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们交往吧
    仿佛隔绝了外界的静谧孤山中。

    溪流潺潺的流淌。

    潺潺流动的溪流与挺拔肃穆的松林间,有着类似这样的对话在进行。

    “这个地方就不用了吧。”

    “这怎么能行,你伤势这么重,不能有任何松懈啊。”

    “可是...”

    “别客气,你乱动什么,不要乱动,听话。”

    “。。。”

    治疗静雪的过程中,随着楚天手掌在她娇躯上不住地游移,她不时发出拒绝。

    楚天不知道她为何要这样,但他心系其伤势,心急如焚,火急火燎,不管对方如何拒绝,都很忠实地履行自己救护者的职责,将该治疗的伤口统统用太青星力修复了一个遍。

    必不可少的,当然得用手掌接触一个遍。

    很长一段时间,静雪红着脸,不敢抬头看他。

    她第一次被楚天将手抓住时,都羞涩了好几天。

    她本就是个极异羞涩的女孩子。

    但这般羞涩,终归有个时限,这个时间在治愈过程内,过了羞涩的时间后,静雪偷偷抬头看他,只见楚天把手覆在她伤处,手上青光闪烁,目光专注地盯着她的伤口,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他的额前有着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渗出来。

    静雪见状,羞涩渐渐消失,不由取出一面锦帕,替他小心拭去其额前的汗珠。

    不料这一举动又牵连了内伤,娇躯一震,嘴角又流出些许鲜血来。

    “你就别乱动了。”楚天吃了一惊,他的手只得暂时离开伤处,换到一处相关的药穴上,将元气和太青星力同时渡入,元气压制刚被引动的伤势,太青星力则是进行修复。

    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伤势又被镇压了下来,楚天来到她的面前,仔细叮嘱道:“我要继续治疗你的外伤了,别再乱动了。”

    见他小心翼翼叮嘱的样子,静雪嘴角不由勾勒起一抹微笑。

    “你在笑什么?”楚天奇道。

    “你待我真好。”静雪微笑着回答。

    其实,月亮正好行至他们的头顶,月辉映照着她精致的容颜,使这微笑更加的绝美不可方物。

    楚天看得心动,微微低下头去。

    看来他还谨记非礼勿视的道理。

    “你待我不是更好,之前要不是你,我在磨砺精神时,若被那帮人一通攻击波及,定然凶多吉少。就是累你受伤了。”过了须臾,待心情稍稍平复,他抬头对静雪感激地道。

    “能让你待我这么好,这点伤真的受的挺值的。如果你能对我再好一倍,我可以考虑再来一次哦。”静雪冲他眨巴了下眼睛,旋即笑嘻嘻地道。

    楚天回忆起面对庄贤一伙凶人,在他们的讥讽中,面前的女孩守在闭关的他的身前,一步不退地抵挡,遍体鳞伤的样子,再看她这般轻描淡写的笑嘻嘻的样子。

    不知怎的,一股暖流在他的心底涌动。

    难以抑制的涌动。

    “你这个大笨蛋。”楚天忍不住屈指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以怕伤到她似的微不足道的力气轻轻地敲了一下道。

    “什么嘛。”静雪不想辛苦半天,最后竟然只是得了这么一个评价,但看到楚天眼中涌动的泪花,以及仰脸看天的样子,又想起他说话时语气里平时从未听过的温柔和宠溺时,终于有惊艳的笑容在她素雅绝丽的俏脸上蔓延。

    楚天低下头来,银瞳中依旧残留有一丝丝极其细微的湿意,盯着静雪,用极其凝重的语气道:“静雪同学。”

    “恩?”静雪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凝重,轻声应道,她本能的察觉到或许有大事即将发生。

    “你先前在新生大比上,曾说过喜欢的人是我,你是认真的吗?现在依然如此吗?”楚天如是问道。

    静雪美眸里有着极度的惊喜浮现出来,想都没想就轻点螓首道:“当然。”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了,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静雪同学,我们交往吧?”

    静雪略作沉吟,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俏皮地道:“可是,某人曾经说在校期间,当以学业为重,要不等几年再说吧?”

    女人都是记仇的。

    她虽然年纪小,算是少女,却仍属于女人的范畴,自然也略微带有女人的通病。

    “这个...”霎时间,楚天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内心也有深深的懊悔升起。

    他当时为什么那么嘴贱,要说出这么扯淡的话。

    就算推辞,也不用找这么敷衍,被人一眼就能看穿的借口啊。

    讲真的,此时此刻,楚天真的觉得当时自己的脑子应该刚被驴子踢过。

    见楚天焦急的模样,静雪不由低头偷笑,娇躯以不会引起伤势复发的细微幅度颤动。

    偷笑一阵子,觉得对他的惩罚已经够了,便仰脸向他笑着说:“不过,那是你的观点,我一向不这么认为,既然你已改变了这个观点,我大人大量,还是给你一个机会吧。”

    楚天脸上浮现出一抹任谁都看得出的狂喜之色,小鸡吃米般连连点头:“我以前太死板了,还是该变通,这个时代,是向着会变通的人的,会变通的人才有前途。”

    静雪又暗暗好笑。

    真是好天真,难道自己还会不答应?

    她还有不答应的余地吗?

    刚才的疗伤,她的身体都被这厮摸了几乎一整遍。

    不答应他,不嫁给他,难道还能嫁给别人不成?

    但在他眼里,却像莫大的恩赦一般。

    她觉得楚天有点傻呼呼的,不过蛮可爱的。

    又想起楚天对她的评语。

    天真,幼稚。

    傻呼呼vs天真幼稚。

    “看来,我和他本来就该是一对。”静雪暗道,千辛万苦,终于博得楚天的芳心(嘿嘿),虽然身上伤势还没好,她心里却如吃了蜜一般甜。

    “静雪同学,你的伤还没好,我继续替你疗伤吧。”楚天这时全然没有了面对他人,以及早期对静雪也不例外的剑客般的冷酷,兴奋的如同其他刚刚恋爱成功的少年似的,两只手互相搓着说道。

    “你还叫我同学吗?”静雪白了他一眼,让楚天全身都不由一酥。

    换做正常人,自然是秒懂。

    但楚天这厮情商一向是极低的,是令人发指般的低,虽然全身酥麻,体内血液逆流,但他还是不懂。

    他是真的不懂。

    他强行压制下逆流的血液,奇道:“咱们本来就是同学啊。”

    纵然是静雪,也气得俏脸涨红,道:“你刚才都对我那样了,也对我表白了,难道还要叫同...同学吗?”

    说着,她一口气没上来,忍不住连连咳嗽起来。

    “别生气,别生气。”楚天连声劝道,用时伸手轻轻地拍打她的玉背,帮她理顺呼吸。

    咳嗽了好一会儿才停止。

    楚天刚才的帮忙压制伤势有持续效果,这次虽然咳嗽,却没再如先前一般很吓人的咳出血来。

    静雪略喘了几下,梦幻般的美眸用怨怼的神色盯着楚天。

    楚天用无辜宝宝般的神色盯着他。

    两人对视了好一阵子。

    静雪感到自己脑壳疼。

    她抬起玉手,轻轻地揉了揉眉心,旋即叹了口气,不再绕弯子,而是单刀直入地道:“咱们既然交往,就算是情侣了。情侣之间,同学来,同学去的,显得太生分,彼此还是换个稍微亲昵点的称呼才好。”

    “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呢?你好聪明。”楚天连连点头,用一种略有些崇拜的目光看向静雪。

    “这些不都是最基本的吗?”静雪忍不住嘀咕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雪儿好了?”楚天略一思索道。

    这个昵称是有来历的。

    他所在的社团霍门刚搬到浮空山时,曾在药谷内因凝丹宝药和张北玄等产生纠纷。

    就是那次纠纷之后,静雪为了使他没有心里阻碍的收取凝丹宝药,毒舌了一次,楚天时候醒悟过来她的这般深意,回忆先前,心中不由产生了旖旎的想法,并不为人知地做了一夜的美梦。

    一夜的好梦中,他宛如经历了无数个轮回,每个轮回他和静雪都是情侣关系。

    当时,他就称呼静雪为雪儿。

    说完这个他认为很好的名字,他一脸自信的看着静雪。

    他认为这是天上地下六合八荒最好的最棒的名字了。

    不料静雪却是黛眉微皱,摇头道:“这个太一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