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湾区之王 > 1503 忘乎所以
    危机危机危机。

    当危机局面已经完成了十面埋伏的包围,渐渐也就麻木了,反而能够全神贯注地专注到比赛之中。

    脚步快速横向移动,陆恪以轻盈而稳健的脚步在惊涛骇浪之中轻扯出了一个空档,然后就把锲而不舍的尖峰丹-威廉姆斯甩在了身后,两个人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拉大——现在的陆恪已经不是新秀赛季那个口袋脚步跌跌撞撞的菜鸟了,然后就可以看见左侧的进攻截锋乔-斯坦利快步迎前,出现在了陆恪和丹-威廉姆斯的中间,拦截住了后者的前冲势头,为陆恪的传球赢得了一个短暂的空间。

    但问题就在于,找不到传球目标!

    右翼是洛根和马库斯;左翼是博尔丁、塞勒克和克拉布特里。

    经过全场比赛的较量和对决,亚利桑那红雀也可以明显察觉到,洛根和克拉布特里今天都不在最佳状态,而博尔丁和塞勒克则是相对集中的传球目标——但塞勒克的绝对能力还是有差距,在这种硬碰硬的强力对决中,塞勒克很难抢到优势,这也使得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的整个力量分部就有针对性起来。

    博尔丁陷入了两名球员的包夹。

    塞勒克也同样是两人左右夹击。

    其他三名球员则都是一一对位。

    虽然陆恪的脚步已经移动到了左翼,但彩虹传球的弧线控制却能够把右半场纳入他的射程范围之中,如果洛根和马库斯能够撕扯出接球空间的话。

    洛根和皮特森完全纠缠在了一起,皮特森提前半步卡住了洛根的位置,任何长传连线都需要经过皮特森的半路拦截,而洛根的速度在皮特森面前没有绝对优势,这也使得洛根的身影变得若隐若现起来。

    马库斯也同样是如此,阿布拉汗死死地卡住了他的位置,而马库斯正在利用自己的身体来形成突破,可是在避免犯规的情况下,阿布拉汗还是能够占据着微弱优势,马库斯还需要更多时间完成突破。

    那么左翼呢?

    没有空间,没有空间,还是没有空间。

    脚步快速移动调整之间,陆恪的视线如同雷达一般地捕捉着任何存在的缝隙,在接球手的位置全面落于下风的局面下,现在陆恪已经没有选择,即使没有传球线路,他也需要利用自己的弧线控制撕扯出一条线路来。

    横移。前冲。调整。

    陆恪以小碎步的上步动作完成了蹬地发力,一股力拔山河的力量就从脚跟顺着腰部向上半身输送,手臂拉成了一张满月圆弓,完美而流畅的传球动作在手臂快速甩动之中把所有力量都如同鞭子般地甩了出去,最后通过手腕的鞭打力量,全部都附着在橄榄球之上,孤注一掷地传送出去。

    “嗖!”

    拉弓,射雕,橄榄球就这样滑出了一道彩虹弧线,浩浩荡荡地穿行过了球场,朝着远端远端再远端奔跑而去。

    瞬间,手臂的紧绷和酸痛感就全部爆发了出来,在全神贯注情况下,什么弧度什么控制什么角度,所有的所有都已经变成了身体的一种惯性,陆恪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手臂伤势,再次回到了新秀赛季时的状态,如同蛮牛一般不管不顾地冲刺着,竭尽全力撕扯出一线生机,什么掌控全局什么保留实力什么制衡定律全部都不重要,凭借着一股原始而生猛的野兽本能,在这片球场上为自己赢得一席之地。

    血性,大抵就是如此。

    但陆恪依旧毫不在乎,视线死死地盯紧了橄榄球,看着那条弧线又高又远、又快又急地朝着球场深处冲了过去,如同一道闪电般,滑过天际,整个苍穹都变得明亮起来,就连菲尼克斯大学球场那片深沉而浓厚的暗红色海洋都被劈了开来,仿佛摩西站在了红海面前,用自己的法杖开辟出了一条道路般。

    ……

    “陆恪!陆恪!陆恪!”

    “陆恪正在转身!陆恪正在调整!陆恪正在移动!陆恪用自己的口袋脚步再次甩开了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的突袭,现在他为自己赢得了一片传球空间,但他的传球目标到底是谁呢?上步!拉臂!传球!”

    “陆恪传球出手!”

    “标准的彩虹传球,整个联盟都找不到更加标准也更加完美的传球弧线了,梭子球正在快速旋转前进着,二十码线!三十码线!四十码线!抛物线终于达到了顶点,上帝!这居然是一次六十五码的超级长传,让人再次想起了陆恪新秀赛季第一场比赛的第一次传球,这是旧金山49人扬名立万的成名绝技!”

    “传球目标是……”

    “等等。等等!等等!不是加雷特-塞勒克,而是迈克尔-克拉布特里!陆恪居然在如此关键时刻把传球目标定格在了克拉布特里身上!本场比赛,克拉布特里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是糟糕的,但现在陆恪似乎没有太多选择!”

    “克拉布特里正在摆脱!克拉布特里对阵贝瑟尔!贝瑟尔对阵克拉布特里!这绝对是全场比赛最为重要的一次对位;贝瑟尔刚刚防守住了洛根,掐断了一次六十码的长传,那么这一次的防守结果呢?”

    “上帝,克拉布特里正在建立优势,他赢得了半个身位的优势!”

    克拉布特里正在冲刺。

    此时,克拉布特里彻底清空了大脑,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一个空灵状态,脑海里的唯一想法就是冲刺和突破,那股偏执而专注的力量就如同陆恪一般,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全场糟糕透顶的状态也不重要了,屡次接球错过时机的失误也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这次冲刺,他需要利用冲刺来形成突破。

    贝瑟尔正在试图贴身防守,但克拉布特里没有给他机会,一个突然加速前冲的变奏,狠狠地用肩膀撞在了贝瑟尔的肩膀上——在身体物理层面的对决上,他丝毫不会害怕贝瑟尔,这名身高与体重都比克拉布特里小了一圈的角卫,他是一名手感出众但卡位平平的防守球员,克拉布特里知道应该如何形成突破。

    砰!

    嗖!

    先是冲撞,而后拐弯,就如同撞在了柱子之后利用反弹力完成转身一般,这应该是篮球场上的过人技巧,却在克拉布特里的出色身体素质掩护之下改良成为了橄榄球版本,发出了更加完美的效果——

    贝瑟尔的重心稍稍摇晃了一下,速度和位置都出现了些许偏差,然后克拉布特里就已经形成了反超。

    半步,仅仅只是半步优势而已,克拉布特里依旧没有完全甩开贝瑟尔,但他丝毫不担心,改变了自己的跑动路线,朝着内侧稍稍收敛了一些角度,然后就在悄无声息之间把贝瑟尔的离心力渐渐拉大,同时利用自己的速度形成优势。

    贝瑟尔试图拉近距离,但他没有能够成功。

    前冲!

    这就是克拉布特里现在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当他的视线余光看到陆恪的传球方向时,肾上腺素就开始源源不断地井喷,他的速度也就爆发到了极致,甚至超出了自己的训练水平,就好像突然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因为他知道,这就是钢丝绳索之上的狂舞,任何一点点迟疑就可能粉身碎骨。

    他不想要粉身碎骨。

    狂奔!风声就在耳边呼呼作响,那呼啦啦、呼啦啦的啸声如同海上水妖正在尖叫一般,连带着耳膜都开始刺痛起来,皮肤表面都可以清晰感受到刀锋的锐利,但克拉布特里却肯定顾不上这些细节了,除了冲刺就是冲刺,似乎灵魂都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四十五码线。

    中场线。

    四十五码线。

    四十码线。

    克拉布特里就这样全力狂奔,然后做出了一个回头望月的姿势,视线之中就可以看到那枚高速旋转的橄榄球正在放大、快速放大,同时还可以看到视线余光的左右两侧都出现了暗红色球衣的身影正在包夹,但克拉布特里没有任何恐惧,反而是稍稍降低了重心,把脚步站稳,在持续高速奔跑之中,做出了一个接球手势。

    “嗖!”

    橄榄球就这样落在了手心之中,沉稳而扎实,克拉布特里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抱住橄榄球,拒绝放手!

    “橄榄球下落!橄榄球正在下落!中场线!四十五码线!四十码线!克拉布特里!克拉布特里正在调整脚步!克拉布特里!上帝,克拉布特里接住了!克拉布特里完成了接球!贝瑟尔的防守卡位完全被甩开了,这是一次致命失误!这是一次绝对绝对绝对不应该出现的失误!贝瑟尔到底是怎么丢掉自己防守位置的,克拉布特里直接赢得了一个两码的接球空间,这对于陆恪来说,简直就是敞开大门的机会!”

    “陆恪没有错过!”

    “观众朋友们,陆恪没有错过!面对四档二十二码的进攻,陆恪以一记六十五码的长传找到了外接手迈克尔-克拉布特里,本场比赛表现始终低迷的克拉布特里完成了一次史诗般的接球,现在他们来到了对方半场的三十五码线!”

    “不可思议!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怎么可能丢掉这一次传球防守呢?旧金山49人延续了自己的进攻,上帝,陆恪正在招呼队友快速列阵,他们要继续进攻,他们要继续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