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赐你长生 > 第104章:真假黄金请帖
    秦牧和万漪凝走进庄园,来到接待大厅门前,负责接待的瞧见秦牧和万漪凝这对奇怪的组合,再瞧着秦牧手里提的那一篮子水果,不由的眉头微皱。

    “请帖!”负责接待的一人态度有些傲,从秦牧的打扮以及提着的寿礼来看,秦牧应该不是什么名门子弟,大多是来跟金陵周家搭关系的。

    秦牧身后跟着的那群人也都停住,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秦牧扫了一眼那家伙,也懒得跟他计较,狗咬他一口他总不能咬回来。他从裤兜里掏出请帖递给对方,对方瞧着那张黄金请帖,顿时不由的大吃一惊,忙打开请帖,瞧着上面秦牧和万漪凝的名字,居然不认识。

    负责接待的几人都很清楚此次九张黄金请帖的归处,当然至于最后谁拿着请帖前来,就不一定了,但不管是谁来,那请贴上的尊号是做不了假的,且大多都是名门贵族,他们都烙印在心里,生怕有半点差池。

    而这上面的两人名字居然不认识,并非是那九张黄金请帖的主人。虽然万漪凝惊艳到他们,不过秦牧那普通的打扮,尤其是一身休闲服,这应该是今晚最土的装扮,也同样惊骇到了他们,再瞧着秦牧手里的那一篮子水果,负责接待的那人可以肯定自己心中的推断。

    “你们居然敢冒充贵宾,私造请帖,简直就是胆大包天!来人,将他们拖出去!”那负责接待的一脸怒色的指着秦牧和万漪凝,虽然他也想怜香惜玉,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不能徇私舞弊,毕竟今夜是老太爷的寿宴,容不得有丝毫的马虎。

    秦牧和万漪凝对视一眼,都有些疑惑,搞不懂李老这张请帖是怎么回事儿。

    先前在庄园外,那群人见到他手上的黄金请帖都吓得跟孙子似的,现在这个负责接待的人不应该不认得,那就有些奇怪了。

    “老公怎么办?”万漪凝有些紧张的看着秦牧,脑袋顺势靠在秦牧胸口,悄声问道。

    “没事。”秦牧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好似跟他没关系似的,双手插在口袋里。

    此刻跟在秦牧身后的那群人瞧着这般情况,也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尤其是见到秦牧和万漪凝被揭穿,他们也都好似早就猜到似的。

    “我就说嘛,他这般落魄的样子怎么可能有黄金请帖!”

    “就是,不过这小子够种,连周家的寿宴也敢挑衅!”

    “不过他的女伴恐怕要遭殃了!”

    ……

    “卧槽,这小子疯了!不过正好,老子先揍他丫的!”李冰攥着拳头,就欲要上前动手。

    “回来!”万里浩一把将李冰拽住,小声的朝他道。“你才疯了呢!先看看情况再说,而且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刚才在院外吃的亏还不够吗?冲动是魔鬼!”

    李冰闻言咬着牙齿,攥着拳头,死死的盯着秦牧,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

    “等等……”

    就在庄园里的保安围上来,内厅里面走出来一个老者,从面上看得有六十来岁的样子,刚刚他也瞧见了那张黄金请帖,负责接待的那几个家伙只知道有九张黄金请帖,却不知道后面又增补了一张。

    第十张黄金请帖是李老专程向周老索要的,据说是给一个很尊贵的客人准备的,也就是他单独去重新定制的。

    难道李老口中的贵客就是眼前这一对青年男女?不过秦牧的形象让他觉得有些不符,可是甭管如何,他们现在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他们手里拿着一张黄金请帖。

    那老者将那张黄金请帖接过来,扫了一眼,确实是他最后定制的那张,他记得很清楚,那张请帖左下角纹路有一点点倾斜,不注意也根本发现不了。此刻那管事的老者转向秦牧,小心的悄声确认问道。“秦少,敢问是李老……”

    秦牧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

    “秦少、万女士,刚才都是误会,他们对这张请帖并不知情,多有冒犯,还请担待,万望海涵才是。”那管事老者忙躬着身子朝秦牧和万漪凝表达最诚挚的歉意。

    秦牧看着那老者,嘴角浮起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没有说话。

    “还不快滚过来跟秦少道歉!”那管事老者瞧着秦牧的神情,忙将刚才欲要对秦牧动手的那接待的家伙呵斥过来。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家伙早就吓傻了,浑身情不自禁的打起哆嗦,他原本觉得秦牧是来混吃混喝的,可是没想到形势逆转,那张黄金请帖是真的。

    啪啪啪!

    那家伙也倒是干脆,颤颤抖抖的走到秦牧跟前,狂扇起自己的耳光,打的脆响。

    身后那群刚刚还在冷嘲热讽,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众人都愣在当地,一个个张着嘴巴,就像是吃了个死苍蝇,原本正说的痛快的话,都死命的咽进了肚子里。

    李冰更是瞪大着双眼,将攥着的拳头松开,这变化也太快了,若不是万里浩拉着他,他这次恐怕就彻底的栽了。

    “算了。”秦牧看着那家伙,想想自己今晚就是来蹭吃蹭喝,顺便帮一把赵力澜,也不想去把事情搞大了。

    “谢谢!”那家伙和管事的老者如释重负,同时朝秦牧道了句。

    “请。”那管事的老者忙恭敬的欠身。

    秦牧点点头,没再去理会他们,顺手将那篮子水果递给管事老者,同时还不忘提醒两句。“这些水果都是刚摘得,新鲜的很。”

    万漪凝俏脸上写满了苦笑,她知道秦牧无所谓,但是没想到无所谓到这种地步,这跟不要脸又有什么区别。

    那管事的老者忙接过,不敢有丝毫怠慢,虽然也被秦牧送上来的水果礼物给搞的有些懵圈,但职业的操守让他一直保持着微笑,尤其是刚才触恼了他,可不敢再有不敬,被抓住把柄。

    不过他那脸上微微抽搐的肌肉却足以说明了一切,他忍的很辛苦。

    “水果就要趁新鲜赶紧吃,过了宿味道就变了。”秦牧朝里面走去,还不忘又提醒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