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超级光脑系统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易天行 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编号2039突然冲了出来,从背后猛推诺兰薇薇!

    所有人都几乎忘记了这个身材瘦瘦又性格软弱的机械族,但在关键时刻,正是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机械族,起到了逆转乾坤的决定性作用!

    唰

    诺兰薇薇被编号2039从背后一推,身体迅速失去重心,整个人飞了起来。

    与此同时,易天行野兽般的嘴巴也已经杀到,他没能咬住诺兰薇薇,反而咬在了编号2039的腿上!

    咔擦

    只听一声金属折断的脆响,编号2039小腿当即粉碎,而易天行也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再高的高手也没听说过有谁闲的没事修炼牙口的,易天行的牙齿受到三钛合金的冲击,纷纷折断,满口都是鲜血,止不住向外流。

    “主人快走!”已经断了一条腿的编号2039依然挣扎着,竭力推开诺兰薇薇。

    这惨烈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她,在诺兰薇薇受到的教育里,机械族只是一群奴隶,他们听话,性格软弱,完全不符合兽族争强好胜的价值观,被兽族蔑称为宇宙中最大的软蛋一族。

    可是现在,诺兰薇薇居然被一个自己瞧不起的机械族救下一命。

    嗷呜

    易天行没有得手,被编号2039坏了好事,于是变的歇斯底里,把一腔怒气全都撒在了可怜的编号2039身上。

    易天行双手抓住编号2039瘦弱的身躯,而后用力一撕。

    咔擦

    瘦小的机器人被扯成两半,身体内部的电子元器件散落一地。

    “主人快走!”

    “主人快走!”

    “主人快...走...”

    声音越来越衰弱,编号2039的身躯已经断裂,他用两条手臂艰难的爬向诺兰薇薇,想要再次推开她,但可惜,能源储存装置的破裂让他失去了能量。

    最终,编号2039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手臂垂了下来,趴在诺兰薇薇脚边,一动不动。

    啊!!!

    诺兰薇薇发出痛苦的惨叫,编号2039只是一个卑微的奴隶,但这个瘦弱奴隶的死,却让诺兰薇薇感受到巨大的痛苦,唤醒了沉睡在她心底的某种意识,人类把这种意识叫做,良知。

    眼泪忍不住滑落下来,诺兰薇薇浑身发抖,思维仿佛被抽空,编号2039死在她面前,让诺兰薇薇感觉到无力,好像失去了某种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东西。

    多亏了这个勇敢的机器人,给江夏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只见一道蓝光闪过,江夏终于摆脱了易天行傀儡的纠缠,来到诺兰薇薇身边,用身体护住她。

    于此同时,易天行的傀儡也赶到主人跟前,同样用身体护住。

    眼前这一幕让江夏感到匪夷所思,按照道理来说,易天行总要比自己的傀儡更强大才对,可是为什么,是他的傀儡好像更害怕主人受到伤害的样子?

    反观易天行,他的脸色苍白中透着乌青的颜色,脚步有些不稳,眼神涣散,就像一个...一个病人...

    “我知道了!”灵霄的声音突然在江夏意识里响起,他高声道:“易天行不是在躲着我们,而是他身上有重伤!能量核心已经崩溃!”

    “江夏,一鼓作气,杀了他们!”

    灵霄的话令江夏醍醐灌顶,能量核心崩溃对武者来说是最严重的伤病,可以造成能量核心崩溃的原因有很多,但这些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易天行根本不复当年的威风,他是个病人!将死的人!

    怪不得他拼死也要得到诺兰薇薇,因为没有诺兰薇薇的水晶之血帮助,易天行就会死!

    怪不得灵霄没有发现他,一个能量核心都崩溃掉的武者几乎就是废人!而灵霄一直在拼命搜索船上到底有没有彗星级的强者,根本没考虑到易天行会衰弱到如今这种样子!

    怪不得灵霄从地下突袭诺兰薇薇,直接张口就咬,那是他想第一时间得到诺兰薇薇的水晶之血!

    明白了,一切全都明白了!

    江夏的目光阴冷,充满寒意,他看了看倒在自己脚下的编号2039,这个孤独的机械族,身躯已经磨损的不成样子,七百年来一个人生活在夜奔古城漆黑的地下,受尽了凌辱。

    这样一个善良的生命,不应该就这样死去!

    唰

    江夏抬起手臂,遥遥指向对面的易天行和他的傀儡,愤怒的咆哮道:“我弄死你们!”

    光之魔王附体!

    凌空半月斩!

    轰

    江夏化身一道蓝光,咆哮而出!

    斩!

    我斩!

    我再斩!

    江夏把自己的愤怒和能量彻底爆发了出来,连续三个回合之后,易天行的傀儡终于彻底崩溃,由于要保护身后的主人,傀儡没有办法躲闪,只能和江夏硬碰硬。

    而拥有光之魔王附体的江夏,最不怕的就是和敌人死磕!

    噗通

    易天行的傀儡倒在了地上,浑身血流不止,不成人形,血肉模糊。

    江夏结束了能量消耗巨大的光之魔王状态,冷冷看着远处脸色苍白的易天行,现在,这个能量核心崩溃的彗星级战神不再是江夏的威胁,他最后的战斗力也在破开三钛合金地板,扑向诺兰薇薇的时候消耗殆尽,如果江夏愿意,随时可以杀死他。

    诺兰薇薇跪在地上,抱着编号2039的尸体,目光呆滞,哭的非常伤心。

    江夏看了看诺兰薇薇,知道她此刻心灵所受到的冲击,所以没有打扰她,而是给她时间去思考。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没人能帮你,只能自己去想明白。

    诺兰薇薇终于明白了,生命是珍贵的,哪怕是那些不起眼的小生灵,也有他的善良和他存在的价值。

    哈哈哈

    易天行忽然失心疯一样大笑了起来,他绝望的看向江夏,怀着无尽的恨意说道:“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兽神,你不公平!”易天行仰头冲着天嘶吼道:“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宁愿自己没有发现这艘母舰的秘密!”

    “就因为想要修复这艘母舰,我冒险闯入秘洛星区,因为我闯入秘洛星区,导致自己严重受伤,因为受伤严重,所以我必须拿下诺兰薇薇,因为我想拿下诺兰薇薇,导致了我的儿子惨死,以及我现在的绝境!”

    “一切的根源就在这艘该死的母舰!它是不祥之兆,是一个恶毒的诅咒!”

    易天行颤颤巍巍的用手指着江夏,咬牙切齿道:“别以为我死了你就可以幸运,这艘母舰同样会诅咒你,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哈哈

    易天行似乎已经疯了,高喊着不伦不类的话。

    江夏皱了皱眉,这种疯话他不想再听下去了!

    手臂轻轻一摆,江夏对傲立自己身旁的雷龙命令道:“杀了他!”

    嗷呜

    早已等待多时的雷龙展开双翼,气势汹汹扑了上去,冲易天行张开自己巨大的嘴巴。

    噗呲

    ......

    机械族母舰内部的一间维修室里。

    几名机械族工程师正在忙碌的工作,编号2039已经彻底被毁掉,工程师们需要给他换上新的备件,再把他唤醒。

    “这位兄弟的光脑依然完好。”一名机械族工程师怯怯的对焦急等在旁边的诺兰薇薇说道:“我们机械族很特别的,只要光脑完好,无论多么严重的损伤都可以重新复原。”

    “只是他的记忆存在独立记忆体中,能不能连同记忆一起恢复这点还说不好,总之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听了这话,诺兰薇薇心情总算放松了一些,她轻轻点头,对那些机械族工程师们说道:“谢谢,那就拜托你们了。”

    拜托?

    谢谢?

    诺兰薇薇轻轻摇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一群机械族这样说话,他们只是奴隶啊。

    可是当诺兰薇薇说完这番感激的话之后,心里又格外轻松,好像把过去的负担,彻底放下了一样。

    诺兰薇薇失神的坐在角落里,看那些机械族工程师工作。

    “她在感谢我们?我没有听错吧?”

    “我也听到了,似乎这个主人有点不一样呢。”

    “希望她不要打我们才好。”

    机械族工程师们在小声的嘀咕着,诺兰薇薇一阵无语,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本该是个坚强女战士的她,竟变的心肠柔软起来。

    但是诺兰薇薇更为那些机械族的话所触动,希望她不要打我们才好,原来这些机械族要求真的好低,他们...好可怜啊...

    诺兰薇薇想起父亲从小对她的教育。

    “一切弱者天生就该死!”

    “如果有人敢打你一拳,你就杀他全家!”

    “机械族这么软弱,让他们做奴隶都是抬举他们了!”

    现在,诺兰薇薇渐渐长大了,更奇妙的是他遇到了江夏。

    诺兰薇薇开始发现,被族人所不屑一顾的琅琊,其实只是为了保护他的老婆和孩子,所有族人都觉得琅琊是孬种,但事实上琅琊是个为了老婆和孩子不惜忍辱负重的真男人。

    还有编号2039,那个怯懦的,瘦瘦的机械族。

    机械族被父亲称为宇宙里最没用的智慧生命,但最关键时刻,就是这个最没用的机械族,用自己的命换了诺兰薇薇一命。

    琅琊是个伟大的父亲和丈夫!

    编号2039一点也不软弱,他很勇敢!

    诺兰薇薇从小建立起来的价值观彻底崩塌了,她开始明白,世界原来真的很复杂,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

    这时候,江夏从外面走了进来,安静的坐在诺兰薇薇身边,一起等待编号2039手术的结果。

    “能救回来吗?”江夏轻声问道。

    “生命问题不大,只是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记忆。”诺兰薇薇小声回答道。

    江夏点了点头,“哎,其实2039那些悲惨的记忆,忘了也不见得是坏事,只要他能活着就好,总算还有希望。”

    诺兰薇薇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江夏。

    这个男人说话总是让诺兰薇薇意想不到,悲惨的记忆忘掉也不是坏事?她真想知道江夏的大脑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和江夏相比,自己真像个思维简单的傻姑娘。

    手术在继续,编号2039被机械族工程师们一点点分解开来,那些老旧,磨损严重,缺乏保养的零件散落在工作台上。

    这场景令诺兰薇薇感到难过,多年来,编号2039为夜奔族日夜辛苦的工作,却从未受过任何哪怕最微小的照顾,这个善良而勇敢的机械族,对此也没有任何抱怨。

    过了一会儿,诺兰薇薇小声问江夏道:“从易天行身上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江夏把自己的手展示给诺兰薇薇看,他的手上多了一枚空间戒指,正是属于易天行的那颗。

    手指在空间戒指上轻轻一抹,江夏取出一张磁碟说道:“没想到易天行有记日记的习惯,我简单看了一下,原来这艘母舰想要恢复行动能力,需要暗晶和宇宙晶组成的复合晶体塔,在仙女座,宇宙晶可以用钱买到,但暗晶却很少被发现。”

    “所以为了寻找暗晶,易天行去了秘洛星域,他也是在那里受的伤,能量核心几乎完全碎裂了,硬撑着一口气才从秘洛星域逃出来。”

    “秘洛星域?”诺兰薇薇皱眉道:“我没有去过,但听父亲说,那里不仅庞大而且充满危险,比我们现在所处的暗涌之地更加危险。”

    江夏点了点头,“是啊,一个能让彗星级强者能量核心崩溃的地方,必然危险,可关键是,如果不拿到暗晶的话,这艘母舰没有办法启动。”

    “这么多年来,你们不断在仙女座抓到机械族,就是因为机械族不得不到处寻找暗晶。”

    “说起来也是可怜啊,机械族只不过是想修好自己的家而已,却落得成为奴隶的下场,我刚才调查了一下,当初这艘船上有十亿机械族,如今只有不到三千万了,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在外出寻找暗晶的时候,被各大部落抓去做了奴隶。”

    诺兰薇薇听了江夏的话,心情更加沉重,在角落里悄悄的掉眼泪。

    诺兰薇薇很清楚自己部落是如何对待机械族的,给他们洗脑,让他们做奴隶,更恐怖的是因为没有备件,兽族会把这些可怜的机器人一直用到油尽灯枯,在他们为部落服务了一辈子之后,把他们当做垃圾,无情的丢掉。

    江夏没有再说话,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经过今天这一次,今后诺兰薇薇或许会有所改变吧。

    江夏一边看着正在被拆开的编号2039,同时在意识里不解的问道:“老师,为什么机械族的母舰需要宇宙晶和暗晶组合在一起才能启动呢?按说战舰的动力是来自可控聚变技术,和晶体并没有关系才对。”

    灵霄想了想说道:“身为一名武者,技术上的事我懂得并不多,但我听说过很多关于兰卡的传闻。”

    “据说作为机械族唯一的领袖,兰卡还是和普通机械族很不一样的,他更聪明,拥有更高级的知识,似乎,兰卡是一个比普通机械族更高等级的存在,他的身上有很多未解之谜。”

    “十二艘母舰就是在兰卡的带领下建造的,在此之前,宇宙中只有十二母舰的传闻,谁也没有真正见到过它们,所以这艘母舰上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的设备,也很正常。”

    “说实话,你提的问题我也很感兴趣,编号2039的修理仍然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我们不如先去指挥中心调查一下。”

    “也好。”江夏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