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百二十六章 大红门
    蓝星的虚境在大天灾之后逐渐融入现实空间,让星球的面积激增许多,并且1天比1天更大的缓慢增加。

    亚太空航行变得再也不能完全规避掉一个个庞大的虚境,路途时间渐渐变长,如今从齐鲁省的胶澳到川蜀省的蓉城一次境内的直航,便足足花费了10多个小时。

    川蜀之地气候温湿多雨,土地肥沃,植被茂盛,自古便有天府之国的说法。

    张初九、宋舍两人走出蓉城天府机场气派的钢化玻璃大门,时间已经到了深夜。

    乌云密布的天上正下着毛毛细雨,室外温度却仍不低,给人一种潮闷的感觉。

    站在机床广场眺望着远处城区的万家灯火,张初九好奇的问道:“师兄,蓉城可是人口千万的大城市,混元洞的道场不会在这里吧走?”

    一踏上川蜀这片熟悉的土地,宋舍似乎一下抛开了烦恼心情变得大好,笑吟吟的说道:“师弟到了我的地头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师兄还能卖了你不成。

    这么晚了,咱们先去吃点宵夜。”,说着他自顾自的快步向前,在机场特设的出租车道拦了辆车,朝落在身后的张初九招招手喊道:“快上车,再晚就吃不上了。”

    张初九疾步赶着上了车,不解的问道:“去吃什么呀师兄,怎么感觉你有点兴奋呢。”

    “这个鬼天气当然吃红油火锅了,”宋舍咽着吐沫道:“至于兴奋是有点。

    师弟你是外乡人,永远不懂一个川蜀人出门在外几个月,回乡之后吃上一口红油辣锅的感觉的。”

    话音落地,开车的司机突然一口川音的接话道:“仙人板板,那个美呦!

    我以前跟着表叔去两广做生意,1年多没着家,回来第一趟吃红油锅,舌头都差点咬下来喽。”

    宋舍听到这话,一副遇到知音的模样,和司机热烈的讨论起来,从红油火锅底料辣椒的产地到应该下锅什么食材,聊的是天昏地暗,一直到出租车停在一条旧城区的老街口才终于结束。

    张初九推门下车,马上闻到一股又香又辣的气味直冲脑门,忍不住打了个阿嚏。

    宋舍付完车资,紧跟其后的下了车,闻到这气味却陶醉的深呼吸了几口道:“这辣香才正宗,跟我来吧师弟。

    今晚师兄让你真正知道、知道‘酸甜苦辣’里的辣字该怎么写。”

    老街之上没有太多路灯,地面湿滑,街道两边开的买卖竟都是火锅店,且家家这么晚了还宾客盈门,个个门口停满了汽车和一排排的自行车、摩托车。

    张初九跟在宋舍身后漫步前行,来到一家位于街市中断,门脸毫不起眼,老旧的赤漆木门上只悬着一个油腻腻的‘大红门火锅’招牌的店子前走了进去。

    店里的摆设充满了蓉城老味,桌椅板张连同柜台统统都是木头家具,天花板上挂着一串串的浅红色灯笼照明。

    宋舍明显是熟客,一进门就来到前柜,朝正算账的老板娘笑嘻嘻的道:“娇娇生意不错啊,这么晚了还满坑满谷的客人。”

    年纪看起来只20多岁,穿着打扮新潮、时尚却不走性感风,显得青春又端庄的老板娘闻言惊喜的抬头望向宋舍,两只眼睛亮的简直要发光一般,脱口而出道:“你来了。”

    “我来了。”面对老板娘明亮的目光,宋舍显得有些激动却抑制着微笑道:“本来师父生日就该回来的,但因为虚兽之灾的事耽搁了下来,连师门‘升仙华庆’都没参加。

    哎,担任了公职,人就由不得自己了。”

    “这样才对,”女老板也忍住了心里的激动,脸一下冷了下来,皱着眉头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

    国家这个概念都快消失了,为政府、为社会、为人民做事才是正途,还效忠什么门派,简直就是被邪教给洗了脑,真是太荒谬了。”

    宋舍对混元洞都已经算是愚忠,但不知为什么面对着女老板时却不敢驳斥,只尴尬的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好了、好了,娇娇,你是星际时代的文明公民,我是脑筋留在几百年前的遗老遗少还不行吗,别生气了。

    我带新入门的师弟回蓉城,刚下飞机什么都没干直接赶来‘大红门’捧你的场,你就给我留点面子,赶快帮我们找个位置坐下行不行。

    中华航空的飞机餐太烂了,根本没法入口,我们都快饿昏了。”

    “你那个顽固不化的死脑筋,还知道要面子。”老板娘闻言冲宋舍恨恨的说道,之后却还是扭头朝张初九客气的一笑,亲自带着两人去了火锅店一间宽敞的包间,很快上了一锅新炒的红油汤底、满桌现切的新鲜食材和青瓷瓶的窖藏好酒,给足了宋舍面子。

    不一会锅底沸腾。

    宋舍用筷子夹起一大梆的羊肉片涮了涮,滴着红油热气腾腾的放进嘴里嚼了几口,紧接着将满盅烈酒一饮而尽,就着烂肉吞入腹中,闭上眼睛,捂着嘴巴闷了一会,坦然长长舒了口气赞道:“美,真美!”

    一旁的张初九这时却无心饮食,凑近宋舍好奇的轻声问道:“师兄,你和这老板娘的关系不一般吧?”

    “咳咳咳…”宋舍闻言呛了一口,睁开眼睛圆瞪着大声否认道:“什么不一般,怎么不一般了,我们一看就是正常的火锅店老板和顾客的关系,哪里不一般了。”

    张初九撇撇嘴道:“你是快进化到高阶的超凡者,那个女老板一看就是个普通人,但她训你像训孙子一样…”

    “你这是什么话,”宋舍恼羞成怒的打断张初九道:“张师弟,我没想到你竟然是和人越熟越不客气的性格。

    虽说熟不拘礼吧,但我毕竟是你师兄,你怎么能说我被人训的像,像那什么一样对吧…”

    “好,好,好,这句话算我说错了。”张初九插话道:“嗯,这么说吧,你对师门一直表现的忠心耿耿,丝毫不容人污蔑。

    但刚才那个老板娘都把混元洞说成邪教了,你都在哪里陪着笑脸,这正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