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资宋 > 第五十八章 谈生意四
    “…采摘棉花与其说耗费人工,倒不如说是耗费时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因为每一株棉花的成熟期不尽相同,成熟后又要尽快采下,不能同稻谷一样等待全部成熟后一次性割取,所以在棉花成熟期内要不断的反复采摘。

    在这方面,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什么合理的采摘方式,只能选择让农户自行处理,或是建议雇佣季节工人。反正乡村雇佣一个短工,不过五、六十文一日,一日一工可采一两百斤,相对于棉布的高价来说,这点支出倒也不算什么。

    因此最麻烦的环节还是剔除棉子,一个壮妇不停歇的干上一整天,也不过能够剥出14、5两棉花,一亩棉花地的产出要加工成能够制作成棉线的皮棉,差不多要近30个工。而正是这一点,才使得农户厌恶种植棉花,而棉布价格又居高不下的真正原因。

    不过在这个环节上,我保安社已经找到工匠设计出了一种剥离棉花和棉子的机器,一日处理的棉花足以抵得上30个人工的成果。我们还相信,只要再优化一些部件的细节的问题,还能再增加这部机器50的生产能力。

    因此这样一来,只要能够鼓动江南农户大面积种植草棉,那么可供纺织的原料就会大大增加,纺织户也就不必担心自己没有工作可做了。你们大可以一边把手艺好的纺织户招揽到自己的作坊内,一边让其余的纺织户改行去纺织棉布,这样一来这些纺织户的抵触就不会那么严重了。”

    刘海山还有些犹豫不决的说道:“可是不要说我湖州,就是整个两浙路知晓如何种植棉花的人也没多少吧?更别提这棉种尚不知去何处收购,这大面积的推广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

    刘长发关注的则是另外一点,“不知三郎刚刚说要替社内各家商铺划分利益,是怎么个划分法?”

    看到刘氏兄弟在棉布纺织的新工艺面前终于心动之后,沈敏也就趁热打铁的说道:“这江南地区要想种植棉花,起码也要到明年三、四月份。所以我们还有数月的时间去准备棉种和招募会种植棉花的老农编写教材,给想要种植棉花的农户上课。

    另外,我还打算给那些愿意和本社签订棉花回购合同的农户发放棉花种植补贴。每亩棉花田500文,明年拿出10万贯来发放这个补贴,想必总能够吸引一些农户种植棉花的。只要他们知道,种植棉花有利可图,那么就算我们之后不再发放补贴,种植棉花的风气也就形成了…”

    去外地购买棉种免费发放,招募老农去教导农户如何种植,刘氏兄弟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对于沈敏拿出10万贯来补贴农户,两人确确实实是有些吃惊了。

    刘海山下意识的就问道:“敢问三郎,那你这钱是发给主户呢?还是发给客户呢?”

    沈敏笑了笑说道:“谁能同我签合同,并把棉花交到社里来,我就发给谁。我又不是官府,要这么公正做什么。”

    刘海山听了,心中更是振奋了起来,按照三郎的说法,只要他能说服那些地主种植棉花,这补贴同样能够落到自己的口袋里。能够告诉他们种植棉花能牟利已经很不错了,再发钱给他们不是傻子了吗,连朝廷都没干过这样的事呢。

    相对于兄长的小心思,刘长发则依然向沈敏追问着关于本次召集社内大会的目的。沈敏看了他一眼后,平静的说道:“我召集大家见面开会,目的就是想替大家把各自的经营范围范围理一理。

    比如今后社内的纺织生产,就主要交给你们刘家负责;油烛、香皂的行当则交给毛大;银号生意交给胡家…交通运输、造船业和技术研究院则归我们保安社负责。

    大家从此各自负责一摊事业,却又互相进行支持,从而让我们济民社的各家商铺,在各个行业内可以力争上游,这难道不是对各家商铺最为有利的模式吗?”

    刘氏兄弟经营绸缎、布匹生意这么久,自然知道这个模式对于自家的好处。之前两年在济民社的支持下,他们刘家不是成为了现在湖州数一数二的商铺了么。而现在如果照着三郎说的方向去发展,刘家的绸缎布匹铺子,恐怕就真要在临安城的天街上安家了。

    至少有了保安社的支持,不管是股本还是销售市场,刘家都已经远远甩开了那些同行。这要是还不能在临安天街上弄个铺面出来,那就只能说明他们这几十年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过比起兄长刘海山已经想要向沈敏屈服不同,刘长发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向着沈敏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敢问三郎,如果我们想要获得社内的这些支持的话,又该付出什么呢?”

    沈敏赞许的看了一眼这位小刘员外,方才微笑着说道:“刘员外问的问题,我觉得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在我看来,与其说是济民社需要你们要付出什么,倒不如先问问你们自己,你们希望从济民社这里获得什么样的回报。

    两位员外想必也清楚的很,你们获得的这些支持,同样来自于社内他人的付出。而很显然的是,社内各位同仁的事业也同样需要你们的支持。因此你们对社内的付出索要的回报,正是你们应当支付给社内同仁支持的回报。那么你们有想好这份回报了吗?”

    刘海山还真的陷入了沉思,想着应该制定一个如何合理的回报时,刘长发却已经迅速的向沈敏说道:“我们兄弟两人不过是愚昧的乡下人,这种伤脑筋的事自然应该交给三郎您这样的社首去考虑。三郎既然打算召开大会为大家制定一个新规矩,想来腹内总有个章程了。我们刘家愿意跟随在三郎身后,为你摇旗呐喊,还望三郎不要把我们当成外人。”

    被弟弟踢了一脚的刘海山也醒悟了过来,同样对着沈敏弯腰作揖道:“正该如此,我们刘家自然是要为三郎鞍前马后效力的…”

    对于刘长发这样识趣的聪明人,沈敏还是相当喜欢的,这样不枉他在这里和两兄弟费了这么口水。他略一思考,便张口说道:“两位员外这么说就有些见外了,我可从来没把你们当成外人,否则也就不会如此掏心置腹的和你们说这些了。

    我从来没想把济民社当成我保安社的一言堂,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大家互相帮助互相交流的平台。说的实在一些,就是大家聚在一起抱团取暖,一起对抗外面的风风雨雨么。

    当然,就算社内众人都是齐心协力的,咱们好歹也需要一个指引方向的首领,否则济民社这艘船就要在码头前团团乱转,怎么也开不出海的。

    今日,我保安社就是想要带着大家一起出海,所以才希望能够统一社内各位东家的意见,免得有人等船只开出海后才想上下船。所以我召集济民社众人一起开会,只有两个目的:第一明宗旨;第二定制度。

    为什么要明宗旨,因为我希望大家既不要盲目加入,也不要盲目退出,所以才希望大家知道聚在一起是为什么。而定一个制度,也是为了约束大家不要抱着投机的心态加入或退出本社,总不能有好处就要入伙,没好处就要求散伙吧。两位员外说的是不是?”

    刘长发不顾还在对他使着眼色的哥哥,似乎要求他在考虑考虑的意思,他已经毫不迟疑的问道:“那么三郎以为,这济民社的宗旨该是什么?”

    沈敏看着他说道:“员外觉得: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个口号怎么样?另外这次大会之后,还愿意留在社内的商铺,都必须拿出不少于三分之一的股份,允许社内的成员进行投资。还有,各家商号今后每年拿出利润的十分之一上交给社里。

    这笔钱将会用来支付济民社的公共支出,两所学校的经费,和社内大会上通过的其他事项…”

    刘海山还在考虑,这拿出三分之一的股份给外人投资,每年还要上交十分之一的利润,究竟抵不抵的上留在社内获得的好处时,刘长发已经诧异的问道:“三郎说的两所学校是何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