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 第47章 猛张飞
    黄巾军的混乱,公孙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为什么着急?那是因为到现在为止黄巾军的中军还没有开始溃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照这样发展下去,即便是自己击破了程远志,自己手下这点骑兵估计也会损失个七七八八。

    说实话,虽说是慈不掌兵,但这也正是公孙续所不想看到的!

    目前公孙续的家底薄弱,既能取的胜利,又能少损失兵马,才是上上之策。

    至于右北平的军队,目前来说公孙续还没有多少话语权。

    两翼的白马义从,依旧不停的释放箭雨,对于眼前这些没有任何铠甲的黄巾军来说,这些箭雨就是催命符。

    哀嚎声不断响起,大多数中箭之人倒地不起。

    黄巾军的士气已经降到了冰点,如此猛烈的攻击,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鬼啊!”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紧绷的那根弦总算是断了。

    公孙续白马白甲,手持银枪,但其面部表情异常的狰狞。

    在他身后的张飞和两百重骑兵皆是如此。

    如果不仔细看去,很难发现他们都带着统一的面具,只不过面具上的画面形色各异罢了。

    有的龇着獠牙,有的张着大嘴,更有甚者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

    总的说来,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随着这声大吼,黄巾军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崩溃了。

    吓破胆子的黄巾士卒转身边跑,有了第一个便会有第二个,接着便是更多的黄巾士卒加入了逃跑的序列。

    稍微聪明点的,撒丫子向两翼跑去,这样不仅可以躲避箭雨,也可以躲避骑兵的正面冲击。

    眼下,无论程远志如何怒吼,都无法改变自己五万大军的状态。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乱!

    五万黄巾军从中军开始大乱,而后便是两翼及后方。

    战阵之上,心里防线的崩溃意什么?

    那是死亡,而不是失败!

    一百步的距离转瞬即至,公孙续总算是露出了一丝微笑,只可惜,这点笑容外人根本看不到而已。

    “杀!休要走了程远志!”在两军撞击的前一刻,公孙续怒吼一声。

    紧接着,张飞那洪亮嗓门彻响战场。

    而处在最后压阵的徐荣,早已率领一千步卒掩杀而来。

    “都给我死开!”

    接战的那一瞬间,张飞再次暴怒,崔处着战马率先杀入敌阵之中。

    这一声势若奔雷的暴喝,犹如催命符一般,来不及闪躲的黄巾士卒被张飞抡起的祖传蛇矛击飞了。

    倒飞出去的黄巾士卒,口吐着献血,不时还有细小的肉块冲嘴中溢出,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接着,张飞手中的蛇矛一转,顺势将另一旁还在撒丫子跑路的黄巾士卒捅了个透心凉!

    与张飞的手法比起来,公孙续的枪法却要柔和许多。

    但凡中枪倒地的,不是胸口一个窟窿,就是双手捂着咽喉,嘴里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

    而二人身后的两百重骑兵,十分熟练的收割着眼前的生命,常年的与外族作战,早就使得他们养成了习惯。

    但凡没有扔掉手中兵刃的,统统都要死!

    处于五万大军中央的程远志慌了,如此凶猛的骑兵他也是第一次见。

    现在想逃,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毕竟身处几万人的包围之中。

    “翼德兄,么要跑了程远志!”公孙续大吼了一声。

    在这种乱局中,张飞的暴力打发,显然要比公孙续前进的速度要快上一分。

    听闻公孙续的大喊,张飞也不回头,手中的动作却又快了几分。

    “程远志纳命来!”

    再次爆喝一声之后,张飞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前开阔了不少,于是双腿猛磕马腹。

    战马吃疼,打了一个响鼻,再次提速!

    为何如此?

    只因张飞的那声爆喝,已经让所有逃命的黄巾士卒,明白了这个催命阎王的目标并不是自己。

    下意识的向两边躲去,反而为狂奔中的张飞腾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

    陈远志惊了,天生的本能促使他立刻调转马头,只可惜,逃跑的道路已经被乱哄哄的士卒堵塞。

    即便是挥刀砍反了几个碍事的家伙,也无济于事。

    程远志没有必死的决心,但不代表着其手下没有。

    就在这一刹那,一支干死之士突然横在了程远志逃跑的道路上。

    “渠帅快走,吾等拖住官军!”

    为首之人大吼一声,举着一把刀刃上已经密布缺口的环首刀向着张飞冲来。

    “保护渠帅!”身后的数十人同时大喝,义无反顾的向前冲来。

    几乎只是在这一瞬间,原本四处逃命的黄巾军,从惊慌、恐惧的情绪中清醒过来,然而这部分毕竟只是少数。

    原本已经被杀破胆了的黄巾军仿佛突然间换了一群人一般,一个个纷纷悍不畏死的朝着张飞扑去。

    恍惚间,公孙续觉得有些辣手,这些死侍大有不咬你一块肉下来不罢休的目的。

    可惜的是,今天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到了这一辈子本就不应该遇到的人,那就是张飞。

    “给俺死开!”

    再一次爆喝,张飞举起丈八蛇矛将冲锋在前的那名小头领捅了个透心凉。

    但张飞并没有停手,接着是第二个,直到第三人被串在长矛之上,张飞双手发力,将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三人摔了出去。

    如此凶残一幕,再加上为首的统领瞬间被秒杀,好不容易下定必死决心的黄巾士卒又一次崩溃了。

    “哼!”已经被逼停下战马的张飞冷哼一声,再次策马向前。

    仅此一事之后,再也没有敢于上前送死的黄巾士卒。

    现在,这群靠着人多势众的家伙们恨不得在长一双腿。

    此战基本已定,黄忠率领的三百骑兵在两翼不停的驱赶着着慌乱的黄巾军。

    而徐荣的步卒投入战场之后,唯一能做的就是收拢俘虏。

    这一战,持续了约么两个时辰,主要是黄巾军人数太多,抓俘虏这种事,真的比冲阵都要费时。

    “公子,程远志抓到了?”虚荣见到公孙续开口便问。

    对于程远志这个家伙,徐荣可是打心眼里仇视,当初为了保护公孙续,他可是差点丧命。

    公孙续摇了摇头,明显有些脱力,缓了缓公孙续道“某见翼德兄追击而去,想必是逃不了太远!”

    对于张飞的能力,公孙续还是相信的,不过眼下最让他头疼的便是这群俘虏的处置问题。

    按照大汉律令,造反可是杀头的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