真,在真元境,就修炼高阶上人法,可是,耗费了大量时间,拖慢了境界的修炼。而且,修炼的那种高阶上人法也进境缓慢,反被风尘二仙以第四重天的中阶真人法击败。

    对面,方文杰的右手手背,贴到左手掌心,双手放置到小腹位置。

    他的身体,猛烈颤抖。

    小腹丹田位置,释放出夺目的金芒,犹如一轮小太阳。浑厚的金属性异种元气,从丹田中狂涌而出,宛如铁水凝成的巨浪,冲击在林刻身上,震得他站立不稳,向后连退数步。

    “好强。”

    林刻心中暗道。

    “金戈铁马。”方文杰大喝一声。

    “嘶咴!”

    金色的元气光芒,宛如一片晚霞云团,内部传出一道骏马嘶鸣的声音。缓缓的,一尊骑士的虚影,在方文杰身前的元气金芒之中,凝聚出来。

    金色的骏马身上,骑有一位身穿铁甲的战士,手持战戈,释放滂湃的战意。

    “轰隆隆。”

    金戈铁马向林刻直冲而去,地面,猛烈震动。

    “这一击虽强,可是,凭借一步诀,我完全可以避开。看来方文杰的这一招,没有修炼到第四重天,存在速度上的缺陷。”

    林刻没有闪避,激发出火焰小鸟的力量,背上生出一对巨大的血色凤凰羽翼。

    与此同时,浑身三十六道炼体烙印呈现出来,一拳攻击出去。

    “风爆雷鸣。”

    拳头打出,形成呼啸的飓风,风中伴随雷鸣电闪。

    风拳的第四式。

    进入真元境后,风拳又变得有些不一样,威势不弱于方文杰施展的“金戈铁马”。

    “他施展是中阶真人法级别的拳法?不可能啊,他才刚突破成为真人。”萧伯符惊呼出声。

    “轰隆。”

    拳劲与金戈铁马激烈对碰,呈现出分庭抗礼之势。

    狂暴的元气波动,如同水纹涟漪一般,向外涌出,将黑色古树震倒了一根又一根。

    “这个家伙……也太厉害了……”罗谦紧捏双手,眼睛死死盯着林刻。

    僵持了大概三个呼吸时间,金戈铁马崩碎,方文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坠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林刻也向后倒退出去,嘴角流淌出鲜血。

    不过,终究是笔挺的站立,面容坚毅,没有露出一丝颓态。

    罗谦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好!哈哈,以真元境第一层的修为,击败武殿真元境第四层的天才,小真,这下你无话可好了吧?”

    “哼!”

    萧真双眼中,尽是一根根血丝,衣袖一甩,转身就走。

    萧伯符盯着林刻,道:“敢问小兄弟,修炼出来的异种元气,可是大日扶桑气?”

    没什么好隐瞒,林刻坦然说道:“是。”

    即便有心理准备,萧伯符心头依旧猛震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小兄弟若是前往太微星域,必定很快就会成为新生一代的翘楚。”

    “这枚令牌,还请收下,若是今后遇到什么难事,可以求助萧家。萧家对你这样的天才,永远敞开大门。”

    萧伯符和萧真不同,做事更加老练,不会轻易去和武者结仇。

    将天才拉拢到萧家,才是利益最大化。

    罗谦走了过来,将萧伯符手中的令牌推回去,道:“我这兄弟,只是一个炼化了元兽内丹的庸才,不配进入萧家大门。这令,还是不收为好。”

    说完,他拉着林刻,向武殿据点中行去。

    “萧真心胸狭窄,已经嫉恨上了你,萧家是万万去不得。”罗谦向林刻传音,说道。

    林刻道:“我明白。”

    进入武殿据点,来到聂仙桑修炼的石屋外面。

    林刻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道:“师妹,我们能谈一谈吗?”

    石屋内,久久没有回应。

    罗谦站在远处,身靠石墙,轻轻摇头,虽然觉得,林刻来这里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可是,却没有阻止他。

    不让他死心,他怎么会甘心?

    也不知多久过去,聂仙桑的声音,终于传出,语气很冰冷:“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继续听你,怎么骗我?”

    “我从未骗过你。”林刻道。

    聂仙桑自嘲般的笑道:“在你林刻眼中,我就是一个单纯的傻子,对吧?”

    “不!你虽然单纯,却并不傻。”

    说完这话,林刻就觉得自己才是一个傻子,在她如此伤心的时候,怎么能这么回答?

    正要改口……

    石室内,聂仙桑惨然长笑:“单纯不就是傻?大师兄天晟对我关怀备至,可惜,却是当面人背后鬼,现在回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真是恶心至极。”

    “易一真人,是我从小敬仰的前辈,贤德宗师,视我如亲生女儿一般,可是,他却是一个禽兽不如的老魔头。”

    “还有……还有我娘亲,她本应该是我最亲的人。可是,她也骗我。”

    “我最亲和最敬的人,都在骗我。那么我最爱的人林刻,你是不是也在骗我?”

    林刻能够体会到聂仙桑心中的绝望和悲伤,连忙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杀我母亲?她就算再可恶,再罪恶,可是她是我母亲啊!我记得,圣门是可以给恶人一条生路,将他们关押到恶人星球。为什么,你就不能看在我们之间的情分上,给她一条活路?”

    石室中,聂仙桑含着泪,几乎是吼出最后一句。

    聂仙桑的每一句话,都刺痛林刻的心。

    林刻只感觉,心脏绞痛如割,道:“当时……”

    “当时的情况,许大愚已经给我讲过。你是为了救圣门的二小姐,对吧?在你心中,我们师兄妹十年的情义,比不上一个封小芊?”

    聂仙桑的泪水,浸透衣襟,道:“我明白,我只是白劫星的一个没有背景,也没有天赋的蠢丫头。封小芊不仅天赋卓绝,而且家室背景强大,更有一位半步传奇的姐姐,你当然是选择她,她可以让你今后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是我,我也会选择她。”

    “但是林刻,我的心,真的很痛。你不应该这么绝情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练剑,一起走过了多少阶石梯,一起经历了多少个春夏秋冬。你还记得,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欢声笑语吗?你可能已经忘记,可是我一直记着。”

    她的话,字字诛心。

    林刻道:“在你眼中,我林刻就是这么一个势利的人?”

    石室中,不再传出任何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