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问道章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分流(为Q木头盟主贺!)

第二百八十二章 分流(为Q木头盟主贺!)

    大军拔营,车马喧嚣,队伍逶迤。

    在英州边界处,荆王大军赫然一分为二。

    其中,诸多封臣凑起来的杂牌军,尽数被段玉命令前往韦州,支援岳超。

    虽然都是一干杂牌,但好歹算是壮丁,打不了仗,也可以做辅兵,挖壕沟,当苦力使唤么。

    除此之外,段玉也是大出血,送了岳超一大批银甲飞弹。

    甚至,还有二十个五毒精兵,由姜宝带领,为的就是关键时刻,能施放毒气弹。

    他在此处分兵,自己去打高玄通,还希望岳超继续拖住楚王大军,借刀杀人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想要岳超答应,就必须给他真正成功的希望!

    因此,虽然援军是杂牌,物资却是十足十,不掺半点水份。

    “王上,岳超会如您所愿么?”

    看着军队分成两拨,秦飞鱼有些担忧地问着。

    “岳超已经回信,说愿意与孤合力破楚王都!”

    段玉摆摆手:“孤送这支军队去,就是给他吞并的!”

    “孤之大军,因为进击神速,也没有攻城折损,再加上大量收编降军,数目打到现在不减反增,有着七万!”

    “这次分兵,三万支援岳超,足够武宁镇恢复一些元气,甚至打破楚王都!他怎会不知道其中的好处,一旦打下,不仅大仇得报,并且立即声震南方,楚国余下势力说不定会闻风而降!”

    “如此,岳超就真正成龙,可以与孤争一争整个南方了。”

    楚王都内积蓄的金银物资堆积如山,更不用说,那十几万楚王大军,若是收编了,稍微训练一下就是精锐,这都是成龙的资本。

    “既然如此,大王为何还要去阻击高玄通?”秦飞鱼很是不解。

    放着楚王都不打,偏偏要去打高玄通,段玉此举,简直是倒行逆施。

    在外人看来,十分不可思议。

    甚至,就是跟众将说高玄通必成大患,也是难以理解。

    段玉落子天意层面,自然不是俗人能够看到的。

    高玄通虽然很难打,但若打下来,立即就大得天眷。

    先破高玄通,再一统南方,自己的天眷与气运就浓厚到极点,全方位盖过寒风子。

    到时候,世界中那唯一一个成仙的名额,舍我其谁?

    这其中的内情,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高玄通之兵卒十分犀利,这次只怕是一番苦战!”

    段玉因此不答,只是道:“不过纵然拼光了这四万大军,也誓要格杀此人!”

    “拼光?”

    秦飞鱼瞠目结舌,此时方知道段玉的决心。

    这四万兵卒,实打实都是南句起家的老底子,真正的精锐,不客气地说一句,也是维系荆王之位的本钱。

    一旦打光了,连荆王位置都要不稳!

    如此决心,实在吓人。

    他却不知,在段玉心中,真正维系自己王座的,还是本身修为。

    纵然一时全灭又如何?回去南句休养生息一段时间,照样能拉出数万大军来!

    只要控制水师,封锁天河,令北方胡骑不得南下,大可争取一段时间来演化。

    若是能拖到自己也突破雷劫不灭的传说,那纵然正阳道主也是不惧,必可一统天下。

    “取威定霸,就在此役!”

    他眼神冷彻,显然是下定了决心。

    ……

    云中八年,高玄通祭天登基,称夏王。

    同月,荆王破英州,大军分流,四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开入中交州,以五毒精兵开道,非凡者压阵,所过之处无不降服,连阻挡数日的城池都没有。

    到了七月底,已经打穿前往交蛮州的道路。

    荆王与夏王的决战,就在眼前!

    桓州。

    自从称王之后,高玄通便悍然出兵,攻打已经下了一半的桓州,一路势如破竹,将桓州司马围困在小城中。

    “杀!”

    城外,三万新卒一个个身穿黄色军服,头包黄巾,神情冷漠,动作彪悍,宛若一支铁血铸就的军队,竟然只是靠着几架云梯,就杀上城墙,将围上来的楚军连连斩杀。

    郑文和望着这一幕,不不由脖子后面有些冒凉气:“祭天之后,果然气运大涨,王上得此强军,将来必可登九五之位,只是……为何这些新卒给我的感觉,都那么吓人呢?”

    这三万新卒,已经超过任何老营,成为高玄通手下的最强战力。

    不仅如此,郑文和默默观察,更是发现这些军卒们平时冷漠无比,或者说好似一个个冷血动物,唯有战场杀戮,乃至城破后的洗劫之时,才能激发他们的野性,变得比什么积年悍匪还要疯狂。

    甚至有着传闻,他们不仅破城之后喜欢屠城,无恶不作,甚至吃人肉饮人血!

    “龙庭资助王上练兵,应当早早考虑到这点……若是军队名声臭了,将来可怎么办?”

    虽然这支军队战力喜人,但发展的趋势却是令郑文和暗暗心惊。

    暗地里就想着,是不是该钳制一二。

    反正打天下艰难,一城城死过去,今天死十人,明日伤百人,没有多久就要折损过半。

    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将番号撤销,乃至首恶诛除,向天下百姓邀名。

    突然间,一阵欢呼传来。

    却是城内残军终于支撑不住,城门被夺,大军立即涌入,开始了屠杀!

    真的是屠杀!

    这些妖兽般的黄天之兵,平时冷冰冰的仿佛个死人,一见血却是疯狂无比,极难令他们封刀。

    “报!儿郎们已破此城,杀军司马白仲成!”

    一个黄巾大将快马来报,献上原本桓州最高军事长官的首级。

    “甚好!”

    高玄通看了十分满意:“此城顽抗,城民非孤之民,传令下去,三日不封刀!让儿郎们好生痛快一番!”

    “喏!”

    这将大声回应,如同惊雷,将周围人都吓了一跳。

    旋即翻身上马,眼眸中血色一闪:“儿郎们,跟吾去杀人!”

    登时一呼百应,底下亲兵纷纷鬼哭狼嚎着,显然兴奋无比。

    此种场景,顿时令周围几个文官不忍再看,直欲作呕。

    心里默默想着:‘乱世凶将,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唉,历代史书上的食人魔王,也不过如此了吧?’

    古代真正打起仗来,缺粮吃人都是常事。

    不说诸多血迹斑斑的守城,就算段玉历史上,到了明代的水浒传,里面吃人的行径也比比皆是,远些的三国就更不用说了。

    但那情况,跟现在却是不同!

    夏王终究有着前朝资助,并不算真正的草头王,麾下没有军粮匮乏的问题。

    如此情形还是这样,就真的是军队自己的问题了。

    “报!”

    就在这时,一骑飞马而来,手上举着一份情报。

    郑文和心中一怔,上前接过,匆匆检查浏览一遍之后,立即脸上多了一丝阴霾,来到高玄通面前:“王上……后方来报,荆王领兵四万,已经打穿中交州,来犯我交蛮!”

    “倒是好快……这荆王不去韦州楚王都,倒来与孤为难!”

    高玄通冷冷瞥了郑文和一眼。

    郑文和心里一黯,知道自己之前多次谏言,让高玄通找段玉的麻烦,并且直言对方是妖孽。荆王气势汹汹地杀来,未必没有报复的心思在内。

    原本这也没有什么,但祭天之后的高玄通,越来越威福自用,手下都是战战兢兢,连郑文和也不例外。

    好在他没有屏息多久,高玄通的声音就继续传了过来:“荆王虽然来得快,孤王也不慢,整个桓州已经尽在掌握,当回师好好会一会这妖孽!”

    原本,若是在他与桓州楚军交战之际,荆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后方交蛮老巢,那的确有着大败的风险。

    所幸天赐强军,势如破竹地解决了桓州,如今正可回师与荆王一决雌雄!

    此时的高玄通,明显也是将段玉当成了生死仇敌看待,不知道是不是从祭天中获得了什么启示。

    “王上神勇,此战必胜!”

    郑文和望着已经开始洗城的城池,面露一丝不忍:“事不宜迟,应该速速班师才是……王上?”

    高玄通瞥了眼城池方向,耳边隐约传来大量哀嚎与惨叫痛哭。

    不知道为啥,他此时听着,却是如闻仙乐,通体舒泰,几有飘飘然之感。

    当即一摆手:“兵贵神速的道理,本王自是知晓,但大军一见血,收回便十分困难,至少也得等上一夜,待凶气宣泄之后再说!”

    郑文和沉默不语,这是实情。

    一旦下了屠城令,刀枪见血的兵卒,想要收拢回来,谈何容易?

    信不信人家杀红了眼,管你什么督战队、上司,都是一刀子捅过来?

    能第二日就下令封刀,已经是高玄通号令得当了。

    只是不知道这一夜过去之后,城中居民要死伤多少,之后城池之外,又要多上多少孤坟。

    高玄通果然说到做到,第二日就带着大军回返。

    他此时占据两州之地,手下有兵五万,虽然其中两万不算强兵,但剩下的三万,却是一等一的强军。

    段玉携荆王之大势而来,大军四万,都是精锐,同样一路势如破竹。

    这两方势力的斗争,顿时与楚王都再燃的战火一样,吸引着不少目光。