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上司老婆 > 第204章 秦阳出面,搞定合约
    “哦哦。”被唤作马利的人赶紧站起来,跑到饮水机旁边去冲咖啡了。

    魏辉皱皱眉头,暗骂了句倒霉玩意儿,今天真是有点不顺啊。

    拿出两份合同,一中一英,魏辉摆在了约翰面前。

    这合同也不是魏辉做的,这货虽然号称是双硕士学位大海龟,但那是买来的学历。

    阅历倒是有,但做合同的时候也用不到阅历啊。

    约翰拿起了英文的那份低头看了起来,只是看了两秒钟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变得更糟糕了。

    等到约翰看完这份合约之后,整张脸都已经快要扭曲了。

    这次的合作,大致内容是丽人美品建立海外分厂,美利坚公司全程支持占据一定的股份。

    因为爱克斯集团,丽人美品四个字现在已经真正的走出亚洲走向了世界,美利坚公司这次本来是想签下沉香香水的美洲代理权。

    但是,沉香香水已经给了爱克斯集团全权代理,无奈美利坚公司只能退求其次,合作在美洲地区建立新的生产厂。

    这份合同里,很多细节都没有提到,甚至连法律承担责任都模模糊糊一笔改过。

    西方人都是直来直去,喜欢先小人后君子,责任承担明细是必须要做好的一部分。

    如果说这是疏忽,约翰可以忍,那翻译语法的错误怎么说?

    一份合同,几千个英文词组,其中有很多语法错误狗屁不通,约翰是凭着想象力才能大概知道内容。

    这不是坑爹呢吗!

    啪的一声,约翰把文件夹摔在了桌上,那张脸气的都已经变了形,自己漂洋过海来这里不是为了过家家的!

    魏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拿起来看了看,只看了一眼也做出和约翰一样的表情。

    他的学历虽然是买的,但基础的英语还是精通,这么坑爹的翻译魏辉也是第一次见。

    而且是自己手下做出来,拿给自己用的,这让魏辉怎么不生气。

    “这份合同是谁翻译的?!”魏辉举起来问道。

    在场只有这么几个人,四个是美利坚代表团成员,还有两个是魏辉的手下,罪魁祸首肯定是其中之一了。

    马利颤巍巍的举了举手,表示这份合同是他做的,也是他翻译的。

    魏辉啪的一下就把文件夹扔了过去,塑料打在了马利的脸上,哀嚎一声马利捂着脸蹲了下去。

    “你TM是猪头啊,这么重要的事儿交给你你居然敢给我办砸了!”魏辉那个生气啊,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

    傲公子的脾气露了出来,动不动就出手打人,出口骂人,这么三百六十度的转变让美利坚代表团心里一惊。

    华夏有句古话,知人知面不知心,约翰现在才开始感慨华夏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

    拳打脚踢了一阵,魏辉拿起约翰面前的咖啡就倒了下去,滚烫的咖啡倒在了马利的身上,倒霉蛋不停的扭曲自己的身体以表示痛苦。

    这是魏辉惯用的手段,遇到不顺眼的事儿,魏辉经常体罚殴打虐待手下。

    “哦,老天!”爱丽丝说着,捂住了小嘴,直到魏辉动手的前一秒她都以为魏辉是个绅士。

    从谈吐来看,魏辉确实算的上是个绅士,前提是他不变身傲公子。

    “太糟糕了,这真是糟糕的旅行。”约翰也开始了吐槽。

    魏辉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停手,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对不起,我失态了。”魏辉的表情很不好意思。

    “糟糕的合同,糟糕的负责人,还有刚刚发生的糟糕的事情,还有昨天晚上糟糕的惊喜。”约翰用生硬的中文连说了四个糟糕。

    最后,约翰还总结了一句,“哦,太糟糕了,这真是一次糟糕的旅行。”

    自从上次华夏旅行结束后,约翰对华夏人就有了些成见,觉得华夏人中很多都是野蛮人。

    当然了,在约翰眼里,还是有优秀的华夏人,就比如那次闹剧中路见不平的勇士。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公司的失误,我会想办法解决。”魏辉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想与约翰握手。

    刚才泼咖啡的时候,魏辉的手上沾了不少灰黑色液体,脏兮兮的约翰都不想跟他握。

    美利坚代表团开始收拾东西,一边喊着哦老天,一边吐槽这次的糟糕。

    看这样子,合同是要崩了。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打开,林成光走了进来。

    这么重要的合作案,林成光前面不出现并不是因为沉不住气,也不是放任魏辉去胡搞瞎搞,是因为这会议室装了摄像头。

    装作一副任你胡闹的样子,其实林成光一直了解了会议室里的所有事情。

    当看到魏辉惹怒了美利坚代表团时,林成光坐不住了,终于在代表团离开前赶了过来。

    “约翰先生,你好。”林成光笑着伸出了手,颇有大家风范。

    林成光一直是以稳健著称,大场面见过不少,这种场面也不是第一次见。

    想上次,秦阳逼迫恩格尔让利的时候,林成光就失态了,所以这次林成光做好了心理准备,表现的很自然。

    “哦,亲爱的林,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还不能确定,我要回去跟总部汇报一下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约翰与林成光握了手,说道。

    这只是敷衍的外交辞令,约翰这句话等于是宣布合作关系结束。

    在美利坚公司,本来就有反对的声音,不少人都觉得不应该跟东方集团合作。

    在不少外国人眼里,东方人都是狡诈的野蛮人。

    是约翰站出来,以自己的名誉担保,这才拿到了董事会的批准,漂洋过海来到闽都洽谈合作。

    可是,魏辉闹的这一出,让约翰的信心全无。

    如果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儿,当初就是有人那把枪指着约翰,约翰也不会去做什么狗屁担保了。

    “约翰先生,这只是一场误会,其实我们公司还有更优秀的策划团队。”林成光想了半天,只能这么说了。

    虽然说出这句话,有一种对合作案极不负责任的嫌疑,但林成光只能先用这句话来稳住约翰。

    约翰也听出了林成光这句话的负面意思,还有更优秀的策划团队。

    感情你林成光把这次合作当儿戏,派了个不入流的策划团队来洽谈?

    想到这里,约翰更生气了,当即就准备拍屁股走人。

    可就在这时候,刚刚被林成光关上的门再次打开,而且是砰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秦阳就站在门口!

    头发有点蓬乱,嘴巴上满是胡茬子,蓬头垢面的跟个乞丐似的秦阳,出现了。

    不光是脸上跟乞丐一样,秦阳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脏兮兮的。

    如果摆在大街上,就真的被人当成乞丐了,没准儿林成光路过还能给秦阳五毛钱呢。

    “魏辉,我草泥马!”秦阳对着魏辉骂了一句,就冲了过来。

    跟风一样,眨眼秦阳就冲到了魏辉跟前,抡起拳头就朝魏辉的脸上砸了过去。

    魏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鼻梁一阵剧痛,被秦阳实实在在的一拳掀翻在地。

    这还没完,秦阳干脆就坐在了魏辉的身上,一拳一拳的往下使劲的砸。

    这两天的屈辱,这两天所遭受到的虐待,这两天秦阳的担心,全部化成力量汇聚在拳头上。

    秦阳打的一点也不含糊,拳拳都用上十成十的力气,不多时就砸的魏辉嗷嗷大叫。

    “小秦,先停手。”林成光皱皱眉头,但心里爽的不能行。

    让你丫的拿你爹压我,让你丫的来公司捣乱,让你丫的在食堂骚扰林雪。在食堂那件事林成光也是知道的。

    现在看到秦阳痛揍魏辉,林成光心里一阵舒爽,好像自己的闷气都随着秦阳的拳头被打了出去。

    林成光发话了,秦阳这才想起来这会议室还有客人,停手站了起来,不过最后还送了魏辉一脚。

    秦阳放开了魏辉,但魏辉已经爬不起来了,娇生惯养的他哪里受过这样的暴打,扭动身体魏辉不停的呻吟。

    “你们两个把他送到医院。”林成光对着魏辉的两个手下说道。

    两人虽然是点了头,但看魏辉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估计是觉得打人者人必打之这句话太灵了,刚刚还在打人的魏辉现在就挨打了。

    魏辉被抬了出去,秦阳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一行黑水顺着秦阳的脑门流了下来,秦阳好像变得更狼狈了些。

    “秦阳,这是美利坚公司的代表团,这位是约翰先生。”林成光给秦阳介绍了起来。

    可刚介绍完,林成光就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因为秦阳和约翰正在对视。

    那对视的眼神,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林成光觉得自己的介绍好像有点多余了。

    “是你!”

    “是你!”

    秦阳与约翰同时惊讶的说出这两个字,随即两只手很热情的握在了一起。

    世事就是这么巧,今天来丽人美品洽谈合作的美利坚代表团团长约翰,是秦阳的一位老朋友。

    不知道各位还记不得记得上次,秦阳在去豪享莱的路上,偶然间遇到了个人渣导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