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超级光脑系统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诅咒
    来时的虫洞已经关闭,没有人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为了追杀那些分裂者,江夏带领大家来到这座城市的废墟。

    战士们散开,在废墟中寻找分裂者的踪迹,与此同时,最后一个神族梦涯,却激动的无法自持,泪流满面。

    “这里是我的家,我终于回家了!”

    梦涯用力撕扯自己的头发,用手指拧自己的大腿,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并非在梦里。

    众人感到惊愕,梦涯的家?那也就是说,这是神族曾经生活的地方!?神国?

    梦涯狂喜,指向巨大废墟的中央,“你们看,那里就是宪法广场,广场旁边那堆白色的废墟,是曾经的秩序纪念碑,再往上,是国会山,国会山的顶端,是规则长廊和众神之塔。”

    记忆中的一幕幕在梦涯的脑中浮现,他曾经的同胞,曾经的生活,曾经的一切。

    可惜江夏并没有时间去听神族漫长的历史,他皱了皱眉,对梦涯说道:“为什么分裂者会回到这里?”

    梦涯想了想,“或许,这也是他们心底最深的记忆吧,灵魂炸弹攻击了岳北川,他在精神混乱中打开虫洞,虫洞指向他最希望回到的地方。”

    这种说法倒是有一些道理。

    江夏又问道:“你觉得,分裂者会藏在哪里?”

    现在唯一重要的问题,就是把那些受伤的分裂者找到,杀死,否则他们一旦从灵魂炸弹造成的创伤中复原,后果将无法设想。

    梦涯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国会山的顶端,他单手遥遥一指,用沙哑而沉重的声音说道:“众神诅咒了他们,无论他们现在在哪里,今天都必须死!”

    皮肤已经开始溃烂了,但更大的痛苦在于脑袋里喋喋不休的声音,像是大脑中住进了一群妖魔鬼怪,妖魔在撕毁脑部的细胞,吞噬仅存的理智。

    戈隆环顾四周,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里,有他的十二个弟兄,自从大决战之后,一直就是他们十三个人在宇宙里逃亡,流浪,寻找抵达不朽的方法。

    人心都是肉长的,分裂者的心也是,在漫长的旅程里,戈隆和他的十二个弟兄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虽然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戈隆下意识用自己弟兄们的身体,组建了一道人墙,以抵挡恐怖的灵魂炸弹,但这并不代表戈隆就不珍惜他们的生命,不想救他们。

    然而,凡事皆有代价,吸收仇恨的力量,达到不朽的高度,带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问题,那就是脑袋里永无休止的声音。

    就好像那些因为怨恨而死的生命,全都到了他们的大脑里居住,分裂者必须保持高度的精神力量,才能抵御那么多吵杂的声音。

    一个个怨毒而死的灵魂,就住在他们脑袋里,像一群恶毒的食人蚁,一天天啃噬他们大脑和灵魂。

    所以分裂者害怕灵魂炸弹,随着他们的身体日渐强大,灵魂却日渐衰弱,被啃食的遍体鳞伤,这就是吸收别人灵魂力量所付出的代价。

    “让我死让我去死吧!”塔雅蜷缩在角落里,像一个毒瘾发作的病人般哀嚎,那声音,让戈隆心如刀绞。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把虫洞开到这里,你明明知道众神对我们的诅咒,我们是不能回来的!”洛恩达抓住岳北川的肩膀,用力摇晃。

    此刻,岳北川虽然没死,却变的像一具行尸走肉,双目无神,嘴巴里出的气比进的多。

    十三个分裂者都还活着,但是,却好像已经死了。

    溃烂的皮肤渐渐开始流淌出恶臭的浓汁,鼻孔中流出黑色的液体,头发一把一把掉落。

    在国会山的顶端,有一座白色的塔,众神之塔,塔的顶端,有神族对分裂者的诅咒,众神发誓,就算有一天,那些反叛种族的分裂者真的征服了宇宙,也永远不让他们踏上家乡的土地,如果分裂者踏上家乡的土地,必将七窍流血而死。

    正因为这个原因,分裂者们始终没有回到过神国,直到今天,慌忙中岳北川打开一条虫洞,众人慌不择路逃离灵魂炸弹的笼罩,却发现回到了被诅咒的家乡,这个不祥的地方。

    “不要埋怨他了。”身材肥胖的布多,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听到老岳在做梦的时候,念到自家的墓地,那里埋葬者他祖祖辈辈的亲人。”

    “老岳一直念叨,等成了不朽,要回到自家的墓地里,祭拜父亲和爷爷。”

    “可惜,等我们终于跨越了不朽,回来一看,根本没有用,诅咒依然在,只要一踏上神国的土地,我们的皮肤就会溃烂,内脏就会腐败,这都是命啊,背叛了同胞的我们逃不过诅咒,也终于受到了惩罚。”

    “你在胡说什么!”洛恩达,艰难的爬向布多,双目圆睁,抓着布多的手臂狂喊道:“我们是不朽!是宇宙里最最强大的存在!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我们成功了!我们超越神了!”

    “当初他们都说,我们一定会失败,现在我要他们睁开眼睛给我看清楚!星河战神不是尽头!只要我们足够努力,就可以不朽!”

    “有什么用啊。”布多把胖胖的脑袋向旁边一歪,挣扎着说道:“当初我也想争一口气,让我爹娘看看我的能耐,可现在,我只感到孤独,永远永远的孤独。”

    “就算我们现在是不朽了又如何,神族已经没了,我们十三个兄弟连一个后代也没有,一百万年前,是我们十三个人,一百万年后,还是只有我们十三个人。”

    “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没有老婆,没有孩子,没有亲人,没有同胞,除了不朽,我们什么都没有。”

    “有时候啊,我倒是挺羡慕那些地球人,明明弱的像一群蚂蚁,却就是不肯屈服于命运,在银河系的时候啊,我听说地球人全都走了,军人和战士,带走了全族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那个时候我就挺后悔的。”

    “你说我们到底是有多傻?就算我们要背叛神国,怎么没想着把自己老娘带上呢,拍拍屁股我们就走了,要是带上我娘,我哥,我侄子,把他们找个地方藏起来,如今也用不着这样孤独了吧?”

    “还是地球人好,跑路也带上所有人,一个也没拉下,现在银河系的人类全死了,唯独地球人还活着。”

    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肥头大脑,总是笑呵呵的布多说起了过去的事情,也道出了分裂者最大的心病,他们是很强大,宇宙无敌的强大,可是,他们也拥有宇宙无敌的孤独。

    因为他们知道,无论再过多久,也还是他们十三个人。

    神族是骄傲的,基因决定神族无法杂交,娶一个外族女人,生一堆孩子,对宇宙里每一个智慧生命来说都很正常,唯独神族不行。

    那么多年了,分裂者依然是十三个人,神族最后一个遗民梦涯,也是独自一个人。

    刚才还愤怒咆哮的洛恩达,如今无力的蜷缩在角落里,身体不断的颤抖。

    黑暗中传来布多自言自语的声音,“算了吧,这样下去全都会死的。”

    “戈隆,你吸收了我们吧,毕竟我们十三个兄弟里只有你最强,受的伤也最轻。”

    “吸收了我们之后啊,说不定你就能把那诅咒的塔给推倒,那样你就可以活下去了,大家兄弟一场,能活一个总比全都死了要好。”

    砰砰砰~

    戈隆没有说话,他用自己的脑袋,撞向身后的墙壁,脑袋里万鬼哀嚎的声音,和布多掏心窝子的话,让他痛不欲生。

    “让我死吧让我死吧”塔雅蜷缩在黑暗中,像一只痛苦的虾米,他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