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怪谈异闻 > 第308章 凶宅(8)
    四个人随口讨论完剧情,都没有太在意。

    单就剧本内容来说,这个故事不算多复杂,也不够惊险刺激。

    就在四人精神放松,准备检查这间客厅时,门铃声响起。

    仿佛是有人在监视他们,等他们一停止讨论,就按下了门铃。

    门铃声很大,四个人都吓了一跳。

    方晓恬最为紧张,埋怨道:“这什么门铃?太响了吧。”

    李昂和王嘉走向了玄关。

    玄关有鞋架,却是空的。

    防盗门上有一个猫眼。

    两个男人没有立刻开门。

    王嘉凑到了猫眼前,往外一看,就见谢轩荣的大脸几乎贴着门。

    “是阿荣。”王嘉说道。

    “他怎么跑到外面去了?”方晓恬惊讶。

    王嘉不假思索,告诉三个伙伴这情况后,就准备开门。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再次响起,这次声音急促。

    嘭嘭!嘭嘭嘭!

    伴随着门铃声,还有类似于撞门声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

    方晓恬又一次被吓到,抱紧了陆雨。

    陆雨也下意识地抱紧了方晓恬。

    王嘉开门的动作顿住了。

    他犹豫着,又看了一眼猫眼。

    猫眼外的谢轩荣面无表情地站着,一动不动。

    王嘉也回过味来。

    这些声音不是真的门铃声、撞门声,而是房间里的喇叭在播放音效。

    “开门。开门。”

    喇叭中还传出了人声。

    只是这个声音并非谢轩荣的,而是一个小孩的。

    敲门声和撞门声稍微停止了一会儿。

    “大姐姐,大哥哥,开开门。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小孩的语调无比诡异。

    方晓恬倒抽了一口气,“这什么啊?不是阿荣吗?”

    “可能不是。”王嘉往后退,撞到了身后的李昂。

    李昂像是好奇,也凑到了猫眼那儿看了一眼。

    “外面是阿荣。但是……”

    “大姐姐,大姐姐……请开门……开门……”那个小孩的声音响不个不停。

    方晓恬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像是为了增强这恐怖的气氛,阳台上吊着的尸体忽然开始了摇摆。它们摇摆的幅度从小变大,身体撞在一起,发出轻响。

    方晓恬将脑袋埋在了陆雨的肩头。

    陆雨的身体也被吓得哆嗦了一下。

    “我们是不是要想个办法?”李昂说道。

    他和王嘉回到了客厅中,在房间里搜索起来。

    除了他们来的路,以及玄关那扇防盗门外,这间客厅里只剩下了一扇房门。

    105室看样子是经过了大改建,一室一厅的房子,厨卫都没了。

    唯一的卧室房门并不能被打开。

    两个男人无头苍蝇一样在房间里乱窜,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摸一遍。

    方晓恬和陆雨逐渐适应了这种环境。

    那喇叭中传出的声音也被调低,恐惧的氛围因此有所改善。

    两个女人也加入了调查的行动。

    他们这样找了一会儿,还是陆雨最先有了发现。

    阳台的晾衣杆上吊着四具假人,但挂钩却有五个。

    “还有一个。”陆雨指着晾衣杆,惊喜地说道。

    这机关设置,和之前104室的客厅类似。

    王嘉和李昂却没有那么高兴。

    他们早就检查过沙发上的那具假人了,却是没有找到钩子。

    “是不是要找一根绳子……”方晓恬说道。

    “那也太凶残了吧?”王嘉汗颜。

    真要用绳子将如此逼真的假人给吊起来,那和挂上假人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

    “是不是要用之前那房间里的两个假人?”李昂说道。

    “那两个假人不是已经在这里了吗?”方晓恬看了眼阳台。

    那对老夫妻已经被挂在了晾衣杆上。

    “这两对一样的假人……这个有什么讲究吗?”李昂自言自语。

    “还有一个。”陆雨突然道,“那个房间里,不是有一个娃娃吗?”

    王嘉的眼睛亮了起来,“对!那个娃娃!”

    王嘉之前研究那些巫术资料研究了很长时间,此刻记忆犹新。

    “那个娃娃是用来转移恶灵的。阿荣可能就是被恶灵附身了。被死掉的孩子附身了。我们将它转移到娃娃上就好了。”王嘉介绍道,“只要用同样的死法对付那个娃娃就行。”

    小孩是被吊死的,他们只要将那个娃娃挂起来,就能将恶灵吸到娃娃身上,谢轩荣自然就被解放了。

    王嘉想明白这一点,就撩开黑帘,进入了那条诡异的走廊。

    方晓恬脚步迟疑,磨磨蹭蹭。

    陆雨被她抱着,就留在了那条走廊口。

    本要跟着进去的李昂见状,手撩着帘子,也停在了走廊口。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王嘉在前面说道。

    他也知道方晓恬对那个房间反感,为了照顾女朋友,自然不可能让她再跟着进来。

    方晓恬松了口气,冲着走廊里的王嘉露出一个笑容,“你快点啊。”

    “知道了。”王嘉笑嘻嘻地到了走廊尽头。

    他将手机的闪光灯打开。

    留在走廊另一头的三个人就见他站在那房间门口,一动不动。

    陆雨心觉不妙。

    她的心跳陡然加快了几倍。

    “怎么了啊?”方晓恬提高音量问道。

    王嘉迟钝地转回头。

    他的脸色如何,三个人看不出来。走廊内奇怪的光线和手机的光汇聚在一起,让王嘉的脸色看起来像是打翻的颜料盘。但王嘉的神情,三个人都能看懂。

    那是一种很鲜明的恐惧。

    隔着一段距离,陆雨好似都能看清王嘉有些扩散的瞳孔。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谢轩荣“消失”时的场景。那时候似乎也是这样。谢轩荣站在卧室门口,露出这样的表情,然后就突然……

    李昂问道:“喂,你没事吧?怎么了啊?”

    他朝王嘉的方向走了几步,撩着帘子的手也放了下来。

    黑帘在陆雨和方晓恬面前落下。

    两个女人都轻微发抖。

    方晓恬连忙将黑帘撩起来。

    她的手和陆雨的手撞在了一起。

    两人急迫地进了走廊,就只看到了李昂的背影。

    李昂挡住了两人的视线。

    王嘉的声音从李昂的身体后传来。

    “没事……这房间换了……”王嘉说道。

    说话间,另外三人也到了那房门口。

    王嘉这时候已经进了房间,用手机到处照着。

    三个人这才看到,原本亮着红光的房间此刻一片漆黑,不仅如此,房间里的佛龛、佛像、假人等物都不见了。

    房间被重新布置。

    佛龛和佛像变成了大衣橱。

    这间房此刻才是卧室该有的样子:有一张双人床,床上四件套是那种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风格;有个小书桌,桌上摊开了一些书本;书桌边的书架上摆满了书,却不仅是孩子的书,还有成年人的一些读物;就在书架边,是一个储物架和储物箱。储物箱中放了什么不得而知,但那储物架上却是放满了小孩子的玩具。

    这间房看起来是大人和孩子共用的。

    陆雨他们三人也打开了手机照明。

    陆雨手机一扫,就看到了旁边空着的墙。

    那面墙上贴满了东西,有小孩子的手工画,还有一张张奖状。

    “找到了。”王嘉拿着一个小娃娃从房间中走出来。

    手机光交汇,让陆雨眯起了眼。

    “那快走吧。”方晓恬催促道。

    她觉得这突然变化的房间很是瘆人。

    毫无疑问,这是某起案件中死者的卧室。

    王嘉和李昂都没反对,他们也没有仔细探索这间新房间的欲望。

    陆雨想说什么,却是没有开口。

    她同样觉得不安,但不安的原因和方晓恬不同。

    她脑海中不断回放着之前王嘉异常的表现,还有更早之前,谢轩荣的异常。

    王嘉的异常,还可说是看到房间布置大变样后,被吓了一跳。谢轩荣那反应……是演技吗?

    即使如此,两人的反应也未免太过强烈了。仅仅是吓了一跳,仅仅是演技,能达到这种程度吗?

    陆雨脑中闪过这些念头。这些只是瞬息之间产生的想法。

    她转身的同时,又看了一眼那一面墙。

    在那些小孩子稚拙的图画中,她瞄到了那上面的署名。

    陆雨身体一颤。

    她还想看清那画上歪七扭八的字,就被方晓恬拖着往外走了。

    他们出了走廊,穿过黑帘,就听到了小孩的声音。

    那个音效还在持续播放。

    王嘉拿着娃娃进了阳台,顺路还拖了一把椅子。

    李昂也进了阳台,帮他扶着椅子。

    陆雨和方晓恬站在阳台外看着。

    陆雨心不在焉。她心中的不安感在不断扩大。

    “好了。”王嘉从椅子上下来,和李昂一起回到阳台外,站在两个女人身边。

    陆雨随意望了一眼晾衣杆。

    晾衣杆上多出来的小人微微旋转。

    陆雨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对,这个娃娃好像不是之前那个……

    这样的念头刚冒出来,房间里的灯就全部熄灭了。

    房间陷入了黑暗。

    方晓恬刚被吓得叫了一声,她的声音就被小孩凄厉的尖叫取代。

    小孩痛苦地嘶吼,那声音之下,还有更多意义不明的细语低吟。

    诡异的声音持续了几秒。

    黑暗的房间中突然开始灯光闪烁。

    那光不是正常的白光,而是红光、绿光。

    像是群魔乱舞一般,房间里恐怖的气氛再次升高。

    过了一会儿,所有的声音、光影都停了下来。

    方晓恬轻轻抽气。

    王嘉安慰道:“好了好了,应该过去了。成功了。”

    他正说着,房间里灯光大亮。

    原本挂在阳台上的那四个假人和一个娃娃都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躺在地上的谢轩荣。

    “阿荣!”李昂叫了一声。

    “阿荣,哈!你怎么出来的?”王嘉笑道。

    谢轩荣装模作样地从地上爬起来,“我也不知道。我……我被附身……噗!”

    他像是演不下去了,直接笑场。

    王嘉、李昂都哈哈大笑起来。

    方晓恬擦了擦眼角,也笑出了声,“真是的……以前不知道你这么有演技啊。”

    陆雨扯扯嘴角,挤不出半点笑容。

    她心中仍然残留着那种不安感。此刻看着谢轩荣,她还是觉得不安。

    “别笑了、别笑了。”谢轩荣正色道,“你们只是暂时将那个恶灵赶走了。还没结束呢。”

    四人一看,谢轩荣似乎还有交代剧情的任务。

    “我们要想办法彻底解决万能神和它弄出来的那些鬼魂。那位先生做了很多研究。”他指了指沙发上的假人。

    随着他话音落下,假人的脑袋转动两下,房间里又播放起了录音。

    “他就要来了!快去我的房间躲起来!那里有暂时设立结界的符纸!快!”男人声音急促地说道。

    谢轩荣也催促道:“快点进房间。”

    “那个房间锁了啊。”方晓恬说道。

    “对了,钥匙!”李昂一拍脑门。

    谢轩荣从口袋中掏出了钥匙。

    这串钥匙正是他最初从那具假人尸体上搜到的道具。他们先前只用了其中一把。

    谢轩荣这次使用另一把钥匙,将房间门打开。

    房间里已经开好了灯。

    谢轩荣环视房间一圈,在书桌正中找到了一张与众不同的符纸。

    那个道具似乎是用吸铁石做的,比单纯的纸张要厚不少。

    谢轩荣将那道具拍在了房门上。

    也正在这时,房门外传来了鬼哭狼嚎之声。

    声音杂乱无章,隐约能听到一些惨叫。

    外面安静了几秒后,又有脚步声传来,像是有人在房门口徘徊。

    最终,声音彻底消失。

    “没事了吧?”方晓恬紧张地问道。

    谢轩荣点点头。

    “接下来要怎么办?”李昂问道。

    谢轩荣一摊手,“我不知道了。这里应该有线索。”

    “你不知道了?”王嘉惊讶。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啊。这里是那个先生的房间。他在家人死后不断调查,应该是找到了消灭那个万能神和鬼魂的办法。”谢轩荣在房间里逡巡一圈,“哦,对了。我就是被他救了,所以没有当场死亡。”

    后一句显然是交代剧本。

    “你到底是怎么消失、出现的?”方晓恬好奇地问道。

    她还对谢轩荣的两次消失耿耿于怀。尤其是前一次谢轩荣当着她的面倒在床上后,直接消失不见,简直是大变活人的魔术表演。

    “有密道啊。”谢轩荣笑着说道。

    “这里的房子都改建过吧?可能缩小了一圈。外面那个客厅就比前面两个小。”王嘉说道。

    陆雨的空间感并不好。经王嘉这样一说,她再回忆,105室的客厅似乎是比103、104两室的客厅小上一圈。不过,这到底是错觉,还是真的,陆雨也不清楚。

    谢轩荣已经分享起了他走密道的体验。

    密道狭窄,他都是侧着身体过去的,好几次都担心自己赶不上剧情,被人发现。

    王嘉他们三个捧场地惊叹。李昂听得津津有味,还很是遗憾自己没有成为那个剧情角色。

    陆雨看着这样的谢轩荣,又看看王嘉,没有加入讨论。

    叩叩。

    房门被敲响。

    李昂诧异地笑道:“这是在催我们赶紧找线索吗?”

    “是我。”门外传来声音。

    四个人都惊愕地看了看谢轩荣。

    谢轩荣神秘一笑。

    “是我!我在外面!那个人不是我!那是鬼!那只鬼占了我的身体!王嘉!方晓恬!李昂!陆雨!是我啊!我在外面!里面那个不是我!”谢轩荣的声音很激动,一个劲地喊着。

    他的语气中有一种绝望感。

    陆雨身上像是窜过了电流,战栗感从脚心直升到脑门。

    她瞪大眼睛,看着谢轩荣。

    “阿荣,你真的可以去当演员了。”方晓恬笑话道。

    另外两个男人也笑起来。

    谢轩荣看向了陆雨,“干嘛啊?呵呵,你不会真的信了吧?”

    “陆雨这是沉浸到剧本了!”方晓恬抱住了陆雨的胳膊。

    “这叫浸入式体验。”谢轩荣说道,“密室游戏就是浸入式游戏。很刺激吧?”他望着陆雨,嘴角挂着笑容。

    陆雨沉默着,点了下头。

    房间外的声音这时候也停止了。

    最后,门外响了两声,像是有两样东西落在了门口。

    “是不是能开门了?”王嘉问道。

    李昂说道:“还是先调查这个房间吧。阿荣不也说了,这间房里面有解决万能神的办法吗?”

    谢轩荣点头。

    方晓恬拖着还在沉思的陆雨,和三个男人一起搜索起了这间新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