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离开不是了不起的事情
    李扶摇去摘星楼的时候,三皇子被宫里派人来接走了,李扶摇想要他在这里待些时日,但是皇宫里的另外一个人不这么想,那个人不是延陵皇帝,而是一位守城人。

    李扶摇三人都离开了李府,没有人去拦他。

    他牵着三皇子的手走在皇宫的甬道里,神情平静,他的身材不高,甚至看着有些佝偻,满头银发却十分有光泽。

    普通的守城人绝对不会像是他这样,更何况他还牵着三皇子的手。

    三皇子低着头,跟着这个老人往皇宫某处走去,没有说话。

    那老人也没有说话,两个人都很沉默。

    这好像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但也不正常。

    一路上有好些太监看到他们两人,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奇怪,宫女太监们都认识三皇子,但谁都怕那个老人。

    三皇子失魂落魄的走了一大截路,然后不再前行,老人随即也停下。

    一老一少停在这里,很是怪异。

    年轻的三皇子忽然说道“我想见父皇。”

    老人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最好不见,见了也没有什么用,这些年里,你们相处的还不错。”

    他说的不错,就是两人互不打扰。

    这样的状况,已经过了很多年。

    三皇子说道“我想和他谈谈。”

    老人有些意外,因为这两个人,自从三皇子成年之后便没有见过面,自然也没有交谈过,这一下,三皇子这么说,明显是要和延陵皇帝谈谈那个问题。

    老人说道“早这样也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老人领着他改变了路途,走向御书房。

    那是那位延陵皇帝常在的地方。

    走在老人身后,三皇子沉默不已。

    ……

    ……

    李扶摇登上摘星楼。

    这里一如既往。

    李昌谷坐在楼上,听到李扶摇说了些话,然后点了点头。

    只是他没有直接出剑,而是闲谈片刻,忽然问道“你和胡萧一战,有没有感觉的沧海的不同?”

    胡萧虽然当时已经把境界压制到了朝暮境,但是毕竟是一位沧海,一定不是个寻常

    的修士,李扶摇能够和他一战,要是没能得到些什么,还是不太对。

    当然对于李昌谷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还是沧海。

    沧海感悟。

    李扶摇说道“除去皮厚一点,我没有什么感悟。”

    李昌谷看了他一眼,一针见血的说道“那是你的境界太低,没有看出其中的奥秘。”

    李扶摇有些无奈。

    他不过是个朝暮境,能够不死都是运气了,哪里还能看到那么多,而且他是个朝暮境,能够得到的东西自然也就是朝暮境该得到的。

    李昌谷不再追问这件事。

    他看着李扶摇的眼睛问道“雾山里可曾得到些什么?”

    当日李扶摇离开洛阳城之前,曾在摘星楼和李昌谷有过交谈,他们两人当时也自然而然的谈过关于剑士六千年前的事情。

    当时李昌谷让李扶摇走进雾山去寻找答案。

    但是他不知道李扶摇是不是找到了。

    李扶摇苦笑着摇头,当时有半本手札,被他找到了,但是也只有半本而已,后面半本他都没有看到,自然也就不知道后面那半句话说的是什么。

    若说世间不幸,剑士……

    在言河圣人死之前,李扶摇问过几句,但是那位圣人却是当真一句话都没有说。

    李扶摇一直都觉得那个人是个疯子,但没有想到他在最后都还是个疯子。

    这种事情,他怎么能预料到。

    李昌谷淡然道“有的事情不知道结果,便是要让你再去找答案,答案总归会有,就看你什么时候知道了,据我所知,这个世间至少还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李扶摇下意识问道“谁?”

    李昌谷看着天幕,笑道“朝剑仙自然知道,他要是不知道的话,这些年在做些什么呢?”

    李扶摇皱眉说道“昌谷先生有什么高见?”

    李昌谷摇摇头,“我是想说,只要不是我这样的人,在一座楼里待过了这么些年,总会有些见识的。”

    李昌谷言下之意不过就是多走走,多看看。

    眼界开阔。

    这就能知道更多。

    这就是所谓的行万里路便如同读万卷书。

    李扶摇不

    知道这句话有没有道理,但想着自己的确该多走走。

    只是妖土已经去过了,山河也走了一些,之后便该去佛土看看了?

    佛土的和尚们,有什么好看的?

    李昌谷仿佛是知道李扶摇在想些什么,很快便摇头道“不急,现在先看看。”

    “再等等。”

    等等看看,是等什么,是看什么?

    当然是看朝青秋,当然是等朝青秋了。

    朝青秋要离开人间了。

    但是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姿态离开。

    但是谁都觉得这位剑仙是不会就这样悄然离开的。

    他一剑开了天幕,然后就走了?

    这恐怕不是朝青秋。

    朝青秋要走,应当是万众瞩目的。

    这毫无疑问。

    他就要走了。

    但是一定会让世人都记得他是怎么走的。

    指不定还会给剑士们留下些什么。

    至于是留下些什么呢?

    这应该是到时候才知道。

    李昌谷按着苦昼短的剑柄,轻声说道“这样的人,谁都不会允许他就这么走了的,走之前,这才是世间最关心的事情之一。”

    李昌谷见解独到,眼光也很独到。

    李扶摇想着当年在青天城的城头,他和朝青秋曾经坐在一起说过些话,那个时候他还真是个小剑士,虽然出了些风头,但是比起来朝青秋也还差得很远,但就是这样,也一样是和朝青秋坐在了一起。

    说着很多话。

    现在一晃,他就要走了。

    他会有些伤心的。

    这毕竟是他一直都想成为的那个人。

    剑仙。

    不是。

    是朝青秋。

    他是想成为那样的人,而不是那样的剑仙。

    这两者差别很大。

    李扶摇说道“我想,那一定是这个世间最了不起的一件事。”

    朝青秋离开人间,是最了不起的一件事。

    ……

    ……

    洛阳城里的一处茶摊前。

    朝青秋喝着茶,自嘲道“哪里这么了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