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超级光脑系统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竞技场!
    “你是谁?为什么是你和我通话!?薇薇和琅琊去哪了!?”江夏发现通讯器中的人并不是诺兰薇薇,猛一怔,着急问道。

    “呸!薇薇也是你叫的?”

    “至于我是谁?呵呵呵,我就是昨天晚上被你赶走的那个人,你要是想知道薇薇和琅琊的消息,就马上滚回来吧!要是来的晚了,耽搁了大酋长的重要安排,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俩!”

    啪!

    滴滴滴滴~

    通讯器被挂断了,江夏听到一串刺耳的盲音。

    “是索伦森。”江夏阴沉着脸说道:“他和琅琊都是夜奔一族的武神强者,但是由于琅琊个人实力超过他,所以在争霸赛上被诺德委以重任,做了一支小分队的指挥官,索伦森于是一直对琅琊怀恨在心,觉得琅琊阻碍了他在部落里的前途,把琅琊视作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些都是诺兰薇薇告诉我的,索伦森不敢对薇薇怎么样,但琅琊可就未必了。”

    哼~

    灵霄冷哼了一声说道:“兵来将挡,既然事已至此,我们抓紧回去就是,假设这个索伦森早两天发难,你或许很难阻挡,但是现在你和毛毛都已经恢复了过往的实力,不用怕他,记住,在兽族这地方,力量就是最大的规则!”

    嗯!

    江夏重重点头,加速冲出恶魔之森。

    当他来到森林外围的时候,发现琅琊和诺兰薇薇都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艘巨蟒级轻型驱逐舰,索伦森正站在战舰的登陆舱外,不怀好意远远看着江夏。

    江夏不动声色走了过去,索伦森冷笑着说道:“你的胆子不小啊,连恶魔之森也敢闯,真可惜,那些球形闪电怎么没烧死你。”

    江夏淡淡说道:“你要是不爽,可以自己试一试。”

    噌~

    索伦森脸色大变,狠狠甩了一下手臂说道:“死到临头还不自觉,看你能嚣张到几时!?上船吧,大酋长有请!”

    ......

    唰~

    索伦森的巨蟒级驱逐舰降落了,江夏走出战舰,发现自己在夜奔城外的一处竞技场。

    兽族尚武,在夜奔城附近大大小小的格斗竞技场不计其数,这是其中最大的一座,建在湖岸边,半圆形,站在竞技场中央刚好可以看到万里碧波湖。

    此时此刻,竞技场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兽族生**热闹,一听说今天会有一场精彩的战斗,城里人便纷纷携家带口赶来观战。

    江夏一入场,四周的观众们便发出巨大的嘘声,令江夏皱起了眉,心中更加不快。

    “哎,你们干嘛嘘江夏?他不是大酋长特意招来的武者吗?拥有极其罕见的光之魔王附体呢。”

    “你知道什么,我听小道消息说,江夏过去的确是光之魔王附体,但现在,他已经废了!”

    “废了!?”

    “就是不再有什么武力的意思。”

    “这个我当然懂什么意思,但他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废了呢?”

    “听说是因为在战斗中受伤,管他呢!反正本来就不是我夜奔一族的血脉,既然已经废了,那也就不必再留着他。”

    观众席上有人议论了起来,倒不是说兽族势利,而是他们的传统一向如此,把部落里一切不合格的战士残酷淘汰掉,所有留下的都是精英,而为了不被淘汰,部落里每一个成员都必须竭尽全力。

    宇宙八大智慧种族,兽族的天赋不是最好的,武力不是最高的,智慧不是最聪明的,如此依然能够传承至今,靠的就是这种残酷淘汰制,强行淘汰掉一切不合格的成员,以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诺德坐在竞技场中央,他身边并没有诺兰薇薇的身影,江夏皱眉走到了诺德身边,沉声道:“大酋长,你找我?”

    诺德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我让索伦森去找你的。”

    “不知大酋长找我何事?”江夏问道。

    索伦森哈哈大笑道:“江夏,你是个出色的武者,这点我很清楚,但你毕竟不是我夜奔一族的血脉,所以单单在战场上证明自己还不够,你还需要当着所有族人的面,展现自己的实力!”

    “所以今天我给你安排了一场战斗,让我的族人们,见识一下你的风采!”

    “等会儿,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毕竟是大酋长,诺德虽然已经开始怀疑江夏,并且厌恶江夏和诺兰薇薇走的太近,但他表面功夫还是做的很不错。

    江夏看到,索伦森在暗地里冷笑,瞬间便明白了,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江夏因为动用光爆导致战斗力大幅度损伤的事情已经被传出去了,所以诺德是在试探自己。

    江夏很坦然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大酋长的吩咐,我照办就是,只是我到处都找不到琅琊,大酋长或许还不知道,我已经以我的荣耀庇护了他。”

    诺德皱了皱眉,作为领导者,他实际上对于琅琊不是太厌恶,怎么说也是个有武神级修为的战士,虽然血脉不同,但还是挺好用的。

    但领导者的麻烦就在于,他不仅要考虑自己的想法,更要顾虑整个部落的想法,如果整个部落的人都讨厌琅琊,诺德就不得不照顾他们的意见,如果一味庇护一个卑微的混血武者,那样会失了人心的。

    想到这,诺德看了看索伦森,沉声道:“把琅琊带来。”

    ......

    位于竞技场底层,武者们休息的和准备的房间里。

    三名武者正在哈哈大笑着相互打趣,他们都是和索伦森关系亲密的武者,名字分别叫哈吉,洛里斯和布鲁姆。

    索伦森阴沉着脸走进房间,沉声道:“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个子矮小的哈吉站起身,拍胸脯说道:“保证让那叫江夏的小子知道我们的厉害!”

    有一张白面皮的布鲁姆笑着说道:“部落里谁不知道你和薇薇是青梅竹马,他江夏一个外族,居然想在你和薇薇的事情上插一脚,真是胆子不小,放心吧,我们兄弟知道该怎么办。”

    索伦森点了点头,诺兰薇薇作为夜奔一族的明珠,爱慕她的人绝不在少数,但真正有可能征服她的男人却屈指可数。

    索伦森是诺兰薇薇的远方表哥,年纪只比薇薇大了两岁,才十八,等级却已经达到了惊人的武神初级,部落里看到索伦森的人很多,包括索伦森自己也觉得,他极有希望得到诺兰薇薇这颗宝贵的明珠。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诺兰薇薇并不反感索伦森,毕竟在夜奔一族,索伦森的外表已经算是有八九分英俊。

    直到江夏的出现,诺兰薇薇忽然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男人存在,她的视野好像一下变的开阔了,原来并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拼命喝酒,喝醉了酒发酒疯打架,江夏的话不多,却句句都很有道理,能够引发诺兰薇薇更深层次的思考。

    而且诺兰薇薇觉得,和江夏在一起真的很舒服,江夏没什么架子,还会夸奖人,不知比部落里那些粗线条好到哪里去了。

    眼看诺兰薇薇和江夏越走越近,索伦森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咬了咬牙,索伦森想起江夏和诺兰薇薇在一起时候亲密的有说有笑,便气不打一处来。

    索伦森看了看四下无人,沉声道:“兄弟们,有机会就弄死他。”

    噌~

    哈吉等人微微一怔,随即便纷纷点图,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索伦森长出一口气,想到江夏再也看不到今晚的月亮,他便浑身说不出的惬意。

    索伦森沉声道:“差点忘了,我是来带琅琊的,大酋长想让他见一见江夏。”

    哈吉皱眉道:“这时候?我们刚刚把琅琊收拾了一顿,打的挺惨的。”

    索伦森摆手道:“无所谓,谁会在乎一个混血武者死活,就当是他和江夏最后的见面吧。”

    ......

    江夏站在诺德身边等待着,和大酋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除了关心琅琊,江夏也想知道诺兰薇薇去了哪里,但诺德根本没提诺兰薇薇这茬,江夏也不好开口询问,反正诺兰薇薇的地位摆在那里,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大酋长,我把琅琊带来了。”索伦森由远及近,沉声说道。

    他一闪身,江夏便看到了在他身后的琅琊一家。

    噌~

    顿时间,江夏觉得心中怒火压不住的往外冒,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眼睛里充满杀气。

    琅琊并不是单独一个人,还有他那柔弱胆小的老婆,以及他两个年幼的儿子,大虎和小虎。

    琅琊满脸都是血,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搀扶着小鸡一样,不断哆嗦的老婆,他的两个儿子同样脸上能看到血迹,一只手死命拉着琅琊的衣角,另一只手应该是断了,无力的垂了下来。

    “主人...”琅琊看到江夏,咬着牙,怀着无尽的委屈喊道。

    他那柔弱胆小的老婆也抬起头,求助般的望着江夏。

    江夏看到,琅琊老婆的脸上有两道刀疤,被人用短刀破了相,皮肉向外翻,鲜血不断向外冒。

    你们好狠那!

    江夏心中怒吼着,他不顾别人怎么看自己,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琅琊的双手,查看他的伤情,有试了试两个孩子的胳膊。

    琅琊两个儿子的右臂粉碎性骨折,小家伙倒还蛮倔强,硬生生咬着牙,没有让眼泪流下来,但江夏从他们俩的眼睛里,看到了仇恨和委屈,还有惊恐。

    “告诉我,是谁干的?”江夏阴沉着脸问道。

    “我没有事,但是主人你要小心啊!他们这是要害你!”琅琊说道。

    江夏面无表情道:“我在问你,是谁把你们一家打成这样的?”

    琅琊一怔,他从江夏的眼神里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严,竟不自觉低下了头,说出了四个名字。

    除了哈吉,洛里斯和布鲁姆之外,还有一个叫易岚的人。

    江夏把这些名字记在心里,然后让他们坐下,从空间项链里掏出星魂晶和药物。

    众目睽睽之下,江夏认真的帮琅琊一家疗伤,就像在照顾自己的兄弟一样,把药水涂抹在他们的脸上,身上,喂他们喝下星魂晶中蕴含的自然系能量液体。

    嘘~

    嘘~

    现场嘘声一片。

    在兽族看来,江夏是知名的武者,而琅琊却是部落里的耻辱,江夏如此认真给一个外人,一个为部落带来耻辱的人疗伤,实在有损部落的荣耀。

    还有女人,江夏居然善待女人?这是夜奔族极为罕见的事情,女人这种存在,不打她们就不错了。

    “搞什么鬼?居然把星魂晶给琅琊这种人?”

    “看来这个江夏还蛮有钱的,该不会他和琅琊的老婆有一腿吧?”

    哈哈哈~

    看台上顿时哄笑一团,这个低俗的笑话惹得观众们很开心。

    然而,江夏却不为所动,继续用他熟练而精准的手法,处理琅琊一家的伤口。

    琅琊几次劝江夏,不要丢了自己的荣耀,哪有主子给奴隶疗伤的?

    江夏狠狠瞪了琅琊一眼,令琅琊不敢在多话了。

    他的老婆,他的两个孩子,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所有人都鄙视他们,恨他们,但从江夏这里,他们感受到了真正的关怀,这是他们多年来所缺乏的东西,背负着混血的恶名,琅琊一家的处境,完全是江夏所不能想象的。

    站起身,江夏依然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的对诺德说道:“大酋长,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诺德微微一怔,他也被江夏的怪异举止搞懵了,从小到大,谁也没见过这样的武者,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像自己的族人。

    嗯~

    “好!”诺德站起身,大声说道:“现在,我就向大家隆重介绍,这位江夏,他是一位真正的勇士!他将在竞技场上证明自己的勇敢!争取他应有的荣耀!”

    乌拉~

    乌拉~

    “荣耀即吾命!”

    “荣耀即吾命!”

    看台上的声音此起彼伏,观众们的情绪被极大的调动了起来。

    唰~

    江夏身形一闪,高高跃起,落在竞技场中央,仰起头,环顾四周。

    依然是那张波澜不惊,略显冷漠的面容,但是此时此刻,江夏内心却在翻江倒海!

    “这是你们逼我的!来吧,全都来吧!”江夏目光中爆射出冷冷的杀意,心中高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