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顾少宠妻成瘾 > 第1522章 玩死她们
    “别哭,不要哭,眼睛会痛……对不起,对不起。”沈时约抚她的脸,眼泪也跟着掉下来。

    还好他及时赶来,否则后果难以设想!

    一把抹掉脸的泪,沈时约来到那些女生面前,火冒三丈地问,“谁干的?还是你们都有份?”

    很多女生吓坏了,立刻摇头,“不是我,是大姐大指使我们这么做的!”

    大姐大一听,妈的,竟然出卖她,急忙说,“罪魁祸首不是我……是有人给钱要我这么做的……”

    她们知道沈时约的脾气,谁动了顾诗善,动了他的命还严重!

    沈时约前扭断大姐大一只手,气得怒吼,“那个人是谁?”

    “啊……”大姐大痛得惨叫起来,哭着说,“我,我不知道……她是通过支付宝给我转账的,我的手机给你,你自己看……”

    其实她本来不敢动顾诗善的……

    因为她是顾应辰的女儿,还是沈时约的女朋友……

    但是对方给的钱太多了,一千万,这对于初生的她来说是个极大的诱惑……

    她本来想收拾了顾诗善,和爸妈一起出国……

    这样没人知道是她做的。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她怎么都没想到沈时约会突然出现!

    沈时约收走她的手机,狠狠地踹了她一脚,“我不打女人,但你例外!”

    大姐大飞出几米远,痛苦地说,“你现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们已经意识到错误了,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放你们一马?可能吗?”沈时约抬高音量,声音冷冽,“你要愿意配合的话,事情倒可以商量商量。”

    “真,真的?”大姐大还以为机会来了,急忙说,“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

    “刚才她们怎么欺负人,你现在怎么做!别逼我动手,否则,不只是喷辣椒水,用电棍这么简单了!”

    听到沈时约这么说,十几个女生一下子哭着跟大姐大说,“不要啊……大姐大,手下留情,我们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大姐大也舍不得对她们下手,目光落到沈时约身,“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这么说,你是要和她们一起受罚?”沈时约横眉怒目,疾声厉色。

    大姐大一听,吓得哆嗦,只能拿起地装着辣椒水的瓶子,一步步来到她们面前,“别怪我……”

    “大姐大,不要啊!”

    “待会我走后会搬救兵来……你们忍着点……”大姐大给了她们一个眼色,不等她们说话直接把辣椒水喷到她们眼睛里。

    “啊……”一片惨叫声传来。

    大姐大又捡起地的小刀,狠狠地滑过她们的手臂。

    小电棍电击她们的身体时,众人嚎天动地,痛不欲生!

    顾诗善坐在树下,看到沈时约正在替她出气,心里暖暖的。

    大姐大用尽手段,终于来到沈时约面前,“沈,沈同学,都按照你的意思做了,现在能不能放了我们?”

    满地的哀嚎声都不能让沈时约心软半分!

    “可能吗?”

    沈时约抬起冰冷的双眸,跟地十几个女生说,“你们几个,刚才她对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只要悉数奉还能离开了,记住,少一样都不行!”

    大姐大震惊了,“沈,沈同学,不带你这么玩的啊,她们人那么多……你这是要把我往死里弄啊!”

    “还不开始?”沈时约怒吼道。

    十几个女生本来不敢对自己的大姐大动手,但是不知道谁说,“大姐大,枉费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为你瞻前顾后,唯你是从,你竟然对我下那么重的手!”

    “我也是为了你们……”大姐大还没说完,脸挨了一个耳光。

    不知道是谁先对她动手,其他人纷纷效仿,不出一会儿功夫,大姐大被十几个女生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十几个女生这才弱弱地看向沈时约,“人也打了,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

    “不行。”沈时约扬起无情的笑容,像一个复仇的魔鬼。

    “可你刚才说只要对付大姐大,我们能走了?”

    “我是这么说没错。但我没答应你们所有人一起离开。谁最先把其他人的头发扯下来,谁能走。其他人,等着五马分尸吧!”

    众人一听,这是要玩死她们的节奏啊!可是机会只有一个,她们看向对方的眼神渐渐变得狠戾起来。

    很快,十几个女生扑到一起互相扯头发,惨叫声响遍整个后山。

    沈时约打了个电话,“到后山来,清场。”

    他简单交代了几句,然后给顾应辰打了个电话,“爸,有人欺负小善善,详细过程和人员名单我会让人转交给你,我现在先带小善善回家。”

    他相信,顾应辰知道这件事之后,这些人肯定没好下场!

    抱起顾诗善回到熙岸墅区,沈希萌正在给慕辰哥哥擦身的雨水,他们看到顾诗善浑身是伤的样子,立刻惊问,“怎么回事?”

    “待会再说!”沈时约抱着顾诗善楼,提前在那里等待的家庭医生立刻着手救人。

    顾诗善的眼睛有点肿,看起来好像还有点发炎的症状,手臂有几道伤口,屁股还有被人踹过的痕迹……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连医生都看得触目惊心,要知道小善善只是一个初生,这么小的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针扎进小善善的手臂时,小善善咬牙忍着,硬是没有叫出声。从小她很倔强、要强……

    “小善善……”沈时约看到她痛晕过去,当场质问医生,“你怎么搞的?扎个针都能把人扎晕过去?”

    “她烧糊涂了……39度,是烧晕的。”医生用额温枪测试下,然后说,“我是男医生,不方便,你找人给她换身衣服吧!我先去拿点退烧药,记住,动作要快,不然她的高烧会越来越严重。”“你来!”沈时约一听,立刻吩咐一旁的女佣。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