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北美当律师 > 第246章 合作
    若是从受益人的角度来分析,无论遗嘱是否更改,迈克应该都是收益最大的那个人。

    但迈克的收益是不变的,他没有必要要杀人来获得这份收益,也就是杀人动机不足。

    “查一查迈克有没有急需钱的必要!”

    顾正想了想,发了一条短信给卡特琳娜。

    他对这条线索不报太大的希望,因为以杰夫瑞和迈克的关系,几百万美元肯定是借的来的,超出了几百万美元办不到的事情,已经很少很少了!

    而除去迈克,最大的可能就是南希了。

    杰夫瑞若是死了,那么南希有可能会是收益变化最大的那一个,可以从0收益,变成获得杰夫瑞近半的财产。

    但他们无法看到遗嘱,也就没有证据指向南希了。

    而且这个时间点,像是傻子才会选的。

    那种专业嫁人来获得遗产的女人,一般都会在结婚之后一到两年再造成丈夫死亡的假象。

    这段时间之中,她可以顺理成章地掌握丈夫财产,哪怕无法掌控,全面地了解有那些财产也是需要时间的。

    像南希这个时间点,连离婚协议都还没有生效,婚姻不成还要交遗产税,太过于引人注目。

    这些种种不利情况,恐怕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出这种下策吧!

    顾正思索了一下“搜索南希·戴斯!”

    简易资料或许有很多的不足,但它的好处在于,它不会漏掉任何一点公开消息,无论你是否记得,互联网都会为你记住你的过往!

    就在顾正选择南希作为突破口的时候,弗雷德也在忙着他那部分事情。

    他去了玛丽家中,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说服了玛丽克服恐惧,配合警方的调查。

    随后,他又去了警局,用了一个小时,就给顾正带回来了一个好消息,双方都同意了。

    不过这种上杆子的合作,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的条件。

    说是合作,其实还是芬尼克警探对玛丽的调查,不过芬尼克警探会对他们公布一些允许公布的消息,这个是否允许公布,自然是由对方掌控了。

    ……

    周一早上,芬尼克警探如约而至,这一次的地点自然是选择了加德纳ap金律师事务所。

    顾正抱着手坐在玻璃墙边上的柜子上,看着芬尼克警探和他的搭档进入了会议室之中。

    “我最爱的三明治,这些我们都可以随便吃的吗?”米勒德警探进来的时候,望着茶水间的那些糕点,不住留恋地回头说道。

    “当然了!”弗雷德像是看土包子一样看向米勒德警探,“你随便拿!”

    “那你们先聊!”米勒德警探闻言,脚步不停地走向了茶水间。

    顾正轻轻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弗雷德担当起了谈判的责任,他对着芬尼克警探,说道“这一次我们选择配合你们,是为了尽快将查清这个案子,以便于抓到邓恩先生的凶手!

    因此,我希望不要在这个会议室之中听到那些引导性的问话,以及刻意的隐瞒!”

    “当然了!”

    芬尼克警探脸上依旧挂着他那阳光的笑容,“邓恩夫人愿意配合我们,我们自然会尊重她!”

    弗雷德转头,卡特琳娜立刻会意,出门到边上的办公室,将玛丽·邓恩带了进来。

    玛丽走进来,最先看向的就是芬尼克警探。

    她的表现还算不错,似乎是芬尼克警探那阳光笑容让她并不是那么的紧张了。

    “邓恩夫人,让我们先来继续上一次的那个问题,你在服用阿普唑仑?”

    芬尼克警探单刀直入,直接选择了上次被顾正打断的问题。

    玛丽立刻看向了顾正,顾正点了点头,她这才回答道“是的,我有点焦虑和失眠,这是医生开给我的药。”

    芬尼克警探点了点头,将这一点记录下来,随后问道“我能够看看这些资料吗?”

    “当然了!”顾正替玛丽回答道,递过去了一份资料,“这是玛丽的病历,还有病房的取药记录,以及玛丽家中那瓶阿普唑仑的编码,所有的一切,分量、编码全部都是对上的!”

    芬尼克警探闻言,知道顾正他们做了很多准备,他拿过资料,只是简单翻了一下,就放到了一边“谢谢,这些东西很有帮助!”

    弗雷德插嘴道“我们是很有心进行合作的,我们需要这个案子尽快结束,我们最不希望的就是在报纸上,看到杰夫瑞被他的妻子谋杀的新闻,就连小报也不可以!”

    芬尼克警探沉吟片刻,随后说道“那么我想询问一下,你们能够带来什么消息呢?”

    顾正和弗雷德对视一眼,事情总算是进入正轨了。

    顾正开口说道“那段时间,邓恩夫妇在闹离婚,玛丽一直都租在公寓之中,她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他踏入过邓恩家了,我相信警方应该能够查到这些消息。

    我认为警方要入手的话,应该从能够为杰夫瑞下药的人中调查开始!”

    芬尼克警探回道“实际上,我们已经发现了杰夫瑞是如何服用下那些药物的,他一直都在吃一种类似于维生素片的药片,广告说是纯正的草本精华,药片是小小的一片片,和普通的药物很像!

    而根据火灾之后,杰夫瑞的浴室之中发现的药品,其中的药品已经被更换成为了阿普唑仑等药物。”

    说话的时候,芬尼克警探一直在看着玛丽,似乎想要从玛丽脸上发现些什么。

    顾正微微皱眉,继续说道“这不正好验证了我所说的吗?”

    芬尼克警探点了点头“所以我想要向邓恩夫人了解一下,邓恩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这种东西的?”

    玛丽思索了一下“我记忆之中的杰夫瑞一直都在服用这些东西,不过他吃的东西经常换。”

    “非常抱歉!”芬尼克警探道歉道,“这里是药物的照片,你是否有印象?”

    玛丽仔细看了一下“没有,这种药物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并没有开始使用,应该是在我们分居之后他才开始服用的!”

    “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