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超级光脑系统 > 第三十六章 守护信仰!
    地球,联邦军部,撒冷那间可以一览浩瀚大西洋的办公室。

    哈哈哈~

    办公室里传来撒冷开心大笑的声音,当他看完江夏这番霸道的讲话之后,差点没把眼泪给笑下来。

    “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一个地球军的列兵,竟然跑去炒晴雪共和国少将的鱿鱼,真不知道当时他脑袋里到底怎么想的。”撒冷一边摇头,一边笑着说道。

    站在他对面是一位不苟言笑的红发中年女秘书,她皱了皱眉,一脸严肃说道:“阁下,您恐怕还不知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江夏是轰炸命令的发布者,真正动手的,是小妙。”

    “小妙!”撒冷猛地一怔,一激动,差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但是他很快又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那也没有办法,谁让我打赌输了呢,我答应过的,放她自由。”

    “阁下,这也太玩笑了好不好!?”红发女秘书激动道:“不过是打赌而已,小妙现在可是在前线!身边只有数量极少的武者,如果敌人知道他的身份,会有危险的!您应该劝她回来才对!”

    “你以为我不想吗?”撒冷无奈的摊开双手道:“我本想耍赖,重新赌一次,她却不愿意,让我能怎么样?总不能输了还不认账吧?”

    “您一贯都是赖账的好不好!”

    红发女秘书一头黑线,无奈的揉着太阳穴,不了解军神撒冷的人一定会认为,堂堂军神定然是个高大威猛,不可一世的存在。

    而熟悉他的人却很清楚,撒冷其实是个老顽童,喜欢和别人打赌,而且逢赌必输,输了立即赖债。

    撒冷身边的人最不喜欢就是和他打赌,因为赢了也没有,他肯定不会承认的。

    当然,凡事皆有例外,虽然撒冷的赌品很糟糕,但他对小妙却是从来言听计从,溺爱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红发女秘书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是没用,于是沉声道:“现在晴雪共和国已经向我们提出了严正抗议,您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唰~

    撒冷站起身,来到落地窗跟前,望着海潮汹涌的大西洋,目光迅速沉了下来,本身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生活中的撒冷可以是个老顽童,可以和任何人谈笑风生,一旦到了关系到联邦关系到军队的大问题上,撒冷会立即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严肃而认真起来。

    “通知下去,联邦先遣舰队一旦发现局面失控,可以随时接管晴雪共和国地方治安。”撒冷沉声道。

    红发秘书猛地一怔,惊讶道:“您竟然要鼓励江夏的做法?您可知道,他给联邦的外交工作,带来了多么巨大的压力!”

    “我不知道!”撒冷斩钉截铁道:“我只知道他保住了我们的同胞!不管什么性格的指挥官,现在这种情况下,能保住我地球联邦的侨民,就是最好的选择!”

    长泾星系,七号行星。

    乌云欲摧,清冷的夜里突然下起了雨,滴滴答答落在这座死寂一样的城市里。

    江夏站在追月梭上,望向远处位于城外那座巨大工厂,心里充满一种不祥的预感,冷雨浇灭了城里的大火,会不会也浇灭侨民们抵抗暴徒的勇气?

    毕竟那可是一座收容了五百多万无家可归同胞的营地,一旦被成群的暴徒攻占,结果将无法设想。

    起初江夏身后只有两个人,现在,随着距离战场越来越接近,从各处赶来的战术小组,正在不断加入这支队伍。

    “六组前来报道!我们还有四个战斗力!”

    第六战术小组的组长八新海将小五的尸体送回附近的营地后,来到江夏的身后。

    江夏没有说话,微微点了一下头,他的战术通讯器中正不断传来万事通的声音,他正通过远程卫星技术,正监控着南方重工工厂内的战况。

    南方重工是由侨民在晴雪共和国开办的最大型工厂之一,拥有超过二十万名员工,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地球侨民。

    在混乱爆发之后,南方重工毫不犹豫接收了大量逃难的同胞,由工人组成的护卫队,也是各大营地中最有战斗力的。

    按说暴民们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攻击南方重工的营地,所以约维在布置战斗力的时候,并没有把这座超大型营地计算在内。

    可偏偏,暴民们像得了失心疯一样,从四面八方大规模聚集过来,从几十个不同的方向,攻打这处营地。

    等到江夏接过指挥棒的时候,南方重工已经被暴民打开了十几处缺口,数以百万计的暴民涌入其中,和守卫营地的侨民临时卫队,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

    轨道炮已经失去了作用,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自己身边的这些武者,去把已经攻入营地的暴民驱赶出来。

    江夏看了看身后稀疏的人影,这已经是陆战队全部的战斗力了,除去重伤和战死的兄弟,能够参战的只有三十九个人。

    长泾星系有三个主要居住行星,陆战队分成三部分,分别投放到三颗行星。

    七号行星的规模最大,所以约维在这颗行星上布置了十个战术小组,其余的人,都在八号和九号行星,保护那里的同胞,江夏没有办法将他们也带上战场。

    “该死的暴民!他们到处散布消息,说南方重工到处都是金银财宝,而地球军又不敢用轨道炮轰炸,在这里劫掠是安全的!所以,大批被轨道炮击溃的暴民,正在不断向江南重工的营地聚集!就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狼群一样!”万事通在通讯器里无可奈何的说道。

    江夏早就预计到大型营地被攻破后的可怕后果,可怕的不是暴民,而是幕后一双双看不见的黑手。

    此时此刻,不知有多少敌人在等着看地球联邦的笑话,他们一定会抓住机会,不遗余力破坏联邦的撤侨行动。

    前面,已经可以看到南方重工的围墙,高达四米的围墙已经有一部分被推到了,潮湿的土地上到处散落着混凝土砖块,暴民们就是从这里冲进去的。

    唰~

    三十九架追月梭,从围墙坍塌的部分一闪而过,进入了这处长泾星系最大的侨民营地。

    呼~

    眼前的景象让陆战队中最冷静的武者也感到心惊肉跳。

    暴民的数量居然如此众多,他们冲过了围墙,正在围攻工厂的厂房,在那些有着高大屋顶的合金钢梁建筑中,是收入寸铁的同胞,女人,老人,孩子

    没有战斗力的侨民们蜷缩在冷冷的工厂里,瑟瑟发抖,而他们的丈夫,儿子,正拿着简陋的武器,在厂房外的空地上,在冰冷的雨夜里,和那些暴民们厮杀在一起。

    暴徒们吼叫着,发出刺耳又难听的喧嚣,战争对普通人来说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苦难,却是这些暴徒们的狂欢。

    法律和秩序彻底沦陷之后,他们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不用担心受到法律的制裁。

    当江夏和他的陆战队抵达的时候,战斗忽然停止了。

    暴民们纷纷向后退,看着雨夜中不断逼近的那一点点蓝色光芒。

    追月梭底部的磁力推进器发出的蓝光,对他们来说是可怕的,而站在追月梭上的武者们,排成一行,以平行队列一步步向前压,手中拿着锋利的武器。

    “家乡的武者来了!”

    “我们终于得救了!”

    保护营地的侨民们发出劫后余生的欢呼,他们趁着战场上短暂的空隙,扶起受伤的兄弟,把已经被暴民屠杀同胞的尸体,从泥泞中拖回来。

    “快跑吧!你们这些蠢货!”江夏在心里怒骂道。

    他之所以压住队形,正是因为他知道,暴民的数量有上百万,而陆战队却只有三十九个人,再加上暴民队伍里隐藏的敌对势力武者,一旦真的爆发冲突,将会对自己这方极为不利。

    江夏希望暴徒们感受到武者强大的威慑力,主动退却,不要把自己逼到背水一战的绝境!

    三十九道笔直的身影,站在追月梭上,手持着兵器,以缓慢的速度,在黑夜中一点点向前压。

    突然~

    暴民中传来一个声音。

    “他们就这点人!和他们拼了!”

    “武者有什么了不起!?我听说,地球军已经有很多武者都战死了!要不然,他们的数量肯定比这多很多!”

    “就是!武者也是人,被砍也会死!我们一起冲上去,看他们怎么办!”

    “我得到确切的消息!地球侨民把所有的财富都转移到这座工厂了!那些厂房里是成堆的星币和黄金,珠宝!还有漂亮的女人!只要我们干掉这些该死的武者,一切就都是我们的了!”

    果不其然,隐藏在暴民中别有用心的敌人开始挑唆,他们编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说的好像只要打下这座工厂,就能够得到金山银山的回报一样。

    事实早已无数次证明,暴民往往是最容易被挑拨的群体。

    一个人干了一件坏事,却不被惩罚,他们的胆子就会越来越大,干越来越多的坏事,直至杀人放火,彻底成为一名凶徒。

    暴民们退却的步伐越来越慢,已经有些胆大妄为的家伙站了出来,冲着江夏这支队伍嗷嗷大喊,挥舞着手中的一把刀,或是一根铁棍。

    砰砰砰~

    连续的几声枪响,划破了夜空,有人躲在人群中,用无弹壳武器向江夏的陆战队射击。

    武者的战甲是可以抵挡子弹的,但偏偏凑巧,一颗子弹击中了陆战队一名年轻准武者的右手手腕,战术手套和小臂战甲之间有一个狭窄的空隙,这颗子弹居然这么巧,击中了那里。

    这名年轻准武者发出一声惨叫,身躯一晃,几乎从追月梭上掉下去,连忙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伤口,同伴立即掏出战术止血喷剂,为他治疗。

    这个意外彻底改变了战场上的局势,暴民们欢呼了起来,咆哮了起来,一双双眼睛越发狰狞!

    “你们看到了吗!?武者也是会死的!”

    “没错!就这几个武者,弄死他们就好了!”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仗着人多势众,暴民们的胆子越来越大,齐声高喊。

    江夏面沉似水,他明白,自己再也无法压住这些暴民了。

    剩下的路只有一条,那他们拼了!

    有经验的武者们也已经意识到了局势的严重性,纷纷握紧手中的刀,压低身形,摆出誓死冲锋的架势!

    就在这时候,江夏的冲杀命令并没有下达,而是从他口中突然喊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星河无尽,长夜寂寥,我从今开始守护,至死方休!”

    “我将我的生命献于联邦!将我的鲜血洒满家乡的土地!将我死后的白骨堆成守护家乡的城墙!”

    陆战队的武者们猛地一怔,江夏正在高声喊出的,正是守护军团的誓言!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他们参军的时候,对着蓝色联邦旗,郑重宣誓过的!

    江夏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就好像那声音不是从他的喉咙里发出,而是从他的胸膛里爆发出来的一样!是他生命的呐喊!

    我从今开始守护,至死方休!

    这句话,让每一个武者都热血沸腾,血脉偾张!

    眼睛渐渐红了,喘息开始粗重,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加速扩张!

    “我将守护家乡的每一条大河,守护家乡的每一座山川,守护祖先留下的坟墓,守护孩子玩耍的秋千”

    开始时候,只是江夏一个人的呐喊,而现在,所有武者都在跟随江夏一起用嘹亮的声音吟唱!

    那声音,最雄壮!

    充满骄傲和自豪!

    追月梭的速度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

    三十九名武者齐声呐喊着自己的誓言。

    向数以百万计的暴民,发起了义无反顾的冲锋!

    他们是在为自己的信仰而战!

    信仰之所以成为信仰,就是因为信仰永远不能抛弃!至死方休!

    无法想象!

    陆战队明明只有三十九个人,却在这一刻,爆发出了万马千军的气势!

    ps:这章写了很久很久,流着眼泪,字数更是达到了四千,更新的晚了,抱歉。

    虽然更新了,但九儿觉得依然不完美,明明可以写的更好的,只是无奈更新的时间到了,必须拿出一章来交差。

    这就是作者的苦恼啊。

    九儿在此把情况汇报给列位衣食父母,望理解万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